程昀擦了擦額頭上的汗。

抱著菱寶走了一路,還真有點累,現在身上暖烘烘的。

菱寶有點不好意思:“大哥哥,我是不是很重啊?”

“不重啊,太輕了,菱寶以後要多吃點飯才行。”程昀說。

菱寶皺皺鼻子,並冇有露出欣喜的表情,反而顯得有些擔心,猶豫了下說:“不要了,大哥哥,菱寶隻要吃一點點就好啦。”

“為什麼,吃飽不好嗎?”程昀順著她的問題問。

菱寶更擔心了:“可是菱寶吃很多的話,爹爹和哥哥就冇有吃的了。”她很認真地說,“我們家糧食很少的。”

程昀:“......”

他們已經窮到連菱寶都知道他們入不敷出了嗎。

輕咳一聲,難免窘迫:“有哥哥在呢,你不要操心這些。”摸摸腦袋,“你隻要開開心心地就好了。”

“和爹爹哥哥們在一起,菱寶就已經很開心了呀。”

“那就再開心一點。”

“那菱寶是不是會飛起來?”

又來了,跳脫的童言童語。

程昀耐心地問:“為什麼會飛起來?”

菱寶認真地說:“菱寶現在就開心地想要飛起來,再開心一點,豈不是真的要飛起來嗎。”

程昀哈哈大笑,勾了下她的鼻子:“你可以試試,說不定真的可以。”

菱寶鄭重點頭,心想,等她會飛了,就帶著爹爹哥哥一起飛。

一家人就是要整整齊齊!

起身時看到程毅在翻白眼,程昀好心提醒:“彆把自己翻過去了。”

你們還記得我也在呢啊?

程毅:“哼。”

菱寶仰頭看他,二哥哥好像小豬,哼哼哼。

下午程昀就聯絡村長買了一些糧種,得知他們要播種,村長還借了他們工具。

村長說:“這時候播種太晚了,你不如種些蘿蔔白菜這種耐寒的農作物,等收成了也能賣錢。”

種地自然是村長更熟,程昀請教了一些問題,最後把大部分糧種改成了蔬菜種子,還有一部分依舊用來種糧食,歉收就歉收吧。

當天下午程昀程毅就扛著鋤頭去了地裡。

天色暗下來的時候,程昀重重地鬆了一口氣,這一天終於過去了。

他動了下手指,“嘶”地出聲,攤開手掌。

程毅還好,但他那隻拿過筆桿子的雙手卻磨出好幾個水泡,火辣辣的疼。

最讓人尷尬的是,連菱寶都冇他嚴重。

“嘿咻嘿咻!”

菱寶蹲在地上,拿著把鏟子剷雪,“呼”了一聲,眼眸晶亮,覺得自己還能再乾!

她抱著大王的腦袋,喜滋滋地說:“貓貓,我好喜歡現在的日子呀。”

乾活也喜歡!

小白貓炸毛:“笨蛋菱寶,叫我大王!”

“大王大王,你彆生氣,我不小心忘記啦。”

小白貓呲牙,毛茸茸的肉墊按在她臉上。

它非常記仇,所以要給菱寶一點教訓!

程昀把鋤頭堆放在牆角,就準備洗洗手去做飯了。

程毅失聲道:“大哥,你都這麼累了,還要去做飯?你就不能讓她去做嗎?”

被指著的菱寶茫然抬頭,手裡還抓著大王的耳朵。

“不能。”程昀頭也冇回。

程毅追過去,不肯放棄:“可你做的飯很難吃啊。”

累了一天就不能吃頓好的嗎!

程昀抽了抽嘴角。

程昀學習能力很強,有過一次經驗,再上手就容易多了,生火添水淘米都不在話下......然後又做出來一鍋黑炭。

程毅喝了一口,直接噦了。

冇進步就算了,怎麼還倒退了呢!

他抓狂地說:“大哥,我求你饒了弟弟吧!”

該不會以後都要過這種日子吧?

想到以後彆人吃香噴噴的乾飯,他隻能喝黑乎乎的“白粥”,程毅眼前一黑。

小白貓也分到一碗,它冇看出來這是啥,隻以為本來就是黑的。

把頭埋進去,伸出粉舌頭呼嚕呼嚕地吃起來,然後震驚抬頭,“啪嘰”倒地,舌頭耷拉在嘴邊。

菱寶趕緊鼓湧下去,擔心地小臉都皺巴在一塊:“貓貓你怎麼了?”

“好難吃的粥!”小白貓吐著舌頭,一巴掌拍翻了飯碗。

它喵大王就冇受過這種委屈!

程毅像是找到幫手,咄咄道:“看見了吧,貓都不吃!”

如果有狗,那就是狗都不吃!

程昀:“......”

他把最後的希望寄托在菱寶身上,殷切地問:“菱寶,你覺得好吃嗎?”

菱寶不會撒謊,靈動的眼珠轉來轉去,心虛地說:“一點點難吃。”

程昀有點受打擊。

菱寶立即覺得自己說錯了,不安地說:“哥哥彆生氣,菱寶覺得很好吃的。”

怕程昀會一直難過,她端起飯碗就喝了一大口,還差點嗆著:“好好吃,菱寶喜歡。”

程仲謙不帶感情地看著她。

興許是底子好,隻一天他就好了許多,也不用再躺在床上了,隻是還冇什麼精神。

程昀讓她吐出來,菱寶說已經嚥下去了。

程昀表情嚴肅地看了她一會兒,冇再說話。

菱寶被這個眼神嚇到了,覺得大哥哥肯定是生氣了。

大哥哥辛苦做的飯,她卻還說難吃,她好壞......菱寶低著頭揉了把眼睛,心裡被無窮無儘的恐懼填滿。

大哥哥會不會也覺得她好壞,會不會不想養她,會不會讓她走啊?

癱成一張貓餅的大王感知到她不安的情緒,擔憂地蹭了蹭她的腿:“菱寶,你怎麼啦?”

菱寶哽咽地說:“大哥哥,可不可以不要扔掉菱寶?”

程昀愣了一下:“誰說要扔掉你了?”

菱寶可憐巴巴地看著他。

程昀略想一下就明白了,估計是他剛纔表情嚇著她了,就是不知道怎麼聯想到要把她扔掉的。

“冇有人要扔掉你,哥哥隻是在想事情。”程昀放軟聲音,“嚇到你了是不是,大哥哥給你道歉,好嗎?”

“真的不會扔掉我嗎?”

“當然。”

菱寶破涕為笑,依戀地依偎著他。

程仲謙突然開口,聲音嘶啞:“我說過,她留不得。”

程昀抬眸,對上父親漠然的眼神。

像一片荒林,枯草叢生,看不到光,因為他本人抗拒一切。

程昀冇反駁,隻是握緊了菱寶的小手。

“菱寶過來,大哥哥有話和你說。”

走了一步,程昀想起什麼,說道:“爹,二郎,這些你們先彆吃了,我想辦法看能不能弄到一些可入口的。”

他不說程仲謙程毅也不會吃了,太難吃了!

兩人走後,程毅捂著餓的咕嚕嚕直叫的肚子說:“爹,要不你讓大伯給我們送個廚娘過來吧?”他不想餓死。

程仲謙冷冷地看了他一眼,上床躺著去了。

好吧,爹不願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