漫天黃沙,沙塵暴虐。

在沙塵暴聚集的刹那,周遭百姓的心都顫抖起來。

以一人之力影響周遭環境,煉氣期六重天的強者果然名不虛傳!

他們緊張地看向縣衙門口,卻因為漫天黃沙遮住了視線,根本看不到具體情況。

“好恐怖的沙暴……”

裴青雲喉結蠕動,向後退了半步。

宋天柏、王淵等人也都心頭一顫。

僅僅煉氣期一二重天的他們,何時見過如此場麵?

煉氣期六重的顧昊穹,實力超出他們太多太多。

“看見了嗎!這便是本舵主的神通!”

“早在本舵主赴任此城時,便被傳授了無上神通,可以操控天地之力,足以媲美煉氣期九重天強者!”

“北淵王,本舵主這場沙暴,你可接得住!”

顧昊穹放聲狂笑。

他對自己的實力有十足的把握。

足以媲美煉氣期九重天的他,無論放在哪裡都是一方強者!

“舵主神威!”

“舵主殺了他們!替大人們報仇!”

“殺了這群不開眼的下等人!”

監察司眾人齊齊高呼,各個臉上都噙著桀笑,他們最喜歡看下賤的大炎人在他們麵前絕望的表情。

唯有何堂主,臉色慘白,渾身打顫。

“完了!完了!舵主要激怒北淵王了。”

見識過蘇長歌本來的他,知道這場沙暴對蘇長歌來說根本不算什麼。

“天地之力?”

蘇長歌嘴角噙起一絲冷笑。

“隻不過是揚起一些沙子,也配叫做天地之力?”

“也罷,本王便讓爾等見識見識,什麼叫做真正的天地之力!”

隻見蘇長歌輕輕吸了一口氣,然後輕輕吐出。

“呼!”

霎時間,狂風大作!

颶風湧起,將洶湧的黃沙吹散,並直接將監察司的人全部掀飛。

“噗通!”

“噗通!”

“……”

監察司眾人全部隨風而起,狼狽地撞在身後牆上,再跌落在地。

颶風散去,方纔還渾濁不清的街道瞬間雲淡風輕。

百姓們看見吐氣成風的蘇長歌,瞳孔一震。

可他們還冇來得及驚呼,便看見蘇長歌抬手一招。

“雷來!”

“轟隆隆!”

驚雷般的爆喝聲響起。

刹那間,虛空生電。

蘇長歌手心上劃過一道雷光,被他驟然捏在手心。

這一刻,蘇長歌手握雷電,宛如神靈。

“怎麼可能!”

顧昊穹失聲尖叫,麵色駭然,如見鬼魅!

這一刻他才明白,何堂主說的滴水殺人是真的!

甚至蘇長歌的手段,遠比滴水殺人更加恐怖!

“該死!”

顧昊穹和眾多監察司的人還想反抗,但不等他們有所動作,蘇長歌已將手中的雷電朝他們擲了過來。

“轟!”

隻聽一聲巨響。

一條水缸粗的雷霆貫穿天地,將顧昊穹等人淹冇。

片刻之後,雷霆消散。

地麵被轟出一個十米深的深坑,深坑之中,人影不存。

連同顧昊穹在內的三十多名監察司修士,在雷霆中化作虛無。

附近一家酒樓之中。

悄然隱匿於此觀察的紀使者,表情駭然,臉色狂變。

他本想暗中觀察,若顧昊穹不敵他再出手幫忙,卻冇想到看見了平生從未見過的畫麵。

輕輕吐氣便有狂風席捲!

抬手一招便讓虛空生雷!

如此手段,北淵王真是神靈不成?

此時他隻有一個想法——逃!

可就當他準備逃竄之時,卻看到蘇長歌朝他看來。

“糟了!被髮現了!”

紀使者駭然,登時不顧一切地飛起,向遠處逃竄。

“哼!哪裡逃?”

蘇長歌冷哼一聲。

“嘭!”

紀使者在空中爆成一團血霧,血肉灑落向大地。

偌大的街道,一片死寂。

所有人望著這一幕,都不禁汗毛倒豎,頭皮發麻!

方纔還站著密密麻麻數十人的縣衙門口,隻剩下了十幾人。

在短暫的驚駭震驚之後,四周圍觀百姓眼中紛紛湧出熱淚。

直到這一刻,他們才終於明白,史書上對於北淵王的描寫冇有絲毫誇大。

吐氣成風,嗬氣成雷。

這樣的北淵王,與神靈無異!

“都解決了。”

蘇長歌風輕雲淡,彷彿方纔發生的事不值一提。

可對裴青雲和宋天柏來說,衝擊力太過巨大,一時間難以平複情緒。

忽然,嘈雜的腳步聲響起。

大炎百姓從四麵八方湧來。

“王爺!”

“王爺神威!”

“王爺請受草民一拜!”

“王爺真乃神人也!”

鋪天蓋地的歡呼聲隨之而來,萬千百姓蜂擁而至,紛紛朝蘇長歌跪拜。

經過方纔一戰,百姓心中的疑慮和擔憂一掃而空。

此刻,

蘇長歌就是他們心中的神!能帶領他們光複大炎王朝的神!

裴青雲看著這一幕,熱淚縱橫。

從他出生以來,便一直目睹大炎百姓備受欺淩。

多少年來,百姓們從未如此歡呼雀躍過。

而今,蘇長歌的到來,改變了這一切!並且讓百姓們看到了希望,看到了擺脫困境,重現大炎王朝鼎盛的希望。

“王爺!請佑我大炎子民!”裴青雲跪拜。

“王爺!請佑我大炎子民!”

宋天柏等人也跪拜高呼。

話音傳開,所有百姓為之高呼。

“王爺!請佑我大炎子民!”

百姓的聲音在臨安城中迴盪,久久不絕。

“好!”

蘇長歌看著眾多百姓,心中升起豪情,應聲的同時將所有人托起。

他欣慰不已,他的目的也達到了。

其實蘇長歌本可以直接去監察司將監察司所有人斬殺。

但那樣的話,未必能建立起百姓的信心。

唯有讓百姓親自看見他的強大,才能讓百姓重拾信心,敢於投身光複大炎王朝的偉業。

於是,他先後兩次激怒監察司的人,誘導了今日局麵的發生。

良久之後,百姓才帶著激動喜悅的心情離去。

這一日,臨安城內鑼鼓喧天、鞭炮齊鳴。

所有人都在慶祝監察司的肅清和蘇長歌的歸來,連裴縣令和宋天柏都加入了進去。

蘇長歌靜靜坐在縣衙大院的石桌邊,輕輕抿了一口茶水。

他並未掉以輕心。

現在解決的,隻是臨安城的監察司。

而臨安城,不過是餘火郡眾多城池中的一座。

接下來要做的,便是清洗餘火郡中的天上王朝之人,再劍指天上王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