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仙人要教我劍法!!!”

葉塵欣喜若狂。

他抬頭看到蘇長歌執劍走向前方,心中止不住的狂喜。

仙人撫我頂,結髮授長生!

這是坊間人儘皆知的一句俗話,可誰曾想到有一天這種好事會落在他的頭上?

不等他按捺下激動的情緒,蘇長歌已來到空曠的宮殿中央。

“既然你葉家是因替民請命招來的滅門之禍,我便教你一套能替天行道的劍法——天罰靈劍決!”

“此劍共有十八式劍招,你且看好。”

蘇長歌說完,單手執劍,於宮殿內翩然舞劍。

身形行蹤詭譎!

劍法變幻莫測!

一套劍招打完,蘇長歌於原地站定,歸劍入鞘。

“砰砰砰!”

空中卻響起一連串空爆聲,猶如天罰降下的雷霆!

“仙人舞劍太快,劍刃斬出的空爆聲,竟跟不上他的動作!”葉塵看呆了眼。

“看懂了嗎?”蘇長歌看向葉塵。

“冇有……小子眼拙,難以一遍就記下來。”

“睜大眼睛,好好看,好好學!”蘇長歌陡然嚴厲起來。

“是!”

葉塵恭敬,努力瞪大眼睛,全神貫注。

蘇長歌再次舞劍。

劍如驚鴻,氣勢如虹!

“砰砰砰!”

這一次蘇長歌放慢速度,空爆聲隨著每次揮劍響起。

葉塵認真記錄一招一式。

“怎麼樣了,記下來了嗎?”蘇長歌舞完後再問。

“嗯嗯,記下來了。”

“拿著,施展給我看。”

蘇長歌把鎮國靈劍拋給葉塵。

葉塵連忙接過劍。

“小子,你可是除了主人外第一個使用本劍的人,算你有福氣。”

劍身內傳來劍靈傲嬌的聲音,嚇得葉塵魂差點飛了!

“有鬼!”

葉塵驚恐地撒開手,噔噔噔向後暴退數步。

“你說誰是鬼?我是劍靈好不好!”

鎮國靈劍懸浮在葉塵麵前,氣得劍身震動輕鳴。

“劍靈?寶劍生出靈智……匪夷所思!這就是仙人的佩劍嗎?”

葉塵滿心震撼。

他小心翼翼地伸手握住靈劍劍柄。

“劍靈前輩,冒犯了。”

見劍靈和劍身冇有異樣,他才鬆了一口氣,笨拙地舞劍。

蘇長歌看著葉塵舞劍,讚許地點頭。

動作雖然笨拙,但好歹把一招一式都記了下來。

而且隨著葉塵一遍又一遍舞動,動作也熟練起來,漸漸變得行雲流水。

“砰!”

葉塵斬出一道空爆聲,學著蘇長歌的瀟灑模樣收劍。

不愧是氣運之子,悟性真不錯。

看了兩遍就記下下來,還舞得如此流暢。此子未來不可限量。

蘇長歌心中咂舌。

“仙人,您的劍。”

葉塵雙手捧劍,恭敬地還給蘇長歌。

他臉色發紅,非常慚愧。

仙人一套劍法斬出無數空爆聲,甚至空爆聲都追不上他的劍法,而我隻斬出一聲空爆……葉塵覺得自己給蘇長歌丟人了。

若是蘇長歌聽到葉塵的想法,隻怕會笑出聲來。

你氣運之子固然牛逼,但和我這個掛逼比起來,還是差遠了。

“你的悟性還不錯,勤加修煉,相信你會實現你的理想。”蘇長歌接過靈劍,讚許道。

“嗯!”

葉塵重重頷首,鬥誌昂揚。

一晃兩日過去。

“鏘!”

“鏘!”

“鏘!”

蘇長歌照常早期拔劍。

不過他將往日一天的拔劍量全都集中到了上午,下午則借劍給葉塵練劍。

傍晚。

“砰砰砰!”

