安耀楊看著腰間上突然出現的黑色袋子,愣住了。

他身上這種袋子不就是以前農民伯伯外出務工最愛的編製袋子嗎?!

這就是係統口中所說的神奇裝備?!

真是離譜他媽給離譜開門……離譜到家。

【叮!】

【宿主請注意,您的廢品回收身份體驗生活已經開始,現在進行倒計時:24:59:59……58……57……】

【叮!】

【請宿主即刻進入麵貌偽裝狀態!】

麵貌偽裝?

這是什麼鬼?!

安耀楊帶著疑惑的表情,開始按照係統所說的提示開始操作!

不到5分鐘,他便激動不已的笑了起來:

“哈哈哈,這簡直太有趣了,我喜歡……!”

之後,安耀楊立即潦潦草草的吃點點心墊了墊肚子,隨即,就急忙的下了專梯來到車庫,一頭鑽進賓利敞篷車裡麵。

“小藝小藝……!”

“哎……!”

“請搜尋黃金市五湖區盛莊村的位置……!”

“好的……

以下幾條路線是前往‘黃金市五湖區盛莊村’,請選擇一條便捷的路線進行檢視……!”

安耀楊搜尋位置是他的老家盛莊村,他媽媽是臨何村的,就住在隔壁。

打小,安耀楊的父母不知為何就已經分開居住了,不過,雙方誰也冇有提離婚的事情,誰也冇有找下家,所以,至今他們就以這種特殊的關係把安耀楊帶大。

安耀楊就是想接著這次機會回去看看父母,順便看看可不可以把他們二老之間的事情解決了。

安耀楊選擇一條比較好走的路,開始導航了起來。

從玉竹峰酒樓到安耀楊老家之間的距離是120公裡,除了市區30公裡需要限速和80公裡的高速公路之外,還有近10公裡的路是泥巴路,坑坑窪窪的,地盤低的車根本走不了。

對於最後一程的泥巴路,安耀楊知道他的跑車無法行走,隻好一邊開著車一邊思索著辦法。

一個多小時後,安耀楊下了五湖區收費站,立即找到一家汽車保養店,把車存放在了這裡。

隨即,找到這裡的負責人購買一輛價值幾萬元的二手代步車,繼續前行。

此時,餘下10多公裡的泥巴路,對於安耀楊現在的車來說毫無壓力,僅僅5分鐘,就到村頭分叉路口。

他本想繼續順著回家的分岔路開回去,可是,在無意間看到了李叔叔家的廢品收購站,整個人就興奮了起來:

“我去,差點忘記我今天的任務了,不行,我得先去看看這神奇的裝備到底神奇在哪裡?”

安耀楊把車臨靠在路邊不礙事的地方,戴好那個麵貌偽裝仿生麵具,就下了車。

李叔叔,本名李官達,外號李站長,誰知長大後真當上了站長,不過,這個站長是個村回收站的站長。

“李老闆在不在,我想在你這裡購買一些廢舊物品?”

“是耀楊回來啦,我說你這小子每次回來都要和李叔叔開玩笑,是不是找打啊?!”一位五官粗糙的中年男子從一側的小房間裡探出頭,看了一眼安耀楊,隨即,又尷尬地笑了笑,“這位小哥,不好意思,我認錯人了,可是,你的聲音真的好像那個混小子!”

安耀楊故意大聲說話,就是想試試這個仿生麵具的效果,果然,結果和他猜測的一樣,在彆人眼裡,他就是一位另外一個人。

與此同時,安耀楊一本正經地胡說八道:

“李老闆,你在說什麼呢,什麼我的聲音和那個混小子一樣……

我想你搞錯了吧,我就是想在你這裡購買一些廢舊物品!”

“這位小哥,實在不好意思,我們這裡剛剛清理過,冇有其他廢舊物品了!

要不,你晚點再過來看看!”

李官達歉意的回道。

就在不久前,鎮裡麵的回收車把他這裡的廢舊物品全都拉走了。

安耀楊惋惜地搖了搖頭,說道:

“其實我要的東西並不多,就幾個空瓶子和紙殼之類,因為孩子的科學老師給他佈置了一個家庭作業,正好需要這些,可是,我今天冇時間去找,隻好來咱們這裡看看,結果,什麼都冇有了,過一會,我還得去開會,今天是冇有時間了……

哎,那就算了吧,李老闆!”

“這位小哥,你先等等,我去庫房看看之前的還在不在!”

李官達連忙回道。

聽到安耀楊說隻是需要一些空瓶和紙殼給孩子做科學作業使用,他便想起之前收拾的那些還在庫房,連忙朝著那裡走了過去。

不到1分鐘,李官達拿著許些摺好的紙殼和幾個踩扁的空瓶子走了出來。

“小哥,你看這些夠不夠?”

“夠了夠了,李老闆,實在是太感謝您了……

李老闆,錢我掃碼付給你,一會注意檢視一下!”

“哎呀,這位小哥你也太客氣,這點玩意不值錢,就當我送你了,不掃不掃……!”

“都是做生意的,哪有不要錢免費送的,要不然,你不就虧了嗎!”

安耀楊接過那些雜物,對著李官達笑了笑。

然後,揹著他直接朝著牆上的一個二維碼掃去。

付過錢後,安耀楊直接加速離開了這裡。

李官達不明所以,撓了撓頭:

“這孩子,塊把錢的事情還要硬給,真是有意思……

不過,他的體格和聲音真的很像安耀楊那個混小子!”

就在他轉身回屋裡繼續吃早飯的時候,一個入賬資訊響了起來:

“滴!

村回收站李站長到賬100,000.00元……!”

這可是一筆10萬元的轉賬訊息啊!

隨即,李站長愣住了!

此時,安耀楊已經駕駛那輛車繞開了這裡,直接來到偏僻的鄉間小道上。

把車停臨在路邊後,安耀楊立即解開安全帶,從後座上那裡拿出一個踩扁了的空瓶子直接朝著副駕駛位置上麵的袋子裡丟去,然後靜靜地等待著。

“滴

您的尾號1588的銀行卡於9時50分,收入200元,當前可用餘額為28,940,200.00元。”

安耀楊正在懷疑係統是不是搞錯的時候,手機簡訊提示音響了。

什麼,入賬200元,就一個價值2分錢的空瓶子,倒了個手就翻了1千倍?!

為了確定這筆收入是不是來源於之前的操作,安耀楊又丟進去一個空瓶子。

過了5分鐘之久,那道熟悉的聲音都冇有再次響起。

安耀楊皺起眉峰,思考著:

“難道是我的操作不對,還是動作不規範,又或者是丟的時候情緒太激動,應該保持平和的情緒……?”

這幾種情況,他又一一改正過來,重新操作一遍,結果,還是一無所獲。

就在他準備再丟的時候,發現手上還之前的那種瓶子,頓時,一道精光在腦海裡一閃而過。

“滴

您的尾號1588的銀行卡於10時05分,收入1,000元,當前可用餘額為28,941,200.00元。”

聽著那道入賬資訊再次響起,安耀楊樂了:

“哈哈哈,原來這貨不‘消耗’同類啊,依次看來,這錢也不太好賺啊,算了,今天就先定個小目標,賺他2個億再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