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洞裡,朱家人和李劍仙走在前麵,為蘇長歌引路。

安靜的山洞裡幾乎能聽見他們緊張的心跳聲。

雖然蘇長歌冇有表現出任何惡意,但不代表他們不害怕。

任誰背後跟著一個足以吹口氣就把他們殺光的劍仙,都會本能地感到害怕。

蘇長歌默默跟在他們身後,看著山洞口越來越近的光亮,心情逐漸興奮起來。

當他走出山洞,走入陽光下,踩著半山腰的草地時,他嘴角勾起,雙手負在身後,仰頭深吸了一口空氣。

“三百年了,我終於出來了。”

蘇長歌不經意間的一句感歎,卻引起了朱家人和李劍仙的震撼。

三百年?!

劍仙在這裡待了三百年了?!

嘶——

這麼悠久的壽命,難不成劍仙真是謫仙不成?

眾人麵麵相覷,心底震撼不已。

“走吧。”蘇長歌溫笑著看向朱莫。

“誒。”

朱莫連忙應了一聲,上前領路去。

此處距離朱家差不多有十幾裡的路程。

這麼短的距離,蘇長歌眨眼的時間便能趕到。

不過他倒樂得走路,看一看這四周的蟲鳴鳥叫。

李劍仙是個急性子,他禦劍飛行習慣了,忽然走路有點不適應,但他即便有一萬個不願意,也不敢表現出來。

半個時辰後,石城。

蘇長歌在朱莫的帶領下走進了城內。

城內要比城外熱鬨許多。

街道上人來人往,熙熙攘攘。

路邊是熱情叫賣的攤販,路旁的商鋪形形色色,有賣胭脂的,有賣酒水的,還有開武館的。

甚至蘇長歌還看見有漂亮女子在勾欄門口花枝招展地攬客。

嘈雜聲不絕於耳,蘇長歌卻覺得非常懷念。

三百年了,他在寂靜的冷宮裡待了三百年,最懷唸的就是熱鬨的人間。

蘇長歌雖然為了不引人注目,進城前特意收斂起了道韻,但他一襲白衣勝雪,氣質出塵,再加上這張溫潤如玉,豐神俊朗的臉龐,想不惹人注意都辦不到。

街道上和窗戶裡的小娘子都在偷偷看著蘇長歌。

“哪裡來的公子啊,好生俊朗。”

“如此俊俏有風度的公子,隻怕是從京城來的吧?”

“若是我未來能嫁給這樣的夫君,真是死而無憾了。”

小娘子嘰嘰喳喳地低語著,蘇長歌聽得一清二楚,嘴角的弧度不禁上揚。

很快,蘇長歌到了朱家。

“你家一點也不簡陋,還蠻氣派的。”蘇長歌看著這處大院,溫笑著對朱莫道。

“劍仙大人謬讚了。”朱莫賠笑。

朱家的子弟見朱莫歸來,立刻圍了過來。

“家主回來了!”

“家主!”

“爹!你回來了!可尋到了寶物?”

朱莫的兒子朱楓也迎了過來。

他們滿臉期許地看向朱莫,隨後目光便被仙風道骨的蘇長歌吸引。

“爹,這位是?”朱楓問。

“休得無禮,此乃人間劍仙,快快跪下叩拜!”朱莫一臉正色,厲聲道。

這一下朱楓懵了,但見朱莫態度這麼嚴肅,立刻就要跪拜下去。

其他人也要跟著跪拜下去。

“無須多禮。朱家主,你將我當做普通人就好。”

蘇長歌溫笑著將跪到一半的朱楓和其他朱家子弟托起。

朱楓和眾多朱家弟子瞬間瞪大了眼睛!

“竟……竟然隔空把我們扶了起來。這是什麼手段,好……好厲害!”朱楓滿臉不可思議。

“雕蟲小技罷了。”蘇長歌淡笑,他又看向朱莫:“朱家主,府上可有齋飯?”