葉塵舞劍時發出一連串空爆聲。

兩日的苦練,讓他基本已掌握這套劍法。

“舞得不錯,你的天賦很高。”

蘇長歌走上前來,不吝嗇自己的稱讚。

“這都多虧了仙人栽培。天罰靈劍決玄妙無比,我修煉它時還能提升我的真氣功力!”

“相信要不了多久,我就能靠這套劍訣報仇雪恨!”葉塵信心滿滿。

這可是我根據神級劍法精簡而來的入門劍招,對於低武世界的武者來說,肯定是絕頂精妙的……蘇長歌嘴角翹起弧度。

“練成此劍訣,莫說區區一個城主和兩大家族,即便是武林至尊,也未必會是你的對手。”

“不過……你報仇雪恨之後,打算做什麼?身懷如此神功,想必不會甘於寂寞。”蘇長歌忽然發問。

此話讓葉塵一愣,他還真冇想過。

思索片刻後,他給出答覆。

“我……我大概會行走江湖,鋤強扶弱,做一個替天行道的大俠。”

“大俠?倒是個不錯的選擇。”

蘇長歌想起前世看的武俠小說裡那些俠義之輩,嘴角不自覺上揚。

“仙人為何發笑?”

葉塵還以為蘇長歌在嘲笑他的誌向。

“冇什麼。我問你,你說你要做大俠,你懂什麼是大俠嗎?”蘇長歌似笑非笑。

“大俠不就是大俠,還用懂嗎……”葉塵不自信地嘀咕著。

“當然用懂。”蘇長歌一本正經道:“小塵,我送你八個字,你且記好。”

“仙人請講。”

“俠之大者,為國為民。”

“俠之大者,為國為民?”

葉塵反覆默唸這幾句話,眼神一亮,似有明悟。

“多謝仙人指點。”

葉塵悟出來一些道理,他恭敬地拱手致謝。

“馬上你就要離開了,我再最後送你一場機緣。”

蘇長歌取出一個瓷瓶。

“這裡有一百顆飽腹丹,一百顆氣血丹。省著點用,足夠你數年服用。接下來的路,便要靠你自己走了。”

“仙人這是要趕我走了?”

葉塵接過瓷瓶,眼露不捨。

我不是要趕你走,是隱隱感覺到係統要帶你走了,這大概是係統的提醒。

“天下無不散宴席,你遲早要走的,否則如何報仇雪恨?”蘇長歌拂袖,淡然一笑。

“噗通!”

葉塵跪在蘇長歌麵前,重重叩首。

“小子多謝仙人栽培!大恩大德永生難忘!”

在這裡待了短短三日,他受了蘇長歌如山嶽般厚重的恩惠!

不說飽腹丹和氣血丹,單單是一門仙人劍法就夠他終身受益。

“小子還不知仙人這座洞府所在何處,未來小子大仇得報,該如何找仙人報恩?”葉塵抬頭,眼含熱淚。

“我這不是什麼仙人洞府,也無須你來報恩。三百年後,我自會出關降臨凡世。你若機緣足夠,自會活得與我再次相見那日。”蘇長歌搖搖頭道。

“三百年後出關……”

葉塵眼神灰暗。

三百年後,他早成了一抹黃土。

但蘇長歌的話在他心裡埋下一顆種子。

若有機會,他會不惜一切代價活到三百年後,等待再與蘇長歌見麵那日。

“好了,天色晚了,歇息吧。”蘇長歌拂袖道。

一夜無話。

翌日,當蘇長歌醒來,冷宮內不見葉塵身影。

“被係統送回去了嗎?”

冷宮內再次隻剩他一個人。

蘇長歌冇有太多情緒波瀾,他照常下床,照常拔劍。

“鏘!”

【叮!拔劍1次!】

【劍心 1】

【劍術 1】

【劍體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