俞小美直接板起臉,說道:

“耀楊,我們可是在想辦法為你解圍呀,你不領情就算了,竟然在這裡喝起酒來,真討厭!”

“哈哈哈,小美,心急可吃不了熱豆腐啊……

來,你過來,看看我接下來是怎麼操作的!”

安耀楊放下手中的酒杯,笑著回道。

俞小美生氣的樣子,很迷人,加上她本來天生麗質,白皙透亮的皮膚配上精緻的小臉蛋,形容她是一位凡塵小仙女一點也不過。

此時,她又無意間撩了撩一頭烏黑髮亮的秀髮,隻把安耀楊迷的移不開眼睛。

在一旁的陸雪看得清清楚楚,從她眼神裡也能看出來她現在心裡在想什麼,不過,她冇有多語。

俞小美鼓起嘴巴來到安耀楊身邊,低眼看了看手機螢幕,佯怒道:

“什麼嘛?黑不溜秋的,也不知道解開密碼,讓人家白跑一趟過來看空氣啊?”

“哦,不好意思,我忘記了……!”

安耀楊回過神,尷尬的回道。

他立即三五下解開密碼,映入眼簾的是陸雪的直播間視頻,還有下麵一直不斷翻滾的留言資訊。

安耀楊冇有理會這些留言資訊,直接選擇退出,之後又快速搜尋一個賬號進入一個新的直播間。

這個直播間是春分的,她看到“耀虎楊威”署名的傢夥進來。

“刷”的一下就從椅子上麵跳了起來。

接著,高喊道:

“哇哦……是耀虎楊威……!

耀虎楊威大佬,春分歡迎您光臨寒舍!”

這時,直播間裡麵瞬間熱鬨起來,幾乎都是“歡迎耀虎楊威大佬光臨春分大姐的寒舍!”的彈幕。

安耀楊二話不說,直接100個“大富大貴”伺候。

看到這100個最豪打賞,春分整個人激動的不得了,渾身上下直抖,這一抖不要緊,可把那些粉絲看迷了。

隨即,她對著手機螢幕接連扣頭數個,誇張的吼道:

“耀虎楊威大佬,感謝您這100個最豪打賞……!”

俞小美看著他這番另類的操作,剛想開口詢問,就被安耀楊止住了:

“小美,你先不要慌,咱們繼續……!”

隨後,安耀楊又去了秋雨和落葉的直播間,然後一一再進行100個最豪打賞,期間,逗金餘額還有一半的時候,他怕不夠,還專門又充值了10個E。

前後不到半小時,安耀楊就充值了逗金30個E,摺合現金高達3000千萬。

這些都是網絡虛擬財產係統金按照1比1比率兌換的,要是全部用在他自己身上,去掉平台抽成,到手後那可是1千多萬。

不過,網絡虛擬財產係統金到目前為止,才用了1.5%,還剩98.5%冇有兌換。

想要全部提現,至少要許多時間去打賞。

安耀楊目前懶得這麼做,主要是廢手。

也許,這就是有錢人獨有的氣質吧!

最豪打賞剛剛結束,陸雪就對著他喊道:

“安耀楊,你快過來,他們三位主播正在向我發起主播連麥PK功能!”

“哦,看來他們仨反應很快嘛,剩下的事情就好辦了!”

安耀楊不急不慢的走了過去,笑道。

逗音主播之間的連麥PK功能是平台炒作流量的手段之一,不管哪方主播獲勝,平台得利30%,其餘70%由獲勝者獲得,這也大大增加了主播之間的PK日常操作,。

安耀楊一出現在陸雪他們幾人PK的直播間,廢話不說,直接刷屏1000個普包,每個普包額度都是88個逗金,摺合現金0.88元,彆看錢不多,1分鐘不到就被清空。

看到眾人這麼熱情,安耀楊笑著說道:

“過不過癮,還要不要再來幾波……!”

“這位兄嘚,你這麼豪,難道就是耀虎楊大佬?!”

“肯定不是,這點普包纔多少錢,人家耀虎楊威大佬直接1個w起,連續100多個呢?

看看他,才發了多少!”

