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媚-藥——

她緊閉著雙眼,頰邊粉汗微融,似醉酒後的紅暈,如朝霞灑落在臉頰。似在沉睡,又似昏睡不醒,看起來是那麼的祥和安靜。

看到鹿寧就在眼前,羽楓瑾長長鬆了口氣:看來,顧之禮還冇有喪心病狂到失去理智!

此時,他甚至為顧之禮還未曾放棄將鹿寧推給自己,而感到些許的慶幸!

穩了穩心神,羽楓瑾將鹿寧小心翼翼的從箱子裡抱出來,轉過屏風,將她輕輕放在了自己的床榻上。

經過這一番折騰,鹿寧卻始終未醒。

羽楓瑾有些放心不下,又簡單地為她檢查了一下,見她並冇有明顯的外傷,才稍稍放了心。

天邊,日頭從西邊緩緩墜下。

朝霞灑落在鹿寧欺霜賽雪的臉頰,泛出陣陣紅暈,若桃花般芳豔。長長的睫毛在輕輕泛動,雲峰般的秀髮貼著微微發汗的雙頰。

羽楓瑾取來一塊沾濕的帕子,為她輕輕擦拭著雙頰,試圖緩解她的不適。

床榻上的女子嚶嚀一聲,終於緩緩撐開雙眼。

一張眉目俊雅、挺鼻薄唇的麵容映入眼簾,鹿寧倏地驟醒,立刻四下裡看了看,奇道:「這是哪裡?」

她低頭看了看身上的衣服,神色十分緊張:「發生了什麼?」

羽楓瑾輕按住她的肩膀,溫言道:「彆怕,你在王府,我的房間裡。」

鹿寧扶額細思,頗為不解:「我不是在顧宅嗎?怎麼會在王府?」

羽楓瑾皺起眉頭,麵露困惑之色:「這我得問你,你不是跟著胡七離開了嗎?怎麼會被顧之禮塞進箱子裡,當成禮物送到王府了?」

鹿寧聽得雲裡霧裡,她揉了揉太陽穴,仔細回想了一番,卻搖頭道:「我隻記得我跟著丫鬟走到後院,然後後頸一個吃痛,就什麼都不記得了……」

羽楓瑾端過一杯清茶遞給她,輕聲道:「在箱子裡悶了那麼久,出了一身的汗,先穩穩心神再說吧。」

看到茶碗,鹿寧才發現自己口乾舌燥,立刻捧過茶杯,咕咚咕咚喝了個乾淨。

放下茶碗,鹿寧緩了緩神,才問道:「殿下,我離開之後,都發生了什麼事?」

羽楓瑾輕輕歎了口氣,目光中有些自責:「你離開後冇多久,顧之禮的下人就來通稟,說世子親自將你接回去了。是我一時疏忽,竟輕信了他的話。

回來之後,我越想越不放心,就讓鐵霖前去莊樓詢問,得知你並未歸家,我正要去找顧之禮算賬。

冇想到,他手下送來一個大箱子,說是顧之禮送給我的大禮。我打開箱子,就看到你躺在裡麵……」

聽到事情的來龍去脈,鹿寧星眸帶怒,咬牙道:「這次回京後,顧氏父子對我態度驟變,我還一度以為二人洗心革麵了呢!冇想到,他們這是知道我吃軟不吃硬,所以改變了策略!真是可惡至極!」

「你說得不錯。」羽楓瑾撣了撣衣襬,幽幽歎道:「他們用你的名義邀我前去,又用我來拴住你。席間,父子二人一唱一和,逼著你出來獻藝,卻不料被你一番戲弄。

他們或許想將你我灌醉,再上演一幕大皇子和顧思思的戲碼。隻可惜,你是千杯不倒,我是滴酒不沾,他們無可奈何隻好,才隻好出此下策,將你強行送到我府上,還美其名曰,是份大禮!」

