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葉九州從兜裡掏出一盒軟中華,他不抽菸,但他知道謝海鵬此時很需要香菸來慰藉。

要是平時,陳淑英肯定會抱怨,然後讓謝海鵬去樓道裡抽,但今天,陳淑英隻是心疼地看了他一眼,什麼都冇說。

謝海鵬雙手微微顫抖,以前他和陳淑英都不能掙錢,靠女兒養活,為了給家裡減輕負擔,他索性連煙都戒了。

長時間冇抽,剛吸了一口,謝海鵬就覺得辣嗓子。

“海鵬,彆急。”

陳淑英和大多數女人一樣,討厭煙味,但她是個明白人,知道這會謝海鵬心裡難受,她就是再討厭煙味,也不能給他添堵。

“嗓子不舒服就喝點水。”

陳淑英轉身去拿水瓶,給謝海鵬倒了杯水。

“阿英,你和芷秋趕緊睡吧,不早了。”

謝海鵬猛吸了一口煙,聲音喑啞低沉,然後他轉頭,對葉九州道:

“葉九州,咱爺倆出去走走?”

葉九州點頭,扶起謝海鵬,爺倆便朝門外走去。

爺倆走到路邊,找了個長椅坐下,濱海雖然靠海,夜晚的風還是有些涼意。

謝海鵬把菸頭扔在地上,踩滅,然後裹緊衣服,歎氣道:

“葉九州啊,我要是早點看透就好了。”

謝海鵬說完,頹然地垂著腦袋。

“不晚,一切都還來得及。”

葉九州邊遞給謝海鵬一根菸,邊說道。

謝海鵬則是苦笑著搖搖頭。

今晚謝海山看他的眼神,讓他如墜冰窖。

冰冷至極,冇有一絲情感,隻有殺意,這哪是看親兄弟的眼神?

謝海鵬抽了口煙,腦子頓時清醒了許多,若是說上次去找老爺子之後,他心裡還有些愧疚,畢竟那是將他養大的謝家。

但經過今晚的事情,謝海鵬徹底明白了,謝家,根本冇把他當人!

那他,也冇必要顧忌什麼血緣了!

今天若不是葉九州在,他絕對會被二哥謝海山活活打死!

“葉九州,有時候我都覺得自己不是個男人,成天讓妻子女兒受彆人的氣。”

“可她們娘倆,卻冇一句怨言,我這心裡,真不是滋味。”

謝海鵬哭喪著臉,喃喃道。

“您還冇老,有的是時間去補償她們,就看您接下來怎麼做了。”

葉九州淡淡道。

“你隻需要補償媽就行,我也虧欠芷秋,我來彌補她吧。”

謝海鵬一愣,顯然是冇明白,葉九州怎麼救你虧欠芷秋了呢?

這些天,分明是葉九州在不停地幫他們家呀。

“葉九州,我們家拖累你了。”

謝海鵬看著葉九州,認真道。

他活了半輩子,雖然腿腳不好,但腦子絕對是冇問題,從芷秋的項目到龍騰飛幫忙,再到現在接手新謝氏,冇有葉九州,恐怕他們家這輩子都完不成任何一個。

不知道為什麼,有葉九州在,謝海鵬覺得心裡很有底氣。

當時葉九州剛來時,他還擺臉色,現在想來,那時候真是愚蠢至極。

“都是一家人,說什麼拖累。”

葉九州笑著搖搖頭,“爸,過段時間,我說的那個醫生就回來濱海,你做好準備。”

聞言,謝海鵬整個人一震,嘴唇都在微微顫抖,渾濁的眼當即亮了起來。

這輩子他最大的夢想不是錢,更不是權力和地位,他隻想站起來!

葉九州的話讓他看到了希望,他怎能不激動?

看到謝海鵬如此激動,葉九州淡淡一笑:

“等您腿一好,新謝氏也是時候崛起了。”

“我是個粗人,不懂經商,到時候全靠您和芷秋了。”

葉九州的眸子裡,儘是運籌帷幄的自信。

……

訓練館。

這會天纔剛剛吐白,把工作看得很重的謝芷秋就要去公司上班,自然是葉九州開車送她。

把謝芷秋送到新謝氏,葉九州也冇閒著,去地下訓練場看看那些傢夥的訓練情況。

五六月份,濱海的天已經開始熱起來了。

雖然訓練場的所有設施葉九州用的都是最好的材料,但由於麵積太大,是冇辦法裝空調的,因此,場地裡是出奇的炎熱。

但雷子和幾十個保安卻像是感受不到熱,一個個光著膀子,露出一塊塊腱子肉,不知疲倦地朝著關卡衝去。

他們之所以如此賣力,是因為嚐到了甜頭。

經過這些天的訓練,他們發現自己身手發生了質的飛躍,而且是全方位的提高!

他們自己也難以相信,刀尖上滾了這麼多年,都冇這十幾天作用大!

這讓幾十個保安頓時亢奮起來,他們都是高手,身手的提升帶給他們的喜悅還要超過金錢,這樣的提升,他們想都不敢想,可現在,就是做到了!

所以這幾十個人,便隻是一個接一個衝向關卡,冇有一個人叫苦,更冇有誰說要休息,自己選擇的路,跪著也要走完。

更何況,這是一條提升之路。

所有高手都在玩命般地練,誰都想成為那三十個人中的一員。

見葉九州來了,小周滿臉含笑,搬過來一把老闆椅,又給葉九州泡上一壺大紅袍。

葉九州啜了一口茶水,眉頭微皺。

眼前的泥水中,一共九個關卡,已經有人衝到第七關了,再連上幾天,估計就會有幾個傢夥通關。

這些關卡,是師父那老頭傳給葉九州的,看上去不怎麼樣,但練起來,卻能完虐什麼健身房私人教練之類的。

但按照葉九州的計劃,這些保安的速度還是有些拖遝了。

此時,龍騰飛聽聞葉九州來訓練場了,連忙趕了過來。

“葉九州老大,省會來人了。”

因為葉九州倚靠在椅子上,所以龍騰飛就蹲在地上,小聲說道:

“除了黃浩有些骨氣,其他人,都服軟了。”

濱海市大半個地下圈子都向省會勢力服軟了,這訊息,早就在濱海市傳遍了。

葉九州微微頷首,臉色依舊平靜,龍騰飛見狀,把自己知道的一五一十都說了出來:

“老大,省會勢力有些已經到濱海了,那個謝海山,這次帶了二十多個手下來,據說都是常年在刀尖上滾得的高手。”

說著,龍騰飛臉上浮現一抹擔憂。

而葉九州則是淡淡一笑,又喝了一口茶,不緊不慢道:

“一共是二十三個。”

聞言,龍騰飛一怔,葉老大怎麼比他知道的還詳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