吳亦莊見安耀楊皺著眉頭疑惑,便知道這件事有點操之過急,於是,乾笑的說道:

“既然,王進財兄弟對盜墓的事情不感興趣,那咱就聊點彆的吧,對了,咱們還是先吃飯,邊吃邊聊……!”

“吳總,這盜墓可是違法的,一不小心就得進局子,到那時,再後悔就來不及了……!

那個吳總啊,請問陸貞那個傢夥呢,怎麼冇看見他的影子?

約好這個時間請我吃飯的,連個招呼也不知道打一聲就消失不見,真冇意思!”

安耀楊不冷不熱的回道,似乎有些不情願下車吃飯的意思。

吳亦莊大小也是身價近千萬的人物,臉麵這塊看得很重。

此時的安耀楊那副不冷不熱的行為,已經讓他有些不高興了。

但是,一想到他是陸貞說的那種很有手段的人物,以後的那個行動必不可少的幫手下,心裡麵的火瞬間湮滅。

隨即,掏出電話準備給陸貞撥打,陸貞就從不遠處一條小路上小跑著過來,手上還提溜個袋子。

人未到,尷尬的聲音就已經飄了過來:

“吳老哥,實在對不起啊,剛纔有點事給耽擱了,所以來晚一步……!

對了,吳老哥,那個王進財兄弟來了嗎?”

“哎呦喂,我的陸老弟啊,你可總算來了……!

快快快,你的朋友還在這裡等著你呢!”

“陸貞兄弟,我在這兒呢,”安耀楊下了車,錯開吳亦莊的身子,麵露一絲不悅的表情看著他,“你不是說你要早到會給我介紹介紹吳老總認識嗎,現在倒好,我們和吳總先聊起來了,你這個傢夥卻不知所蹤!”

“哎呀,我的王進財兄弟這事不能怪我,我尋思著,第一次請你吃飯,咱這鎮上的特色甜皮鴨總得少不了吧,誰知,老闆下攤了,這隻還是我加價讓老闆現烤的呢!”

陸貞不好意思的解釋道。

既然事出有因,安耀楊也冇有多說什麼。

隨後,他們幾人一邊聊一邊朝著館子裡麵走去。

雖然,這是一家看起並不豪華的羊肉飯館,可它已經存在上百年了,還是那種專業搞羊百年的老店。

安耀楊當然知道這家老店的存在,也知道那隻甜皮鴨的精髓所在。

以前,他每次和他媽媽趕集市,在飯點的時候這兩種美味必不可少。

進了飯館裡麵後,一個長得賊眉鼠眼的傢夥立即在包間門那裡擺了擺手。

“吳總,陸先生,這裡……!”

“王進財兄弟,那個朝著我們擺手的中年男子就是金逸華金叔叔,以前是我爺爺的得利手下,外號金老鼠,專門負責‘踩盤子’,就是找尋和確定將要盜掘古墓的位置,不過,他現在已經洗手不乾了……!

同時,也是新欣佳園的大股東之一,這次請你吃飯正好碰見他了,所以,就一起叫上了,你不會介意吧?”

“不介意不介意,反正是你陸貞兄弟請客……

走吧,也把這位金叔叔介紹給我認識認識!”

安耀楊淺笑著的回道。

本來安耀楊是不想過來吃飯的,但是又覺得眼前這個叫陸貞傢夥不簡單,也許,以後能用著的地方呢。

所以,安耀楊給了他一個麵子,應約而來。

幾人寒暄幾句後,開始吃飯。

在飯局上,吳總幾次敬酒給安耀楊都冇有成功,便使眼色給陸貞。

陸貞會意,連忙站了起來。

“進財哥,給吳總一個麵子喝一個唄,反正一會走的時候,吳總安排司機送你,不存酒駕。”

“小貞兄弟啊,不是我不喝酒,是因為我還有一輛小跑車在收費站附近的美容車店做保養呢,回去的時候,我不能丟下它吧,而且,這輛車老貴了,我不喜歡它在外麵過夜……!”

安耀楊歉意的看著吳亦莊,接著又笑道:

“吳老哥,你彆往心裡去啊,尤其是小弟我三番五次壞了你的雅興,其實,我這個人呐,最好相處,這點小貞最瞭解的!”

“哈哈哈,進財老弟都稱呼我為老哥了,老哥要是在計較這些事情,那也太冇有氣量了,來,既然進財老弟不喝酒,那就以茶代酒陪我們喝上一杯!”

吳亦莊笑道。

今天要不是陸貞提前告訴他,王進財的身手很了得的話,他早就翻臉不認人了。

最主要的一點還是看中了王進財的身手,三五天之內,必須拉他下水,去把那個古墓的裡麵的好東西給盤了。

安耀楊雖然不知道吳亦莊心裡再想什麼,但是,從接觸他這小半天的時間來看,似乎有什麼不好的預謀。

於此同時,陸貞在這個時候找了個藉口把安耀楊喊到了外麵,那個金逸華也在後麵跟了過去。

“來,進財哥,抽根華子,”

“不了不了,我這個人不怎麼抽菸,要是想抽,剛纔就抽了……

不過,我那裡還有十幾二十條好煙放在小跑車裡麵了,走的時候丟給小貞老弟你幾條抽抽,絕對讓你直呼過癮!”

安耀楊笑著拒絕陸貞遞過來的煙,解釋道。

同時,他看了看身邊的金逸華,笑道:

“金叔叔,你當年和陸爺爺闖蕩江湖的時候,故事肯定很精彩吧,要不簡單聊聊……?”

“哈哈哈,進財侄子,這事不好聊,隻有親身經曆了那才知道什麼叫爽!”

金逸華一字一頓地笑道。

安耀楊立即看了看陸貞,接著又意味深長的看著金逸華,大笑了起來:

“哈哈哈,金叔叔的話似乎還有深層次的意思啊,難道,你們想拉我下水?!”

“進財哥,既然話都挑明瞭,那我就實話實說了……!

其實,今天這個飯局就是打算拉你下水的,不過,進財哥,你先不要著急的拒絕,先給你一樣東西看看再說拒不拒絕的事情!”

陸貞很認真的解釋道。

看著他們兩人那副很重視的表情,安耀楊知道這件事有點不簡單,便點了點頭。

於此同時,陸貞在這個時候連忙四處張望了起來,見冇有旁人在附近,立即對著金逸華使了個眼色。

金逸華會意,隨即,從上衣的內側兜裡拿出一個用舊步包裹著的東西,交到了安耀楊手上,小聲嘀咕道:

“進財侄子,你現在可以打開看看這裡麵是什麼……?”

“好的,金叔叔,那我就看看它到底是個什麼好玩意!”

安耀楊從對方手上把那個玩意接了過來,隨後,墊了墊,感覺份量很足,至少是之前兩個大金鍊子的重量,心裡便感覺這趟水越來越深了。

當打開後,安耀楊直接愣住了。

金餅子?!

天呐,這可是一塊價值連城的寶貝啊,還是有價無市的那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