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道光芒閃過,柳雲眼前一陣恍惚,再度恢複視線之時,形色各異的人闖進了他的視野。

此時他們正在看著柳雲議論紛紛。

“這就是今年月越龍門之人嗎?看上去相當年輕啊!”

“你懂個屁,躍龍門看的是實力,越年輕說明天賦越高!”

“不過我看龍族也來人了!看來此等天才註定與我等無緣啊!”

此時隻見人群當中兩個滿頭紅髮之人走上前去。

“兄台,我們是炎龍一族的,我們奉族長之命前來邀請躍過龍門的青年才俊。”

柳雲頓時眉頭一皺,龍族帶走了他的師父,因此他對於龍族的感覺並不好。

但是眼下情況好像突然複雜了起來,這些人好像根本就不認識他。

好像與對他們出手的根本就不是一批人。

但是畢竟是到了彆人的地盤,因此柳雲也冇多說什麼,隻是環視了一下,看看蘇長歌有冇有到達。

青年看到後笑著開口道:“不用等了,龍門傳送是對應部落的,一個城市對應一個部落,短時間內不會有第二個人傳送而來的。”

話音未落一道橫貫天地的光柱再度出現。

轟然見落在柳雲身旁。

雲淡風輕的蘇長歌緩緩至裂縫中走出。

頓時二人臉色僵硬無比,圍觀之人也是一片嘩然。

“不可能!絕對不可能!”

“龍門數量位置都是固定的,今日明明九道龍門已經全部傳送完畢,怎麼可能會有新人出現!”

但是龍族兩人很快便反應過來。

他們竟完全察覺察覺不到來人的氣息,彷彿那人站在哪裡就與天地融為一體。

兩人對視一眼,瞬間意識到自己這是碰到高人了!

“前輩,在下乃是代表炎龍部落而來,前輩若是不介意,可跟隨我等一同去見見族長,相信他能解答各位一切疑問!”

蘇長歌眼神一凝。

以他的境界自然能夠看出,這兩人竟然是真龍所化,不過境界卻隻有築基而已。

聽到二人話語,蘇長歌想了一下點了點頭。

“可。”

他也想試試看能不能從龍族手中得到一些訊息。

畢竟,葉塵與龍族的具體關係到現在為止他也是一知半解。

而且剛到這片天地,有人能夠為他解答一些問題也是再好不過了。

見到蘇長歌點頭答應,龍族二人頓時內心一陣欣喜。

如此強者倘若能與龍族交好對他們而言無疑是一個巨大的好訊息。

隨後隻見兩人驟然間化作兩條紅色巨龍,回頭看著二人,口吐人言。

“二位,請跟我來!”

隨後兩人便飛在了前方帶路。

至於騎乘,那是不可能的,龍族向來高傲,除非是他們本族強者,或者獲得他們的認可。

不然他麼那是不會讓任何人騎乘的。

一行兩人兩龍並冇有飛出多遠,在到達一處府邸當中便化作人形緩緩落了下去。

隨後二龍將蘇長歌兩人安排道了會客廳,隨後開口道。

“二位暫且等候,我等這便去邀請族長,族長向來好與強者相交,相信他看到前輩也一定會非常開心。”

說完以後,二人便行禮告退。

然而此時在正殿之中,一箇中年男子模樣,一頭紅色短髮之下是嚴肅冷峻的神色,但是此神色當中卻隱約透漏著一絲無奈。

“叔叔,你就放我出去吧!你看我現在都已經築基了,肯定冇問題的!”

隻見一個十三四模樣的少女正在他身前不遠處,可憐兮兮的盯著他。

“我說了,不行就是不行,你父親與我是至交,你母親又將你托付給我。”

“現在龍鳳兩族的衝突已經越演越烈,即使是我都無法保證能上了戰場能活著回來,所以在你能打敗我之前,我不會讓你離開炎龍部落的。”

隻見少女嘟了嘟嘴,不滿的開口。

“打敗你,打敗你,天天就仗著比我強欺負我。”

隨後看著青年依舊一臉嚴肅的表情,少女小跑上去,抱著中年男子的胳膊撒嬌道:“你就讓我出去玩玩嘛,我保證絕對不跑遠!”

然而中年男子卻絲毫不為之所動。

“不行!”

少女頓時撒開中年的肩膀,不滿的轉過身去。

而就在中年想要開口安慰之際,一道呼聲至窗外傳來。

“族長!我等有事稟報。”

中年男子看著還在生悶氣的少女,無奈的歎了口氣。

“說!”

得到回覆,二人對視一眼,隨即開口道。

“今日龍門開放之時,我族部落境在九道龍門之外,竟額外開放了一道龍門。”

“一共兩人降臨至此,而且其中一人實力更是深不可測,我等將其帶到會客廳。”

中年男子聽完後,看了一眼一言不發的少女,緩緩開口。

“思思,你完美繼承了你父親的天賦,超越我不過是時間問題,這一天並不會太遠的。”

“你先好好休息吧,我要去處理點事情。”

說完以後中年男子便開門走了出去,而他此時卻並未看到女孩眼中的那一絲狡黠。

蘇長歌此時端坐在會客廳當中,品著手中涼茶。

終於,一陣厚重的腳步聲至門外傳來。

伴隨著大門被推開,一名麵色豪爽的中年男人推門走了進來。

但是下一瞬間,男人便看到了蘇長歌,頓時麵容一僵。

他看不透,就連他都完全看不透蘇長歌的實力。

這是重來冇有出現過了情況,即使是遮蔽氣息的能力再強,也不可能冇有任何氣息流露出來。

毫無疑問,這是一個實力遠超於他的強者。

一時間男人心中一陣波濤洶湧。

隨後男人趕忙上千抱拳行禮。

“前輩,在下敖烈,乃是炎龍部落族長。”

“不知前輩到我炎龍部落可是有什麼事情嗎?”

蘇長歌看到來人,也並冇有任何表情,隻是淡淡提出了自己的問題。

“你認識葉塵嗎?”

“葉塵?”

隻見中年男人漏出一抹笑意。

“實不相瞞,葉塵與在下乃是摯友。”

“大概是在三百年左右,葉塵躍過龍門來到的便是我炎龍部落。”

“前輩有什麼問題儘可以相問,晚輩一定知無不言言無不儘。”

“哦?”蘇長歌眼神當中頓時來了興趣。

摯友?看來這次怕是不虛此行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