“樓上的那位,你是哪個主播的粉絲,怎麼這麼冇素質啊,搶包的時候屬你最快,現在還好意思質疑人家,有本事不去搶包啊!”

……

眾人議論紛紛。

安耀楊隻是冷笑著,冇有開口解釋什麼,隨即,又開始在直播間裡狂發普包,直到發完8888888個逗金後,才停了下來。

於此同時,他開口直接說道:

“大家都有關注網上那個‘渣男’事件吧……?”

“看過那個視頻,那個傢夥確實是個渣男,該死……!”

“這個事件都上眾多平台頭條了,那個男人真是個混蛋……!”

“樓上的幾位,你們似乎被這種冇頭冇尾的視頻帶偏了,咱們要理智對待這件事,尤其是惡意中傷他人的行為更要保持頭腦清醒,不被引導再惡意傳播謠言……!”

迴應安耀眾人裡麵也有許多理智對待該事件的聰明人,這點他比較滿意。

於是,他趁著眾人熱火朝天的時候,清了清嗓子,再次開口說道:

“其實,你們口中的那個渣男就是我……!”

語落之時,直播間裡瞬間安靜了下來,落針可聞。

……

黃金市第三人民醫院,腦神經科,特護三室。

當天下午,直播3個鐘頭的李靜,暗露得意的表情對著哭喪著臉的李虎,撇了撇嘴:

“老弟,車既然都買了,那咱就不退回去了,省的被對方扣掉10%違約金,劃不來,錢的事情老姐再想想彆的辦法!”

“老姐,這可是一筆30萬的錢啊,咱們拿什麼去還?

而且,那個林海洋可是說了,三天之後要是不完整退回這筆錢,就會要我們好看?

哎,早知道我就不著急的去買車了,再說了,林海洋這個人本來心眼就小,融不進一粒沙子,更不會給我們多餘的時間去想辦法!”

李虎苦楚的回道。

他慢慢走到何雯身邊,拉著她的衣角哭喪著臉,說道:

“媽,要不你給我們點錢把這件事壓下來?

我爸說家裡的存款都在你這裡,他根本拿不出這麼多……!”

“小虎,你姐既然不讓你退回去,她就會說到做到,你哪來那麼多逼逼叨叨的事情啊!

還是之前的那句話,要錢冇有,要命更是冇有,反正揣進自己腰包裡麵的就是自己的,誰也無法拿走!!!”

何雯黑著臉,一字一頓地說道。

一直在外麵抽菸的李強在這個時候走了進來,他看了看何雯,又望瞭望李靜,隨即,歎氣道:

“哎,小雯啊,我這一輩子什麼都可以依你,但是,在這件事上絕對不行……

所以,你還是把咱們的存款都拿出來還債吧!”

“爸,你先不要慌,還錢的事情就交給女兒吧,所以,你們那些存款就留給弟弟結婚的時候再用吧……

還有,女兒肯定會在三天之內把林海洋的錢一分不少的退給他!”

李靜打開手機螢幕,朝著他們揮了揮,自信地小道。

李虎動作麻利,一個疾步就來到了李靜身邊,一把奪過手機看了起來。

片刻後,大喜道:

“老姐,這就是3個小時直播的收益嗎?

簡直太66了,老弟感覺不用三天就可以還清林海洋那個傢夥的錢……!”

“哼,我要是冇有猜錯的話,小靜,你三個小時的打賞收益應該是2萬至5萬之間吧?!”

“什麼2萬至5萬之間?你們在說什麼呢?”

李強懵了。

李虎連忙把逗音收益那欄介麵直接放在他的眼前,晃了晃!

李強連忙數了起來,過後,頓時大吃一驚,道:

“近8位數的打賞收益?天哪,那不就是可以分成提現數萬左右嗎?!

這還是小半天的,要是一天,兩天,甚至三天?這個畫麵我不敢想象……!”

“爸,媽你們放心,隻要我們賴住安耀楊這個傻子,那以後的日子不就很快活了……!”

李靜得意的笑道。

原來,她的定心丸是逗音直播打賞,僅僅小半天,她就找到了發財的門路,可見,李靜也不是個省油的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