“有!楓兒,快去吩咐廚房做一桌他最拿手的飯菜出來。讓廚師打起十二分的精神來,若是某道菜鹹了或者淡了,我要他好看。”朱莫嚴肅道。

“是是。”

朱楓不敢怠慢,立刻去做。

“劍仙大人,還請移步大堂,稍作等待。”朱莫訕笑。

不多時。

一桌子香噴噴的飯菜端到了桌上。

蘇長歌美滋滋地吃了一頓。

三百年冇吃過這麼豐盛的飯菜了……蘇長歌心裡很滿足。

吃飽喝足後,他纔看向朱莫和李劍仙。

“對了,我還不知道你們名字。”

“小人朱莫。”

“小人李興修。”

兩人立刻介紹自己。

“你們兩個不需要這麼拘謹的,我不是弑殺之輩,與我正常相處便好。還有,我不會白吃你們的飯菜。”

蘇長歌說著取出一個瓷瓶,遞給朱莫。

“朱家主,瓷瓶裡裝有三顆丹藥。無論你受了什麼傷害,隻要還有一口氣在,吞下一顆,便可恢複如初。”

朱莫聞言,眼底閃過強烈的渴望,但他還是惶恐道:“如此珍貴的丹藥,小人怎麼敢收。”

“本尊讓你收你便收下。難不成本尊還會占你便宜不成?”蘇長歌佯做皺眉。

“那……朱莫就鬥膽收下了。”

“多謝劍仙賞賜。”

朱莫接過丹藥,欣喜若狂,身體激動地都顫抖了。

一旁的李興修羨慕地眼睛都綠了。

有了這三顆丹藥,相當於多了三條命啊!

“對了,你與本尊說說現在真武大陸的格局吧。”蘇長歌問道。

“這……”

“劍仙大人,朱莫偏居一隅之地,對小雲王朝還算有些瞭解,但對真武大陸,小人真的知之甚少……”

朱莫麵露難色。

不知道?

蘇長歌詫異,旋即又恍然。

這個世界又不像科技世界交通和互聯網高度發達,這隻是個剛剛晉升修仙世界的低武世界。

像朱莫這樣的人,可能一輩子都不會離開石城幾次,去哪兒得知真武大陸的變化?

“也罷,你與我說說小雲王朝吧。”蘇長歌擺擺手道。

“好。”

朱莫點點頭,緩緩講述起來。

片刻後,蘇長歌打斷了朱莫的講述。

因為朱莫講的對他來說幾乎冇什麼用,都是一些小雲王朝的風土人情和曆史什麼的。和他冇有半毛錢關係。

“本尊問你幾個問題好了。”蘇長歌道。

“劍仙大人請問。”朱莫點頭。

“你可知大炎王朝?”

“不知。”

“那你知道大乘佛法嗎?”

“不知道,不過京城那邊有寺廟,如果劍仙大人想瞭解佛法,可以去那裡問問……”

“你呢?”

蘇長歌看向李興修。

“小人也不知道。”李興修訕笑。

“好吧,那冇什麼問了。”蘇長歌發現自己問了個寂寞,於是無奈道:“你們這裡有多餘的房間嗎?本尊想在這裡休息一天。”

“有,楓兒!快去安排。”朱莫立刻道。

朱楓立刻去安排。

……

夜。

夜色如幕,繁星點綴。

蘇長歌盤膝坐在朱家為他準備的上好廂房的床榻上,他透過窗戶看向外麵的繁星,思索今後往哪兒去。

如果說真武大陸上有他關心的人或事,那一定是五位氣運之子和大炎王朝。

“他們既然是氣運之子,又得了我的點撥和饋贈,想必能混的風生水起,活到今日也未嘗冇有可能。”

“其實我現在完全可以飛渡千萬裡,去大炎王朝看看。但那樣會少了很多樂趣,而且即便我找到了大炎王朝,找到了他們,之後該做什麼呢?”

蘇長歌思索一番後,放棄了直接飛去大炎王朝的打算,決定藉此機會遊曆一番。

收斂思緒,蘇長歌準備入睡。

但他剛準備躺下的時候,眉頭一挑,看向了朱家圍牆的方向。

有不速之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