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日後,濱海市隻有一個謝家,隻有一個謝氏集團,他謝海峰將再冇有後顧之憂了!

這麼大件喜事,不告訴老爺子怎麼行?

謝海峰立馬讓下人開車帶他到了醫院。

“爸,咱們謝氏集團要崛起了,謝芷秋的新謝氏相反,快完蛋了!”

“最近我們謝氏集團得到了省會莊家的扶持,得到了十幾家公司的投資,再過幾年,說不定整個濱海市,都要看我們謝家的臉色!”

“爸,您放心,我絕對不會像那個廢物老三那樣,讓您失望的!”

謝海峰一番話慷慨激昂,可偌大的vip病房,卻冇有一個人迴應。

謝中天現在全身不遂,情緒激動地時候也就勉強能眨眼而已。

現在聽謝海峰說這些,他心裡半點波瀾也冇有。

公司做的大又如何,他已經起不來了,跟他毫無關係。

他現在不過是一個廢人,以前活著的時候,謝海峰三天兩頭往他那跑,現在,一個月不來醫院看望一次。

不僅不來看望,心情不好的時候,來到這指著他鼻子就罵。

有一次不知道公司出了什麼事,謝海峰暴怒著衝了上來,掐著他的脖子,他差點被掐死!

看著眼前陌生的謝海峰,謝中天心裡不止一次懷疑,這到底還是不是他疼愛的那個長子?

他現在很後悔,要是當初對那個跛兒子謝海鵬好點,多個人陪著自己,是不是就不會那麼孤單了。

但現在,一切都晚了。

“老頭,我跟你說話,你居然敢不答應?”

謝海峰臉色突然變了,惡狠狠地看向病床上的謝中天老爺子。

“哦,我差點忘了,你癱了,說不出話了。”

謝海峰臉上滿是嘲弄,毫不留情地奚落道:

“你現在就是個廢物!不僅半點忙幫不上,還要安排人來伺候你!”

看著一臉厭惡的謝海峰,謝中天腦袋微微發顫,兩行渾濁的淚水從眼中流了出來。

自打腦溢血後,這樣的罵,謝中天不知道捱了多少回。

若是他還能動的話,做的第一件事,就是拿刀子把這個逆子給捅了!

此刻他才幡然悔悟,原來那個跛子老三,纔是個好人,當時他向自己告過狀,自己每當回事,反而還幫謝海峰說理。

他真是讓好人寒心呐!

謝海峰還要說什麼,手機鈴聲響了起來。

一看,是自己的秘書,謝海峰得意笑了一下,一定是給自己報喜來了。

“又有什麼好事?”

謝海峰絲毫不顧忌是在病房裡麵,抽了一口雪茄,笑著問道。

“啪嗒!”

秘書一開口,謝海峰的雪茄立刻從手中滑落。

冷汗,瞬間從他額頭冒了出來。

“不可能!這怎麼可能,我們明明和投資銀行談好了!”

“啊?韓總不肯給我們續約?終止合作?開什麼玩笑!”

謝海峰拿著手機的手都在不住地顫抖。

這特麼怎麼可能!

這兩個項目是他親自出麵商談的,當時對方一個勁的點頭,這才幾天,怎麼會突然變卦呢?

謝海峰越聽眼越黑,咬牙切齒地掛斷了電話。

可手機還冇放到兜裡,鈴聲又響了起來。

謝海峰手現在誰的電話都不想接,但瞥了眼螢幕,是風險投資公司馬經理打來的,趕緊調節了下情緒,溫和地說道:

“馬經理,您好,您……”

“謝總,我公司對你們謝氏集團進行了新一輪的風險評估,對你們投資風險過高,我方決定撤資。”

謝海峰剛問了個好,對方便直接將他的話打斷,聲音冷峻嚴肅。

“馬經理,喂?馬經理……”

說完,對方就掛斷了電話,根本不給謝海峰解釋的機會。

一個項目黃就算了,這特麼接連三個!

這太不正常了!

謝海峰剛想喘口氣,銀行的電話要甩了過來,讓他儘快償還謝氏集團去年借的大額貸款。可是謝海峰清楚的急得,那筆貸款,明明是明年纔到期啊!

可是對方態度很強硬,說是合同上寫的很明白,謝海峰若不立即償還,他作為公司法人,個人財產不僅會被凍結,還會被依法拍賣!

謝海峰猛地把手機砸向牆壁,自己則是蹲在地上,渾身顫抖。

他臉色難看的能滴水,他想不明白,出門前還好好的,就來了醫院一會,怎麼能出了這麼多事?

手機被砸在牆上,又滑落在地上,鈴聲依舊響個不停。

謝海峰手顫抖著神龍出去,還冇碰到手機,就趕緊縮了回來。

他真的被嚇怕了,不敢接了。

光是他接的那幾個電話,就足以讓謝氏集團市值蒸發大半,讓他的財富縮水七成!

他謝海峰混馳騁商場多年,也見過大風浪,能受得起打擊。

可這一連串的打擊,任誰也撐不住啊!

想到這,他嘴角浮現出一抹苦笑,覺得自己很可笑,今天還唸叨著新謝氏陳不過三天,冇想到他的謝氏倒得更快。

謝海峰先是瘋狂地抓著自己頭髮,然後用拳頭拚命地往牆壁上捶,心中充滿了憤怒和不甘,怒吼道:

“憑什麼?為什麼會這樣!”

他不明白,謝氏集團怎麼突然從頂峰墜入深淵?

被莊家製裁的新謝氏集團活得好好的,可被莊家扶持的謝氏集團,卻是一片狼藉。

這到底是怎麼回事?

謝海峰想不明白,隻能瘋狂地捶打著牆壁,手都出血了還停不下來。

“嗚,嗚,嗚……”

一旁的謝中天發出一些含糊不清的聲音,往常這個時候,護士都會給他喂水,可今天謝海峰在,護士遲遲冇有來,老爺子覺得口中乾渴難耐。

“給老子閉嘴!”

謝海峰正在氣頭上,聽了老爺子發出的聲音,心中怒火更盛。

“你個老匹夫,給我閉嘴!”

謝海峰怒不可遏,衝到病床前,反手便是一掌甩出!

“啪!”

清脆的聲音響起,謝中天老爺子眼瞪大了,伸手摸著臉,覺得這不是真的。

但是臉上火辣辣的疼痛告訴他,這不是做夢。

他身為父親嗎,竟然被自己兒子打了!

謝中天胸中頓時氣血翻湧,怒得嘴角抽搐,痛苦地閉上了眼。

太屈辱了!太讓人心寒了,他怎麼養了這麼個大逆不道的兒子!

他現在,隻想一頭撞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