然而此時,蘇長歌卻緩緩走到了有些癡瘋的二長老身前。

“你可知道葉塵的下落?”

聞言,那二長老猛然間愣在原地,好似想起來什麼,癡傻的眼神當中竟出現了一絲羨慕之色。

“葉塵!葉塵!”

“哈哈哈,那葉塵早就被淩雲宗送往了上位麵!”

“回不來的!他回不來的!”

“龍族已經完了,天淵也完了!”

蘇長歌冷冷的看了一眼二長老而不再多說什麼了。

敖天成看到這一幕,輕歎了一聲。緩緩開口道:“壓下去吧!”

話音落下,一旁待命的兩名護衛頓時走上前去,將二長老壓了下去。

看著二長老被離去的背影,敖天成再次緩緩歎了口氣。

轉身看向其他幾名長老。

一時間對於如何處置他們也是頗為頭痛。

全部鎮壓至獄山之下?這不太可能!

先不提他們本意也是為龍族謀生,倘若現在將他們全部關壓,那龍族將會在短時間內麵對著無人可用的情況。

一次損失六名金丹即使是對於龍族而言,也絕對是傷筋動骨了。

忽然敖天成想道了什麼,將目光轉向了蘇長歌緩緩開口。

“不是前輩是否成功煉化秘寶?”

對於這一件事,敖天成有著太多的疑惑。

那方天地崩塌之後發生了什麼?前輩肉身去了那裡?秘寶為何隨風消散?

而且最大的也是最重要的疑問,秘寶的煉化究竟完成了冇有。

倘若成功,那麼接下來隻需要與鳳族溝通一下,獲取秘寶之後,龍鳳兩族自然會短暫進入一段和平發展的時間。

他自然也就無需擔心高階戰力損失太大的問題了。

麵對敖天成的疑問,蘇長歌隻是淡淡的看了一眼敖天成卻冇有任何解釋。

隻見蘇長歌身影再度緩緩浮起,手中三尺長劍光芒流轉。

無儘天地之力蜂擁而來。

蘇長歌緩緩開口。

“電!”

瞬息之間,萬裡烏雲密佈,將陽光牢牢隔絕在烏雲之上。

烏雲之中雷電閃爍,響雷陣陣。

“鳳!”

話音落下,無儘風暴頓時憑空而出,在天空中瘋狂湧動。

狂風翻滾之間將那漫天烏雲卷出一個又一個的雷暴漩渦。

恐怖的自然威勢讓眾龍族無一不退避三舍。隻能是降落在地麵之上觀看著這壯闊之景象。

“發生了什麼!”

“言出法隨,天雷滾滾!前輩好恐怖的手段!”

“我等修士真的能夠強大到這一步嗎?”

“……”

但是他們的反應根本無法吸引蘇長歌哪怕一絲注意力。

下一刻,隻見蘇長歌虛空之中一步踏出。

刹那間,天地彷彿靜止了一般,烏雲不在滾動,漩渦不在旋轉,雷霆不在轟鳴。

終於,蘇長歌手中長劍輕輕揮動。

一道弧形劍光自蘇長歌身前浮現,隨後伴隨著一陣陣音爆之聲衝向天空。

“轟!”

伴隨著一聲雷鳴,天地之中再次恢複了流動,一聲聲驚雷之下,在萬眾矚目之下。

那道劍光伴隨著一聲聲“怒吼”突破了雷霆烏雲的封鎖。轟然間斬在天空之中。

“哢嚓!”

“哢嚓!”

在眾目睽睽之下,無儘天空之上,竟是出現了一道巨大的虛空裂縫。

一瞬間,狂暴的天地靈氣至裂縫之中蜂擁而來。

但是,敖天成還來不及高興,卻間那裂縫竟是在以肉眼可見的速度修複。

然而在下一刻,無儘烏雲帶著奔雷與漩渦蜂擁著向那裂縫湧去。

在無數龍族目瞪口呆之下。那無儘雷暴狂風竟是朝著那天空之中的裂縫瘋狂湧入,一時間竟是抵擋住了天地的修複。

伴隨著天空之中的雷暴越來越小,風暴漩渦也逐漸消失。

終於,在蘇長歌召來如此龐大天地靈氣的加持之下,那裂縫終於緩緩穩定了下來。

看著裂縫當中源源不斷的靈氣,蘇長歌滿意的點了點頭。

隨手一揮,天空之中一朵雲彩緩緩飄到裂縫上空將那道裂縫隱藏了下來。

做完這一切蘇長歌才緩緩落到了地麵之上。

“嘶!”

聖山之下,無數圍觀的龍族眾人,紛紛倒吸一口涼氣,頭皮發麻。

敖天成,敖烈等人感受著天空中那依舊在源源不斷傳來的靈氣,心中亦是震驚不已。

“一劍開天地?”

“嘶!前輩當真是劍仙下世不成?”

“而且……”

敖天成與敖烈,敖靈韻三人對視一眼,均是看到的對方眼神當中的狂喜。

“靈氣通道!”

三人一同發出一聲驚呼。

靈氣通道穩定下來了!這個困擾了他們龍源三千餘年的問題就這麼輕鬆的解決了?!

一時間三人除了狂喜,還有著一絲絲的不可置信。

看著從天空中落下的蘇長歌,三人趕忙走了上去。

敖靈韻一臉急切的開口。

“前輩如今已經得知葉塵下落,不知接下……”

不等敖靈韻說完,一旁的敖天成卻是上前打斷了她的問話。

“此處人多眼雜,前輩倘若不介意,不如去大殿之中詳談?”

蘇長歌點了點頭便任憑敖天成在前帶路。

敖靈韻被打斷之後也意識道自己確是有些魯莽。

但是,據事關葉塵,她無論如何都做不到如平日那般冷靜。

在看到蘇長歌冇有任何怪罪的意向後,連忙跟上了幾人的步伐。

……

鳳族議事大殿之內。

淩雲宗長老厲宏盛神色威嚴的端坐在主位之上。

而在下方依次落座的纔是鳳族之人。

但是鳳族之人此時肉眼可見的神色有些低沉

厲宏盛掃視一週緩緩開口。

“諸位不必如此低沉,待諸位隨我等一同上界,到那時諸位永遠都不需在為生存擔憂。”

“而且上位麵天地靈氣雄厚,大道強橫,諸位甚至能夠再上一重天,此乃大喜之事。”

話音落下,淩雲宗眾人紛紛迎合。

“長老說的對,諸位都是金丹修士,在進一步便是元嬰。”

“宗門當中修為決定地位。”

“到那時在宗門之中即使是我等見了也都得喊一聲師叔!”

聽到這裡,鳳族之人臉色方纔有所好轉。

確實如他們所說,加入淩雲宗對於他們未必不是一件好事。

最起碼他們終於可以擺脫這破敗不堪的天淵了。

但是下一瞬間,厲宏盛身下座椅轟然崩塌。

一股強橫的氣勢,猛然間充斥著整個大殿。

“該死!是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