炎龍部落,議事廳。

此時,蘇長歌,敖烈,葉思思,以及柳雲齊聚在此。

看著坐在主位之上的蘇長歌敖烈終於不在隱瞞,將先前隱藏的資訊儘數說出。

葉塵當時在炎龍部落與他確實為至交好友,不過與他們一起的還有一人,便是葉思思的母親,敖靈韻。

三人小隊當時也是名聲鵲起。

但是在不久之後,葉塵有些厭惡了這漫無止境,毫無目的的征戰。

他想了結這一切,龍鳳兩族為何不能和諧共處。

而在三人之後的調查中接觸到了事情的真相。

原來早在三千年之前,天淵當中並不是這般戰亂。

但是隨著兩族的發展,在某一刻他們發現原來這片天地當中的靈氣竟是無根之源。

每一個修士的誕生都會占據一部分靈氣,每一個修士失去生命靈氣便迴歸天地。

更重要的是總量上卻在一直緩慢減少。

而在發現這一點以後,兩族的爭鬥便不可避免的爆發了。

龍鳳之爭就此拉開序幕,這一打便是三千年。

而三人在得知這一切之後,毅然決然的便一同離開了前線,前往了龍族聖地,聖山。

三人實力當時便已經不容小噓,尤其是葉塵,一手天罰靈劍決,以築基修為,逆境對抗金丹。

很快三人便吸引了高層的注意。

原來高層當中也一直在想辦法解決靈氣問題,但是卻始終不得門路。

而引起他們注意的便是天罰靈劍決。

他們注意到葉塵每次施展天罰靈劍決之時,那股天罰之勢並不屬於這方天地。

他們敏銳的發現了這一點之後,便大膽與與鳳族進行了商談。

雙方可謂是一拍即合,畢竟留給它們的時間已經不多了。

而在接下來的一段時間,龍鳳兩族幾乎掏空了全族的家底。

葉塵集祖龍祖鳳之精血,掌控龍鳳兩族之秘寶,以天罰靈劍決溝通下位麵,終於是將引靈氣入天淵。

兩族也終於迎來了一陣和平發展的時間,也就是這一段時間葉塵與敖靈韻走到了一起。

但是好景不長,葉塵忽然間提出要返回下位麵一次,而當時葉塵的修為已經抵達金丹巔峰。

況且其妻女還在這方天地之中,眾人自然冇有理由阻擋。

但是在不久後葉塵身負重傷而歸,而在其修養完成之後便再度啟程返回下位麵。

而這一次卻出了意外,由於不明原因葉塵徹底失蹤。

而伴隨著葉塵的失蹤,龍族一直嘗試著看看葉塵留下來的道統當中是否有人能夠溝通另一方世界。

但是卻始終以失敗告終,龍鳳兩族在和平了數十年之後也終於再度陷入了征戰之中。

而敖烈也再次迴歸到了炎龍部落。

而在這其中有一個關鍵詞卻吸引了蘇長歌的注意。

秘寶!

他隱隱有些猜到這個秘寶是什麼了。

大道之靈!

除此之外恐怕再也冇有其他的東西能夠助葉塵連通兩方世界了。

而之所以給予葉塵祖龍祖風之精血,恐怕也隻是為了能夠讓他使用這所謂的秘寶了吧。

蘇長歌沉思之間,隻聽敖烈再度開口道:“關於葉塵兄失蹤的事情,我想思思的母親應該會知道的更多一點。”

“她這些年一直在追查這個事情。”

而一旁的柳雲在敖烈講完之後終於忍不住內心的疑惑。

“那淩雲宗呢?他們的目的是什麼,為什麼要劫走我師父?”

敖烈深吸了一口氣方纔再度開口。

“淩雲宗是在葉塵兄失蹤後纔出現的一股勢力。他們也發現了天淵正在慢慢走向末法時代。”

“因此他們自稱來自上位麵,能夠帶領我等脫離天淵,不過代價是讓我們臣服與他們。”

“不過他們實力確實不弱,再加上又隱藏在暗中,很是難纏。”

“我感覺葉塵兄的失蹤怕是跟他們脫不了乾係。”

“不過就算如此,隨著時間的推移現在龍族當中依舊有一部分人已經傾向於他們了。”

“而且他們很有可能便是在龍族聖地的某個長老的隱藏之下。”

“劫走你師父恐怕最大的目的還是天罰靈劍決!”

話音落下,敖烈緩緩看了一眼蘇長歌苦笑著開口。

“不過說實話,眼下祖龍祖鳳的精血儲備已經消耗殆儘,即使是再度出現一個能夠溝通上位麵的人,恐怕也已經無法掌控龍鳳秘寶。”

“更彆提引靈氣進入天淵了!”

蘇長歌自深思當中回過神來,聽到此言,臉上的表情冇有任何波動。

“根本不用那麼麻煩。”

話音落下,隻見蘇長歌伸出一根手指,點在麵前的空間之上,同時手指緩緩下滑。

隻見議事廳中央空地之上,一道黑色的裂縫緩緩浮現,並且隨著蘇長歌的手指下滑緩緩擴張開來。

刹那間,一時間濃鬱的靈氣彷彿雲霧一般,充滿了整個客廳。

眾人彷彿身處仙境一般。

敖烈一雙眼睛瞪得宛如銅鈴一般巨大,結結巴巴的開口。

“這是……這是真武大陸的靈氣!?”

對於這一幕他並不陌生,葉塵當初吸引下位麵靈氣也是這副光景。

但是不借外力,伸手一指便直接連通兩方世界,這等仙人之偉力依舊讓他震撼不已。

而葉思思與柳雲兩人也是如遭雷轟一般,呆愣在原地。

聽完敖烈所講他們自然也清楚,下位麵靈氣對於他們而言意味著什麼。

那可是能夠拯救天淵的力量!

儘管眼前這道裂縫有些狹小,但是這明顯不過是前輩的順手之為罷了。

敖烈回過神來,內心之中的欣喜瞬間瀰漫整個心頭。

“如果能夠憑藉秘寶穩定住這一道裂縫,恐怕今後天淵將在也不會為靈氣發愁。”

“我龍族或許有救了!”

隻見敖烈激動的開口:“不知仙人能否隨晚輩一同前往聖地。”

隨後他馬上意識到自己有些莽撞,連忙找補道:“葉思思的母親現在就在聖地當中,她應該知曉葉塵兄失蹤的具體原因。”

“而且柳雲的師父很可能也在聖地當中。”

蘇長歌輕輕點了點頭,便應了下來。

無論是葉塵的訊息,還是那可能存在的‘大道之靈’。

他的確也需要前往一趟所謂的龍族聖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