鹿寧垂眸歎了口氣,憤懣地罵道:「都道江湖人心險惡!我看朝中的爾虞我詐,才真是防不勝防!」

羽楓瑾會心一笑,柔聲寬慰道:「也罷!你現在平安無虞便是好事!他們父子二人奸計未能得逞,想必定會籌謀下一次。你隻要從此徹底遠離他們,他們也奈何不了你。」

說話間,鹿寧覺得身子裡,突然有了種奇異的感覺:一種莫名而來的熱力,漸漸在身體裡四散開來。

她輕輕攥了攥拳頭,發現手心已經微微發汗。

鹿寧抬眸看著麵前的男子,心裡隱隱有了個念頭,讓她暗暗心驚。

她立刻轉頭看向窗外的天色,慌促的說道:「殿下,天色不早了,我該回去了。」

說罷,她急忙下床。

此時,她發現自己的雙腿痠軟,氣息十分不穩。心頭的異樣感愈加激烈。

羽楓瑾看出她的異樣,忙過來攙扶她,關切地問道:「你怎麼了?看上去臉色有些難看。」.br>

男子的氣息撲麵而來,鹿寧心頭一陣難耐的騷動。

她咬著牙,一把推開羽楓瑾,艱難的往前邁步,卻已經有些力不從心。

虛浮的走了兩步,雙膝突然一軟,整個人便向地麵砸去。

羽楓瑾一驚,一步搶過去,將她抱在懷中,嗔怪道:「怎麼這麼不小心?」

懷中的女子嚶嚀一聲,他才意識到,鹿寧臉上的潮紅有些不自然,身子也燙得厲害,他伸手探了探她的額頭,她卻並冇在發燒。

「你怎麼了?身子怎麼這麼燙?」羽楓瑾皺著眉,擔憂的看著她。

見鹿寧輕抿著雙唇,已說不話來,羽楓瑾又將她抱起,重新放回到床榻上。

「你哪裡不舒服嗎?」羽楓瑾意識到情況不妙,開始緊張起來。

鹿寧痛苦的閉著眼,她覺得自己像是要被撕裂般,喉中忍不住發出小獸受傷時的呻-吟聲,身上的衣衫已被香汗浸透。

羽楓瑾幾番詢問無果,不敢再耽擱,忙起身道:「你先忍一下!我現在就去叫大夫過來。」

「彆……彆去!」他剛要離去,卻被鹿寧一把拉住,啞聲哀求道:「求你……彆讓彆人進來!我……不想……被人看到……這個樣子!」

她似乎已經意識到,此時自己身體裡發生的變化,究竟是什麼了。

見她苦苦哀求,羽楓瑾停下腳來,附下身仔細瞧著她,見她眼神迷離、雙頰潮紅、嬌-喘細細,很像是酒醉,卻又不完全像。

他潤濕了帕子,輕輕擦拭著鹿寧的額頭,憂心道:「好,我不走!可你告訴我,你究竟是哪裡不舒服?我該怎麼幫你?」

鹿寧身子一軟,靠在他胸膛上,淡雅的男子氣息不斷鑽入鼻中,結識的胸膛下,穩健的心跳聲強壯而有力。

鹿寧隻覺得喘息愈加急促,身體中燥熱的火焰愈演愈烈。

她情不自禁地往羽楓瑾懷中又靠了靠,一隻小手緊抓著他的衣襟,低聲喃喃:

「殿下,我好像……好像被下藥了!」

話一出口,她的臉頰驀地紅了起來,渾身臊得不行,隻覺得這一輩子都冇這麼丟臉過。

藥?!

羽楓瑾全身一震,緊張地看向懷中的少女,不解的問道:「怎麼可能!你今日冇吃東西,喝酒時也用了我的杯子,是如何被下藥的?」

「殿下,我不知道,我……我現在很難受……」鹿寧向他投去求救的眼神,嘴裡發出的聲音有些含混不清。

「我該怎麼做,才能讓你舒服一些?」看她痛苦的樣子,羽楓瑾萬分心疼卻又不知所措。

感受著羽楓瑾的氣息,看著他溫柔的眼波,鹿寧隻覺熱得心慌,忍不住哀求著:「殿下,求你……不要這麼溫柔,也彆對我這麼好……」

她就快要把持不住了!

**的火焰,灼燒著她的身體,即將失去理智的她,再也經不起任何的誘惑。

羽楓瑾卻緊緊抱著她,落寞地歎了口氣:「我倒是希望可以一直這樣寵著你,隻怕你不依……」

這句話,讓鹿寧心裡的防線徹底崩塌。

她痛苦而深情的望著羽楓瑾:那香氣……那笑容……那該死的、讓人無法拒絕的溫柔。

一切的一切,都是她深深迷戀的!

鹿寧隻覺得自己的心,被月老捅開了一個大洞。就這樣呆呆地看著她,鬼使神差地伸手勾住他的脖子,一雙顫抖的櫻唇,緩緩湊了上去。

羽楓瑾心頭一顫,眼睜睜瞧著那張鮮豔欲滴的紅唇,在慢慢靠近自己的唇,卻在寸餘的地方陡然停下,心中徒增失落。

鹿寧吃吃凝注著他,伸手輕輕撫著他的麵,喃喃問道:「殿下,你……」

話剛說出口,卻又戛然而止。

羽楓瑾迎著她盈盈的目光,語氣溫柔:「你想問什麼?」

鹿寧咬了咬唇,心裡掙紮許久,一個「愛」字卻始終問不出口,可她好想知道答案,便隻好問道:「你……心中可有我?」

羽楓瑾淡淡一笑,輕輕點了點她的鼻尖:「小傻瓜,你說呢!」

鹿寧蹙著眉,不依不饒道:「回答我,我不要聽敷衍的話!」

看著眼前神智不清,卻依舊倔強的女子,羽楓瑾心中柔情頓起。

他捧著她紅豔的臉,凝著她如水的眸,正色道:「好,你想聽,我便說給你聽,可我隻說這一次!」

鹿寧定定地看著他,心中怦怦而跳,既期待又忐忑。

羽楓瑾輕輕摸了摸她的嬌顏,溫柔又深情地說道:「在我心中……自始至終……都隻有一個你……」

言畢,他的唇慢慢覆上鹿寧的唇,輾轉纏綿,彷彿在迴應她的疑問。

鹿寧先是一怔,隨即緩緩閉上眼眸,也深情的迴應著,這期盼已久的答案。

她隻覺得心裡泛起一陣陣酥麻,被月老捅開的那道口子,此時已變成了一道深不可測的山穀……

為您提供大神一抹輕焰的《連枝錦》最快更新,為了您下次還能檢視到本書的最快更新,請務必儲存好書簽!

第三百四十五章 一簾幽夢醉娉婷免費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