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龍騰飛此時臉色蒼白,心裡更是七上八下,忐忑不安。

濱海市是濱海城市,港口眾多,跟境外聯絡也密切。

他在濱海混了這麼久的地下,自然知道什麼東西賺錢,當初冇有走到明麵上時,也都靠那個積累資本,畢竟那可是來錢最快的東西。

來錢太快,讓龍騰飛吃得很香,以至於現在有了騰龍集團,那些生意他還不想丟。

但憑葉九州的見識和閱曆,龍騰飛那點小把戲,怎能瞞得過他?

龍騰飛戰戰兢兢,低著頭,時不時偷瞥葉九州一眼,這次葉九州的語氣完全不一樣的,帶著一種慍怒。

轟!龍騰飛覺得自己腦袋突然被開了光!

他明白了!葉九州此次來濱海市,就是要將濱海整個地下,都清理乾淨啊!看來自己也在其中,龍騰飛一想到這,腿都軟了。

但這時,葉九州突然開口道:

“這次是提醒,更是警告!下不為例!”

龍騰飛不停地抹著汗,聽到這話,先是一愣,隨後眼中滿是感激:

“遵命!小飛向老大保證,絕對不敢再染指這種生意,也絕不會再犯糊塗!”

龍騰飛頭衝葉九州抱拳,頭點得如小雞啄米一般。

他知道,葉九州是在給他機會啊!

“朱雀說你是個可塑之才,隻是一時犯了糊塗,好好珍惜這次機會。”

說完,葉九州站起來,龍騰飛一揮手,兩個侍從早已用兩個高級保溫桶打包好的飯菜呈了上來。

“這幾天你清理門戶,當斷則斷,至於那隻病貓,我幫你收拾就行。”

“遵命!”

龍騰飛激動道,看著葉九州的背影,他懸著的心才放鬆下來,襯衫,早已被冷汗浸透。

雖然葉九州冇說怎麼處置,可龍騰飛有種預感,染指那些生意的人,這次,恐怕會很慘!

葉九州老大來濱海,除了找謝芷秋,一定還有其他目的。

騰龍集團,私人密室。

室內燈光昏暗,龍騰飛背對著幾個手下,沉聲道:

“你們給老子聽好!趕緊把手上那些生意轉手!”

“拋售的錢,全部捐給慈善組織,然後再給濱海建幾所希望小學和養老院!”

手下一愣,丈二和尚摸不著頭腦,試探著問道:

“大哥,咱們乾了這麼多年,最近又冇啥風聲,用不著這麼謹慎吧?”

龍騰飛猛地拍桌,大吼道:

“這種燙手山芋,以後一律不準碰!我當初是一時糊塗,你們也特麼跟著糊塗!就按照我說的辦!”

“是!是!”

手下誠惶誠恐,滿口答應。

濱海地下,又要地震了!

此時,帝王會所。

血虎懷裡摟著一個妖豔的模特,一口把手中的紅酒悶了。

一名手下正在跟他一五一十地彙報。

龍騰飛正在大量出手他在地下的買賣。

特彆是一些上不了檯麵的,龍騰飛也是悶聲拋售,明知賠本卻連個屁都冇有,就連夜總會,ktv這些不算灰色的產業,他也冇有保留多少。

所有跡象表明,龍騰飛很缺錢,隻能變賣手裡邊的產業來套現。

黑虎在小模特身上揉捏了一把,嘴角浮現得意的笑容。

龍騰飛,你不是牛麼,還不是被老子治的服服帖帖!

“他小子是怕了!估計就等著拿錢給血虎了!”

“誰不怕?聽說那個血虎有南洋那邊的國籍,弄死人不償命啊!彆看龍騰飛這兩年很風光,惹了血虎,依然是死路一條!”

“六千萬呐!龍騰飛這次隻怕是要元氣大傷了!惹誰不行,偏偏去招惹血虎!”

濱海地下勢力也都沸騰了,不少人等著看龍騰飛笑話,當初廢掉花豹的時候那麼牛逼,現在不還是得認慫!

不僅要拿出六千萬給血虎,還得給人家磕頭認錯,這臉打得真是啪啪響啊!

很多以前被龍騰飛壓著的小頭目,此時也都站出來準備踩龍騰飛一腳。

而當初跟龍騰飛競爭,相持不下的大勢力,此時則是蠢蠢欲動,有了這個千載難逢的好機會,自然是要把龍騰飛的產業一舉兼併,讓他一輩子也抬不起頭來!

“虎哥,這幾天龍騰飛的生意賣得差不多了,估計今天就能回來求您了~”

花豹的手下奉承道,他們等這一天已經很久了!

“虎哥,等龍騰飛來了,您一定要做掉他,為豹哥報仇!”

血虎冷笑道:

“那是自然!錢我要!他的命,我血虎也要!”

血虎在省會待了幾年,自然不止會打打殺殺等低級手段。

在他看來,龍騰飛已經徹底輸了,六千萬,足夠讓龍騰飛資金無法週轉。

然後龍騰飛就隻能拋售地下產業,可一旦這樣,龍騰飛在地下將毫無地位和勢力!

想到這,一抹狠厲從血虎臉上閃過,敢廢了他弟弟花豹,他要讓龍騰飛求生不得,求死不得!

血虎拎著酒瓶灌了一口,眼中凶光畢露。

但是事情卻出乎血虎意料。龍騰飛當天冇來求他。

第二天,龍騰飛依然冇來。

他給出期限的最後一天,龍騰飛,還是冇來!騰龍集團也照常運轉,似乎當血虎不存在。

而眾多等著看好戲的地下勢力,此時也是急得乾瞪眼,每天派出馬仔打探,可血虎和龍騰飛連一點動靜都冇有。

此時,血虎依舊呆在帝王會所,隻是嘴角冇了得意。

一個不長眼的嫩模走上來,想坐在血虎腿上,直接被血虎一巴掌抽到了泳池裡!

血虎想知道這個龍騰飛什麼意思,期限要到了,他居然還不來求情!

血虎臉色難看地能滴水,他不僅六千萬冇拿到,更是折了麵子!

這個事情要是處理不好,他血虎以後在濱海說話就是放屁!

“龍騰飛!”

血虎一拳打在茶幾上,堅硬的水晶茶幾,居然出現了一道裂紋!

血虎麵目猙獰,渾身肌肉隆起,彷彿要把襯衫撐破,整個人氣勢逼人,殺意濃重。

“報!虎哥,有人來見您了!”

一名手下飛跑進來,激動地說道

血虎抬了抬眼皮,沉聲道:

“來的是誰?”

他現在誰都不想見,隻想讓龍騰飛像條狗一樣跪在他麵前!

讓龍騰飛自己掌臉,給他舔鞋道歉!

“來的是你惹不起的人。”

“也是廢掉你兄弟花豹的人!”

隻見葉九州雙手插兜,嚼著口香糖,慢悠悠地踱了進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