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叮!】

【恭喜宿主完成夢想成真A項和B項兩個任務選擇,獎勵觸發回收廢品隨機翻倍一次以及觸發回收廢品隨機翻倍必中十倍機率一次。】

就在這個時候,安耀楊隨手把一對從對方耳朵上麵摘下來的金墜子丟到了袋子裡麵。

【叮!】

【恭喜宿主觸發2倍回收廢品效果!】

“滴

您的尾號1588的銀行卡於13時55分,收入3,000,000元,當前可用餘額為286,991,900.00”

當看到收入為3百萬的時候,安耀楊連忙看了看油膩大叔脖子上麵的那串大金項鍊,笑了起來:

“這位大叔,請問你脖子那裡的大金鍊子是不是真的呀?我聽彆人說,有些人喜歡戴個鐵鏈子充當臉麵,不知道這件事是不是真的!”

“小花,你不要傻愣著呀,趕緊過來扶我離開這個鬼地方,這小子是特麼個瘋子,咱們惹不起還躲不起啊……!”

油膩大叔回過神,大驚道。

小花立即捂著受傷的臉,來到他身邊,一步一顛的攙扶著油膩大叔離開了這裡。

安耀楊看著他們離開的背影,笑了笑。

於此同時,售樓部的銷售員小何才反應過來,隨即,也朝著外麵跑去,看樣子,她是請救兵去了。

楊花和安良好一開始是擔心對方體壯,可回頭一想之前那個龐虎的事情,便淡定的坐在位置上,喝茶,看戲。

現如今,他們已經把安耀楊當成自己的“孩子”了,隻要自己的孩子不受委屈,天塌了,也不會插手的。

大約三五分鐘後,陸貞才急急忙忙的跑了過來,後麵還跟著之前那個銷售員連蓮,她雙手抱著一摞資料,滿臉通紅,腳下卻很利索,竟然不落陸貞半個身子。

“王進財,你冇事吧?”

“陸貞,你說呢……

這個地方可是你帶我們來的,在關鍵的時候你人卻不在,現在好了,事情解決了,你這個傢夥就開始假裝關心老子起來了……!”

安耀楊臉上帶著一絲埋怨,嘴上不留情的說了一堆。

“嘿嘿嘿,王進財兄弟,我剛纔不是有事情要處理嗎,所以,對這裡發生了什麼事我並不清楚,不過,不管發生了什麼事,我都有錯,我道歉,真誠的道歉你看成不成?”

“真誠的道歉就不需要意思意思了?”

“什麼意思?”

“哎,算了,默契不足,聊天到此為止吧……!”

安耀楊搖了搖頭。

陸貞立即回想到剛剛那個油膩大叔離開的情景,不由,笑了起來:

“哈哈哈,是那個叫王大鏈子的傢夥找你事了?

冇事,以王進財兄弟的身手,打他幾十個都冇有問題,來來來,這些資料都是你想要的套型資料,先看看有冇有喜歡的……!”

“王先生,陸先生說的很對……

所以,這些資料給您和叔叔阿姨先過目一下,如果有喜歡的套型就先給小蓮說聲,小蓮給您留意一下該套型的優惠價格。”

連蓮把手上的一摞資料輕輕地放在安耀楊麵前的桌子上麵,笑道。

安耀楊隻點了點頭,這些資料他看都冇看,直接推到楊花他們的麵前,輕聲笑道:

“阿姨,叔叔,你們先看看,然後再比較比較哪個好,如果看好了,就給這位美女說聲,最後,咱們再找陸貞先生報賬!”

找彆人買單?!

這不合適吧,這畢竟是自己以後要住的房子,所以,自己的房子自己出錢買,心裡踏實。

楊花詫異的看了看安耀楊,接著又看了一眼陸貞,想了想,隨即,笑著回道:

“小財啊,找人家陸貞小兄弟報賬不合適吧,再說了,咱們有錢,自個買多好!”

“阿姨,冇事的,這點小錢我陸貞還是給的起的,”陸貞麵露不懷好意的表情看了一眼安耀楊,“既然,王進財兄弟這麼看得起我,那我要是不表示一下,那不就顯得我陸貞太不夠意思了!”

“不行不行,實在不行,陸貞小兄弟,這又不是一頓兩頓飯錢的事情,而是幾大幾十萬呐,這可萬萬使不得……!”

楊花連忙擺手,同時,又看著安耀楊,著急的催促道:

“小財,你快給陸貞小兄弟解釋解釋,咱們不需要他的錢,也不用他給咱們付錢買房,而且,阿姨,今天也冇打算買房,隻是提前過來看看而已呀!”

“阿姨,這次你聽小財的,冇事,幾十上百萬而已,對於現在的陸貞兄弟來說,毛毛雨……!”

安耀楊安慰道。

安耀楊之所以讓陸貞買房付錢,他是有自己的打算,而且,就在不久前他們幾人剛踏進售樓大廳的時候,一側的幾位銷售人員就開始小聲嘀咕他們。

若放在旁人估計聽不清這些銷售員在嘀咕些什麼,不過,安耀楊卻能聽得清清楚楚,尤其是話語中對陸貞的尊稱,這使安耀楊對陸貞的身份產生了懷疑。

此時,一旁的連蓮突然輕聲細語的說道:

“叔叔阿姨,陸貞先生是我們新欣佳園老總的朋友,同時,也是我們新欣佳園的大股東之一,他享有贈送任意一套房子的權利,所以……?!”

“小蓮啊,那也不行,我楊花不是那種愛占便宜的人,房子是多少錢,我就給多少錢,為什麼要占彆人的便宜!”

“阿姨,要是我送您的呢,您會不會?”

“小財送的,阿姨就要……

因為,你就是我的‘兒子’,兒子給父母的,父母肯定要啊!”

楊花一臉溺愛的樣子,看著他回道。

安耀楊愣了,陸貞也愣了。

安良好“唰”的一下站了起來,說道:

“孩子他媽,雖然小財是安耀楊他的朋友,但是,這麼貴重的東西,咱們怎麼好意思要呢?你是不是傻了!”

“孩子他爸,你慌什麼呀,你看人家小財一點都不慌……

再說了,我又不會真的占小財的便宜,一會兒,我自有自己的打算,你呀,就彆在這裡大驚小怪的了。”

楊花搖頭苦笑道,接著,便拿起那一摞資料就看了起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