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長老死了……”

一時間,現在還身處聖城之中的淩雲宗弟子頓時噤如寒蟬。

那可是化神境大能,方纔那滔天威勢彷彿還曆曆在目。

而現在。

天空之上那一分為二不斷墜落屍體,無時無刻的在向他們訴說先前發生了什麼。

看著天空之上,蘇長歌淡然的身影,一股濃濃的恐懼不斷在其心中緩緩瀰漫開來。

北淵王……

到底有多強?

要知道,那可是化神,縱然在淩雲宗之中亦是絕對的高層戰力。

就這樣無聲無息的折戟在了蘇長歌手中。

眾多淩雲宗弟子心頭狂顫不已,不敢再去想象。

然而事情真的結束了嗎?

蘇長歌身體巋然不動,眼神淡然的望著空中那不斷墜落身軀。

要知道,那肆意瀰漫在整個洞天之中的魔障此時可還冇有消散呢!

而此時,空中真崖羅漢以及苦海羅漢二人屍體亦在不斷向下墜落。

忽然,萬眾矚目之下二人屍體竟是瞬間便憑空消散。

而與其一同消失的還有兩股神念!

隨後,一股濃鬱無比的香火之力瀰漫開來。

蘇長歌見狀心頭一動,本欲當場將其扼殺的劍意也緩緩平複了下來。

“轟!”

霎時間,天地之中風雲色變。

一道光柱至五台山之上驟然浮現,直衝雲霄。

光柱所過之處,天空之上無儘魔障頃刻間消散一空。

五台山上空,三座浮島終於是清晰的浮現在眾人眼中。

而此時,浮島之上一陣陣玄妙的波動不斷傳出,而在那三座浮島之下,一道法陣亦是緩緩凝聚而出。

忽然,天空之中一道冷漠的聲音傳出。

“北淵王,一切都尚未結束!”

天空之上的聲音不過剛剛響起,下方麵色淒慘的淩雲宗眾弟子臉上便驟然浮現出一抹狂喜!

“是長老!長老冇死!”

“我們還有希望!”

“長老,快!快殺了他們!”

淩雲宗眾人彷彿抓到了最後一棵救命稻草,一聲聲撕心裂肺的呼救不斷傳出。

而天空之上的聲音卻對眾人的祈求毫不理睬。

“冇想到我師兄弟二人近百年積累,如今竟是在最後關頭功虧一簣!”

“但是,今日我二人縱然魂飛魄散,也要拉爾等一同上路!”

“轟隆隆!”

二人話音落下,天地之間驟然間傳來一陣劇烈轟鳴。

而與此同時,天地之間不斷被聚攏而來的香火之力也在經過大陣之時驟然異變。

濃鬱的香火之力在這一刻竟是儘數化為了魔障,融入了光柱之中。

“碰!”

一聲清脆的碎裂之聲驟然響起,天空之中那沖天光柱頓時炸碎。

而與此同時那無儘魔障卻並未順著光柱而消散。

相反。

失去的光柱的約束,天空之中的魔障頃刻間便劇烈旋轉起來,陣法加持之下,一股恐怖的吸力彌散開來。

頃刻間,蒼穹之上,漫天魔障不斷凝聚而來。

同時便隨著那道沖天的魔障螺旋,漫天魔障亦是緩緩旋轉起來,形成一個恐怖的旋渦,以更大的吸力不斷牽引著更遠方的魔障。

而在那巨大的旋渦之中,伴隨著天地間魔障的不斷彙聚,旋渦之中,一股恐怖的氣勢也在逐漸升騰。

腳,腿,肚子,肩膀,……

與此同時,天空之中的魔障亦是不斷凝聚。

隱約之中,一道恐怖的身影緩緩凝聚而出。

但是縱然其身影在不斷凝聚,卻始終保持無頭之相。

忽然,真崖羅漢,以及苦海羅漢的虛影至那無頭法相之上凝聚而出,一道略顯淒厲的聲音隨之傳來。

“北淵王,這一切都是因你而起。”

“倘若不是爾等橫插一手,我等如今又怎會落得如此下場!”

“今日就是爾等死期!”

一時間二人麵色扭曲無比,好似正在強忍著什麼。

然而此時卻無人能夠知曉二人的痛苦。

這魔障法相最後一筆香火之力本應是文殊身死之後,由她那一股香火之力填充。

而如今,計劃失敗,肉身被滅。

二人絕望之下,隻能選擇強行將己身兵解,將屍體內那龐大的香火之力供入神像。

而他二人的元神趁勢進入法相。

但是這百年以來,魔障所積累的怨念,憤恨又豈是他們所能承受的。

無數怨恨,憤怒無時無刻不在衝擊著二人僅存的神智。

“吼!”

伴隨著一道響徹天地的吼聲不知從何處傳出,這無頭法相終於動了。

遮天蔽日的身軀,轟然間邁步前行。

那屹立於天空之中近百年的三座浮島在頃刻間煙消雲散。

隨後其龐大的身軀驟然加速。腳步如雷,踏在天空之中,轟鳴陣陣。

同時,那宛如隕石一般的拳頭也轟然砸下。

這一拳轟出,一股毀天滅地的毀滅氣息轟然爆發,拳頭所過之處更是在那天空之上留下一道黑光。

這並不是殘影,而是那幾乎破碎的空間。

“前輩!”

“師祖!”

原本坐在金蓮之上的文殊此時驟然起身,一聲驚呼至其口中傳出。

而她的眼神此時更是死死的盯著那破碎虛空的一拳。

一抹擔憂之色湧上臉龐。

無數佛門弟子在這一刻更是揪心異常

而蘇長歌看著那無頭之身影,嘴角緩緩挑起一抹不屑的笑容。

“不過是區區半成品罷了!”

“想要殺我?是誰給你們的自信!”

話音落下,天地瞬間凝固。

無頭法相那宛若流星的一拳驟然停在半空之中。

蘇長歌淩空而立,伸手虛握。

刹那間,一股浩瀚劍意瞬間至其手中凝聚而出,最終再度化為一柄長達八尺的齊身巨劍。

抬眼,注視著幾乎已經到達身前的無頭法相,蘇長歌麵無表情,手中巨劍輕輕揮動。

瞬間,時空再度恢複流轉。

“轟!”

一聲劇烈的轟鳴聲瞬間傳來,刹那間,無數佛門修士,亦或者是淩雲宗修士儘數瞪直了雙眼,一句話也說不出來。

原本那宛如流星一般的拳頭幾乎已經落在蘇長歌身上。

下一刻,天地間劍意縱橫。

一輪宛若月牙般的黑洞驟然浮現在半空之中,肆無忌憚的釋放著恐怖的吸引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