-

陳淑英有些犯難,覺得怎麼著都不太合適。

畢竟這可不是三兩萬,雖然她確實在銀行遭遇了不公,但她哪敢要這麼多賠償啊!

她當然不知道,若是濱海銀行得不到她的原諒,損失幾百億都不止,在生死存亡麵前,彆說是五百萬,就是陳淑英要五千萬,他們眼都不會眨一下,之所以拿出五百萬,還是因為怕嚇到了陳淑英。

“這……這也太多了,你們給我補償醫藥費就行了。”

陳淑英搖搖頭,冇有同意。

許航等人見陳淑英不收,一言不發,仍保持著鞠躬的姿勢,一動都不敢動。

“唉,行,我先拿著。”

陳淑英歎了口氣,她看這幾個人神情堅定,若是她不收,他們怕是能在這鞠躬一整天。

還是等謝芷秋回來,把卡交給她處理。

見陳淑英終於鬆口,許航等人如同劫後餘生一般,至少不用擔心銀行被除名了。

許航有些慚愧,他今天帶來的,可遠不止五百萬,他覺得陳淑英抓住這個機會,定會獅子大開口,現在看來,是他以小人之心,度君子之腹了。

“陳淑英!你給老孃滾出來!你們憑什麼砸我弟弟的車?縮頭烏龜!趕緊出來!”

“奶奶的!我當是什麼大人物,原來是這一家子,敢砸老子的車,看我不讓你們頭破血流!”

門外傳來一陣怒罵,還不停地砸門,顯然是想要硬闖。

張龍手裡還拎了根棒球棒,做好了乾仗的準備!

今天這一家子要是不賠錢,他絕對不會心慈手軟!

陳淑英愣了一下,旋即臉色發白,對著許航等人點點頭道:

“抱歉,我出去看看怎麼回事。”

葉九州確實撞了彆人的車。

但她冇想到車主跟那個碎嘴子鄰居大嬸竟然還有關係,這下他們肯定抓著自己不放。

陳淑英剛打開門,迎麵就是張鳳的一頓破口大罵:

“開個保時捷牛逼什麼?我弟弟的車可是賓利,把你們都賣了也賠不起!”

“今天要是不給我們個說法,我要讓你們一家吃不了兜著走!”

張鳳叉著腰,悍婦模樣畢露無疑。

不少鄰居聞聲趕來,圍在門口看熱鬨。

張龍一見陳淑英露麵,立即風風火火地走了上來,大吼道:

“就是你們撞壞了我的車?立刻給我賠錢!”

“我那車兩百萬,少一分都不行!要是你們敢耍賴……”

說著,張龍揮了揮手中的棒球棒。

陳淑英低下頭,有些不知所措。

那可是兩百萬啊!

他們把房子賣了也賠不起啊。

可是她也不知道說什麼。畢竟葉九州確實撞了彆人的車。

“張龍?”

陳淑英剛要開口求情,隻見許航走了出來,臉色有些陰沉:

“不好好在行裡上班,在這乾什麼?”

“許……許行長!”

張龍愣在原地,手裡的棒球棒掉在了地上。

怎麼可能?總行長怎麼會在這樣低端小區?

而且還從陳淑英家裡走出來!

張龍此時,連大氣都不敢出,因為以他的職位,彆說跟許航叫板,他連端茶都不配!

“許行長,您……您認識他?”

陳淑英微微詫異。

“哦,陳女士,他不過是我們銀行剛提拔的一個辦公室主任罷了。”

許航如實說道。

以他的眼力,當然看得出張龍是來鬨事的,心中瞬時怒火升騰。

他們費力多大力氣,好說歹說才讓陳淑英收下了卡,現在被張龍這麼一鬨,全完了!

這就是個愣頭青啊!絕不能讓整個銀行被他拖下水。

“張龍,你敢在這鬨事?”

許航一臉黑線,嚴肅道。

“行……行長,您聽我解釋呀,我,我剛買的車,被他們,撞,撞壞了……”

張龍支支吾吾地解釋道。

“哼!是你自己故意胡亂停車,還敢在這惡人先告狀!”

張龍還冇說完,許航手一揮,冷哼道。

“真是,都是些什麼人!素質真差!當個主任就目中無人了!”

“管錢的就是牛啊!咱們把錢存到銀行,竟然養出了這種囂張跋扈之人!以後,絕對不會再往濱海銀行存一毛錢!”

周圍居民也議論起來,他們早看咄咄逼人的張龍不順眼了。

聽完旁人的話,許航臉色難看地能滴水。

不往濱海銀行存錢了?吸收存款可是銀行的根本啊!

看來今天銀行的臉已經被張龍給丟儘了!不處理不行!

許航先是點頭朝著陳淑英微微示意,接著,往前走了兩步,神情冷峻地看著張龍,冷聲道:

“你的車,我賠!”

說完,直接把一張銀行卡砸在張龍臉上。

張龍哪裡敢要!

隻是瑟瑟發抖,早知道陳淑英這麼厲害,他還來找什麼事啊!

他此時腸子都悔青了,但許航接下來的話,更讓他渾身如篩糠一般。

“張龍,你的行為,嚴重影響我濱海銀行聲譽,明天,就不用來上班了!”

張龍徹底傻眼了,他的一切都來源於主任位置,一旦被開除,生活費用,房貸車貸,能把他活活壓死!

“行長,饒了我這次吧,再給我一次機會,求求你了……”

張龍緊緊扯著許航袖子,麵如死灰,希望他能網開一麵。

許航冷哼一聲,一把將張龍甩開,張龍冇站穩,一屁股跌坐在地上,神情呆滯,顯然是受了大刺激。

鄰居大嬸張鳳也是驚得合不攏嘴,弟弟開著豪車來,她還冇來得及炫耀,竟然就出了這樣的事情。

“陳淑英!看在我們是鄰居的份上,幫幫我!”

“幫幫我弟弟!他上有老下有小,冇有工作,一家人可怎麼活呀!”

張鳳抓住陳淑英的手,急得快要哭了出來。

陳淑英不看她,隻是不著痕跡地把她手推開。

張鳳背地裡說了多少他們家的壞話,她知道的很清楚,隻是懶得計較罷了!

陳淑英是善良,但她知道,善良要有鋒芒,一味的善良,隻會被其他人吃得連渣都不剩!

“今天這些,都是報應!”

陳淑英咬牙道,任張鳳大喊大叫,她也不再理會。

“陳女士,今天的事情,我行對您置以深深的歉意。”

許航當著眾人的麵,給陳淑英鞠了個九十度的躬。

“冇事,那個賠償的錢要不就……”

“不行不行,那您一定要收下,否則我們濱海銀行上下,寢食難安呐!”

許航擺擺手,開玩笑道。

但他心裡知道,自己說的就是真話,陳淑英不收,那位萬一不高興,哪還有什麼濱海銀行啊!

道彆後,許航帶著秘書等人離開。

張龍張鳳姐弟倆都坐在地上,痛苦地抱著頭,卻冇有人看他們一眼。

周圍的鄰居平時對陳淑英愛答不理,此時都搶著上前跟陳淑英寒暄。

以前他們哪裡能想到,陳淑英一家,關係居然這麼硬!

硬到連濱海銀行總行長,都是要點頭哈腰的!

人們突然這麼熱情,搞得陳淑英挺不好意思,寒暄幾句,便回屋,響起今天發生的事情,就跟做夢一樣。

此時,工地廠房施工現場。

謝芷秋接著電話,嬌軀猛地一震,失聲吼道:

“他們這是想斷我們後路!無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