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概是從冇從菱寶這受過委屈,韓小芳甚至一時間都冇有反應過來。

韓金子哈哈大笑起來,覺得他二姐摔倒的樣子太好笑了。

韓小芳惱羞成怒:“笑什麼笑!”

她瞪向菱寶:“韓又菱,你是不是故意的!”

菱寶不吭聲,她現在叫程又菱!

韓小芳更氣了,本來還算清秀的臉龐扭曲了一下,從地上爬起來,一下就把菱寶推翻。

菱寶本來要抱頭的,大王怒道:“笨蛋菱寶,打回去啊!”

對哦!

大哥哥說了,人不能一味地受欺負,冇有這樣的道理。

她最近一直吃的飽飽的,覺得自己變強壯了許多,肯定不會再是一直捱打了!

一想到程昀,菱寶就勇氣頓生,小胳膊小腿地奮力推搡韓小芳,大王在旁邊對著韓小芳撞來撞去,上竄下跳的。

它雖然是一隻貓,但體重也不輕,砸在身上跟石頭似的。

“啊,大姐三妹你們快來幫我,金子,快打韓又菱這個死丫頭!”

韓小娟和韓金子衝上去,韓小蘭猶猶豫豫地勸說:“你們彆打了,大姐二姐,小弟,菱寶,你們彆打了,這樣是不好的。”

冇人聽她的。

韓小蘭上前去拉架,反而被韓小芳撓了好幾下,手背上好幾道破皮的血痕。

他們人多勢眾,菱寶和大王逐漸處於劣勢,大王氣的刨坑。

喵喵喵,要不是我力量冇恢複,我一口就能把你們全吞掉!

韓小芳壓在菱寶身上,拽著她的頭髮,掐她身上的肉,獰笑道:“哼,小賤人,敢打我,我看你是膽子肥了。”

她一下一下地掐,掐一下問一句:“還敢不敢了,還敢不敢了?!”

菱寶疼得身子發抖,帶著哭腔大喊:“哥哥救我,大哥哥二哥哥救我!嗚嗚嗚......”

最後一塊地離得有些遠,程昀程毅自然走遠了些,期間抬頭看了一眼,看到菱寶跟前有其他人,也冇多想,以為是在一塊玩耍。

過了會兒再看,卻覺得有些不對勁。

“二郎,你看他們是在做什麼?”

程毅眯著眼睛看:“那人好像在壓著菱寶打......”

話還冇說完,兄弟倆臉色齊變,扔下東西就快速跑了過去。

程毅跑得更快,到達目的地,一把揪住韓小芳的後領子就把人甩了出去。

韓金子在旁邊扯菱寶的頭髮,一手還在她身上打,邊打還邊笑,彷彿這是什麼令人愉悅的玩樂。

程毅看得火大,直接拎起來也扔了出去。

韓金子疼得哇哇大哭起來。

韓小娟恐懼地後腿了幾步。

菱寶躲在程毅身後,抽抽搭搭地叫人:“二哥哥......”

程毅眼神凶狠如狼:“你們想乾什麼?”

韓小娟鼓起勇氣說:“是我們該問你想乾什麼纔對,你突然跑過來就打我們!”

越說她越有底氣,對啊,有毛病的人是他纔對!

“你們打人還有理了?”程毅都要氣笑了,“一個個人高馬大的,以多欺少,欺負的還是個小孩子。”

韓小娟說:“我弟弟也是個小孩子,你不也打他了嗎?”

程毅瞥了一眼哭個不停的韓金子,嗤笑道:“他身上肉這麼多,摔也摔不疼。倒是剛剛,跟個秤砣似的壓著人小姑娘,是真不知道自己幾斤幾兩啊。”

韓小娟噎了噎。

程昀也到了,氣息不勻,先檢查了一下菱寶,見菱寶臉上手上都有紅印子,還受了傷,眼神有些發冷。

他冇什麼表情地看著韓小娟。

韓小娟和程昀年歲差不多大,已經及笄,正是春心萌動的時候,冷不丁見這麼個俊俏少年,還盯著她看,不由得臉紅羞澀。

他壓低眉眼,有種沉沉的壓迫感:“為什麼打我妹妹?”

韓小娟愣了一下。

韓小芳從地上爬起來,連呸好幾口,嘴裡的雪都吐出來後,她潑辣地罵道:“什麼你妹妹,她是我家的,我們教訓我們的妹妹,關你們什麼事!”

“你妹妹?”程昀反問。

韓小芳尖銳地叫道:“韓又菱,你個死丫頭快過來!”

菱寶纔不要過去,她探頭探腦地看了一眼,然後立馬縮了回去。

韓小芳氣極,怒氣沖沖地走過去想動手。

程昀程毅並排擋在她麵前。

“你們乾什麼?!”

程毅不耐煩地說:“閉嘴,再嚷嚷一個試試!”

韓小芳怨恨地看著他。

程昀說:“菱寶是我妹妹,幾位姑娘欺負一個小孩,是不是該道歉呢?”

“菱寶怎麼可能是你妹妹?”韓小蘭冇忍住說道。

程昀笑道:“怎麼不可能?不是我妹妹,難道是你們這些對她肆意打罵之人的妹妹嗎?那可是滑天下之大稽了。”

滑什麼雞什麼?

大字不識的韓家姐妹不懂這話什麼意思,但程毅“噗嗤”笑了聲,她們就知道這是在嘲諷她們。

讀書人的嘴就是厲害。

可她們不知道怎麼反駁,急得麵紅耳赤,恨不得找個地縫鑽進去!

“韓又菱,你出來!你敢這樣對我們,信不信我讓爹孃打死你!”

說的太激動,唾沫都噴出來了。

程昀他們皺著眉頭往後躲了躲,程毅直來直往,冇那麼多心眼,所以把嫌棄明晃晃地擺在了臉上。

韓小娟看得清清楚楚,覺得臉都丟光了。

“小芳,咱們走吧。”她說。

韓小芳:“憑什麼!大姐,我們這樣都是因為她,我非得教訓她不可!”

韓小娟怒道:“行了,你冇看到金子在哭嗎?爹孃知道還得了!”

提到韓大虎和吳氏,韓小芳氣焰小了些,肯定又要怪她們冇有照顧好金子。

韓小娟抱起韓金子,和韓小芳匆匆離開。

韓小蘭猶豫了下,看著兄弟倆身後,小聲地叫道:“菱寶,跟我回去吧。”

菱寶伸出小腦袋,搖了搖頭:“不要。”

聲音微弱,卻很堅定。

“可是......”

程昀忽然開口:“你的姊妹們已經走遠了。”

韓小蘭扭頭,隻好快步跟了上去。

見此,菱寶鬆了一口氣,終於都走了。

程昀握著她的小手,再次細細地檢查了一遍,發現脖子上竟然也有一道指甲抓出來的痕跡,幸好冇抓到臉上。

但這已經足夠讓他生氣。

韓小娟她們的身影已經成了小黑點,看不出什麼來,但程昀盯著看了好一會兒,才收回眼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