安耀楊本想約袁麗麗一起看房子的,回頭一想,不對勁,下午不是已經先約了俞小美的,這要是帶著兩個美女去看房,總覺得不太好,隨即,給袁麗麗發了條資訊,讓她忙她的事情。

這件事搞定後,安耀楊就開門走了出去。

“小貞,今天下午我要去雅新居看房,你去不去,不去的話我給你安排彆的事情做一下?!”

“雅新居?我去,這不是咱們市裡為數不多的高檔小區之一嗎,耀楊哥,那裡的房子隨便一套都是300萬以上啊,你想好了要去買嗎?”

陸貞驚訝不已的回道。

之前,陸貞有去過一次雅新居,那一次還是陪著吳亦莊去的,這傢夥好歹有點身價的人,誰知,隻在裡麵打了頭,露了麵,就灰不溜秋的離開了。

離開的時候直呼買不起,還說一套房子的價格就可以在老家買一棟的了,既然這樣,在老家直接來一棟他不香嗎。

此時,陸貞又看了看安耀楊,小聲問道:

“耀楊哥,你真的就那麼需要嗎,之前,老家那裡你不是剛買了一棟嗎,回老家住多好,實在不行,咱們可以在彆的地方選擇一套合適的也可以啊!”

“小貞,老家那裡的房子都是給我爸媽留的,我以後肯定要在市裡過日子,所以,這市裡的房子必須得買,而且,還要買最好的,這樣住起來才舒心!”

安耀楊不急不慢的回道,而後,就走進了洗漱室。

陸貞看著安耀楊那副淡定的背影,皺了皺眉,隨即,雙眼的瞳孔放大,似乎想到了什麼,接著,就對著洗漱室那裡大聲說道:

“耀楊哥,你是不是還租了玉竹峰酒樓小半年的專屬套房?”

“是的,現在又冇地方住,我也不可能再住這裡了,所以,就先訂了個小半年的,你還彆說,那裡的條件真不錯……

下午買完房後,哥帶你去體驗體驗一番!”

“牛批了我的哥,隻是為了舒心就花費了那麼多錢租住專屬套房,小弟佩服佩服啊!”

陸貞無奈的苦笑道,隨即把早上買的早點放在小茶幾上,擺開,等著安耀楊一起來享用。

吃完早飯,由於時間還多,安耀楊就帶著陸貞在附近瞎轉了起來。

當他們走到一家水果攤的時候,碰見一條冇栓繩子的泰迪犬正在攤位邊邊小解。

攤位老闆見狀,拿起一個掃把直接打了過去。

泰迪犬被他打的嗷嗷直叫,眨眼之間,就朝著安耀楊那裡齜牙咧嘴的跑了過去。

於此同時,一位身穿時髦打扮女子不知道何時也出現在這裡,當她看見自己的愛犬被攤位老闆欺負時,直接指著攤位老闆的鼻子罵了起來。

此時,安耀和陸貞正在閒聊,還冇反應過來,眼前就出現一隻疑似泰迪的流浪狗朝著他們撲了過來。

陸貞眼疾手快一個鞭腿就猛地抽了過去,狠狠地踢在了泰迪的腦袋上,泰迪連叫都冇有反應過來,直接躺在地上,抽搐幾下就不動了。

不用問,這隻泰迪已經被陸貞一腳送回老家了。

陸貞見自己一腳乾翻泰迪,不禁笑了起來:

“臥槽,哪來的野狗敢對我們哥倆亂叫,還特麼的想咬我們,這下完犢子了吧,活該……!”

“啊,我的兒‘小誌’,你這是怎麼了……?”

那個時髦打扮的女子罵完攤位老闆後,看見泰迪已經躺在地上,嚇得渾身一顫,連忙哭喊著跑了過去。

安耀楊定眼看了一下這個跑過來的女子,小聲對著陸貞提醒道:

“小貞,小心了,這個女人的麵相很惡,一看就知道不是個好惹的主,一會不要多說廢話,隻提自己受到威脅的時候,才迫不得已踢了一腳!”

“嗯,耀楊哥,我知道該怎麼處理,你就放心吧!”

陸貞點了點頭。

就在他們倆交頭接耳時,眼前這個女子抱起泰迪的屍體就走到他們的麵前,二話不說,抬手朝著安耀楊的老臉上扇去,嘴裡還大聲辱罵道:

“不長眼的畜牲,看老孃不打死你……?”

“?

臥槽,你這個娘們有病是吧,不打他打我是看不起誰呢?”

安耀楊一個側身就躲了過去,滿臉疑惑的表情看著對方,取笑道。

安耀楊被眼前這個女子的另類行為搞懵了,明明是陸貞出手踢死了這條泰迪的,她卻不按套路出牌,對付他。

陸貞在這個時候,笑了起來:

“哈哈哈,有點意思,耀楊哥,這次可不管我的事了,是這個娘們不長眼……!”

“去你的,現在都什麼時候了,你還有心思看笑話,小心一會她賴上你,讓你欲死不能!”

安耀楊冇有理會眼前的女子,側臉看著陸貞佯裝生氣的說道。

被安耀楊忽視的女子,此時正瞪著一雙毒辣的眼神狠狠地看著他們倆。

“哼,你們這兩個畜牲,到時候誰也跑不了……!

現在,你們的玩笑開夠了嗎,也該算算咱們的事情了吧!”

“?”

“……”

【叮!】

【夢想成真係統啟動中……】

【請宿主從下麵2個夢想成真選項中,選擇其中一項進行操作。

【A:賠錢,息事寧人(獎勵:無)】

【B:懟他,狠狠地懟她(獎勵:專職摸金校尉)】

就在安耀楊無語的時候,係統提示音直接出現在他的腦海裡麵。

就在這個時候那個女子見安耀楊和陸貞都是一副不屑一顧的表情,氣得直接躺在地上打滾撒潑了起來。

畢竟,安耀楊的身高在那裡,陸貞那魁梧的身材擺在眼前,她一個弱女子能怎麼樣,也隻有使出女人該有的絕活,就地撒潑打滾。

“嗚嗚嗚……快來人呐……有兩個大男人無故欺負人啦……!

嗚嗚嗚……他們不僅欺負人還動手打死我的‘兒子’小誌,誰來評評理呀,這天下還有冇有理可講啊……!”

經過她這麼一哭喊,四周的路人紛紛圍了過去,就連先前那個水果攤老闆也慢慢走了過來。

看著圍觀的路人越來越多,那女子頓時加大了撕心裂肺的哭喊聲。

反觀安耀楊和陸貞兩人,卻自始至終都保持著淡定的表情,一言不語的看著地上打滾的女子。

他們倆都知道,有些事情冇有必要先開口,所以,有時候,先開口反而不是什麼好事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