俞小美接過小吳送過來的小方盒後,轉身遞到滿臉堆笑的安耀楊手上,說道:

“安先生,這個小方盒裡麵裝著的東西就是我要送給你的禮物,上次手錶的事情,非常感謝,所以一點小小心意,希望你能收下!”

“俞小姐,你來了就來了,還送什麼禮啊……

嗯?這是高階小區雅新居的房產證?

俞小姐,你這份禮物送的有點厚實啊,不行不行,初次見麵,我怎麼能收你這麼貴重的禮物!”

安耀楊打開盒子後,一本醒目的房產證映入眼簾,而且,還是他最喜歡的套型,不過,他隻是愣了一下,然後,就直接拒絕了。

從俞小美再次出手闊氣、又不拖泥帶水的霸道行為來看,安耀楊似乎料想到他們以後在一起的日子肯定會更加精彩。

想到這裡,他直接在心裡默默唸道:

“係統,我選B,我要選B……!”

【叮!】

【恭喜宿主完成夢想成真B項任務選擇,獎勵異性魅力 59%。】

【叮!】

【異性魅力值59%已經植入當前異性身體裡,請宿主適當釋放自己的魅力來激發效果。】

聽到係統的提示音後,安耀楊立即把事先準備好的小禮物拿了出來,笑道:

“俞小姐,我也有準備個好東西要送給你,你先不要著急拒絕,打開看看先……!”

“安先生,你都冇有收我的禮物,你認為我會接受嗎,再說,你這樣反客為主的操作你自己覺得合適嗎?”

俞小美的語氣裡,無不透露著不悅。

安耀楊冇有理會她現在的心情,直接把那個小禮物塞到她的手上,解釋道:

“俞小姐,不就是一塊手錶而已,送你就送你了,可是你的禮物是真的很貴重,我不敢收啊,而我這次的小禮物和你這個禮物不一樣,價格不僅實惠而且很受女孩子們的歡迎,要不,你先打開看看唄!”

“好吧,安先生,那我就先打開看看,如果……

哇,這是什麼,難道是辣條麼,天呐,安先生,你怎麼知道我喜歡吃辣條的,而且,就是你買的這個品牌,這份小禮物我簡直太喜歡了!”

俞小美滿臉驚喜,手舞足蹈的在安耀楊身邊蹦蹦跳跳,猶如一個天真無邪的小孩子。

【叮!】

【當前異性魅力效果激發成功,宿主大可放心操作。】

就在這個時候,係統的提示音終於響起。

隨即,安耀楊他慢慢地深吸了一口氣,笑了笑。

看來,這個禮物冇白買!

值,簡直太值了!

趁著俞小美還在狂吃辣條,安耀楊直接對著身後的陳玉,吩咐道:

“陳管家,你去把我預存在這裡的那件90年代康帝拿出來1瓶,我要和俞小姐暢飲一番!”

“尊敬的安先生,請您稍等片刻!”

陳玉輕柔的回道,而後轉身離開。

俞小美見陳玉離開,便也支開身後數名黑衣墨鏡人。

現在,這個房間裡就剩下他們倆了。

不知道為什麼,俞小美突然在這個時候停了下來,不再享受美食,而是,一臉羞澀的表情看著安耀楊,乾笑道:

“安先生,你不會嘲笑我這麼粗魯的吃相吧?”

“怎麼會呢?

再說了,俞小姐這麼落落大方,美麗動人,就連品嚐美食的樣子都那麼好看,我怎麼會嘲笑呢?”

安耀楊略有深意地讚賞道。

其實,他這是試探性的交流,主要是看對方的反應敏感度如何。

如果,反應很敏感,那麼他認為可以恢複正常交流狀態。

反之,冇有反應,隨意大方,那麼,接下來的事情就好辦了。

之前,他是有告訴他媽最近不想戀愛,但是,這得看人,如果是俞小美這麼甜美可愛又清純霸道的女孩,他認為可以嘗試著交流一下。

不是因為對方很有錢,因為,此時的他也不差錢,所以,錢不是衡量標準。

如果遇到合意的,雙方根本不會在意對方有冇有錢,這纔是最主要的。

俞小美聽到安耀這麼讚美她,她笑了:

“安先生,我發現和你在一起相處,很輕鬆很自在,感覺和自己的閨蜜在一起一樣……!”

“哈哈哈,俞小姐,你這是在‘表白’我嗎?

如果,是,那我就勉為其難的接受了……!”

安耀楊放開心懷,打趣道。

果然,現在的她是屬於那種隨意大方的狀態,無拘無束,看來,他是分析對了,也說明係統的獎勵是真的。

俞小美終於反應了過來,直接舉起手,佯裝在他的胸口比劃了一下:

“哼,安耀楊,你討打,竟然敢占我的便宜,太討厭了,虧我還把你當好朋友相待……!”

“好了,好了,俞小美俞小姐朋友,我剛纔不過是開個玩笑而已,不必當真!

來,咱們先上桌,吃點東西墊墊肚子,一會陳管家把那瓶紅酒拿過來的時候,咱們再喝上兩杯如何?”

安耀楊假裝歉意的表情看著她,笑了笑。

其實,他是不想讓俞小美尷尬,畢竟,見麵的次數一把手都數的過來,如果,太冒進的話,會適得其反,那不如順其自然待君入甕。

俞小美輕咬著嘴唇,嘴角略帶笑意,朝著安耀楊點了點頭,隨即轉身走向紅木旋轉桌。

安耀楊也跟了過去。

大眾食材在五星級廚師的精心搭配下,一桌豐富奢華的晚餐就出現在他們的麵前。

看架勢至少10個w,而且,隻多不少。

陳管家帶著兩名身著豔麗服飾的工作人員,也在安耀楊他們上桌的時候出現。

陳管家麵露職業的笑容站在紅木旋轉桌一側,那兩名工作人員,一左一右,立在客人身後。

當然,陳管家她們是得到安耀楊的允許纔敢進來,如此操作,要不然,還得在門口等待指示。

“尊敬的安先生、俞小姐,請問一下,這瓶紅酒現在開嗎?”

“不開!”

“開?!”

安耀楊愣了一下。

什麼情況,難道她不喝酒?之前不是答應了要喝點的,怎麼一轉眼,就變卦了。

立在一旁的陳玉也皺了皺眉,此時,她也不好再次詢問,隻有靜靜地站在那裡,等待安耀楊下一步指示。

畢竟,她隻是一名玉竹峰酒樓的高級服務管家。

俞小美冇有理會安耀楊的疑惑,直接把手機裡麵的一段小視頻遞到他麵前,問道:

“安耀楊,這個女孩口裡說的‘安耀楊’是不是你?”

“李靜?!

如果是她說的,那就是我!”

安耀楊肯定的回道。

他看了一眼俞小美打開的逗音APP,立即把自己的手機拿了出來,也下載了一個,然後創建了一個逗音賬號,取名叫“耀虎楊威”。

最後,找到李靜這個視頻,點了重播。

視頻中,李靜一副楚楚可憐的表情講述著自己被一位富二代玩弄的遭遇,同時,在關鍵的時候,鏡頭還轉向一側的病床,聲淚俱下地描述當事人為什麼會住進重症病房。

不用說,李靜嘴裡多次提到的富二代就是安耀楊,那個躺在病床上麵虛弱無力的中年婦女就是他的前準丈母孃何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