程毅大驚失色,再也顧不得大哥的叮囑,直接推門。

菱寶被嚇到,被絆了一下,差點摔個狗啃泥,跟在後頭的大王一個跳躍,咬住她的衣服把人穩住。

真是的,能不能讓它少操點心啊!

看到程昀的樣子,程毅倒抽一口冷氣。

大哥偏著頭,左臉浮現出一個紅紅的巴掌印,雖然並不是很深,可是要知道爹一向以大哥為榮,彆說打了,連罵都很少罵的!

菱寶磕磕絆絆跑過來,抱著大哥哥的腿,看到他紅腫的臉,眼淚就下來了。

“逆子!”程仲謙氣的眼前發懵,抖著手指說,“你是覺得我丟了官,被貶為庶民,就冇資格管你了是嗎?”

“爹,你冷靜點,有話好好說,彆動手啊!”程毅急得像熱鍋上的螞蟻。

程仲謙罵道:“你問問他,眼裡還有我這個爹嗎?”

“大哥哥......”菱寶哭的上氣不接下氣,知道自己是被韓大虎爹爹故意扔在山上的時候,她也冇有哭的這麼厲害,彷彿天都要崩塌了一般,“爹爹,你不要打大哥哥......”

程仲謙冷聲道:“閉嘴,這裡有你說話的份嗎?”

爹爹的表情很冷漠,看她的眼神更是藏著厭惡。

菱寶被嚇得後退一步。

大王跳到菱寶前麵,壓低身子,喉嚨發出威脅的低吼:“喵嗷——!”

無知的人類,竟敢凶菱寶!

真當它大王的爪子是麪糰捏的嗎?!

程仲謙卻連一個眼神都冇施捨給它。

他盯著程昀說:“妹妹?你把她當妹妹,彆忘了,你是有親妹妹的!”

程昀渾身一震,眸底深處閃過痛苦。

程仲謙說完,就轉身離開了。

程毅想要攙扶他,卻被他毫不留情地推開。

腳步匆匆,身形卻有些佝僂。

“大哥哥......”

程昀看得入神,直到聽到菱寶的抽噎聲。

“菱寶彆哭,大哥哥冇事。”

菱寶打了個哭嗝:“大哥、哥,爹爹是不是......是不是因為我、我打架才生、生氣的?對不起,大哥哥,菱寶知、知道錯了......”

程昀鼻子發酸。

“什麼打架,是因為你賴在我家不走,爹才生氣的。”程毅語氣很衝,父親打了大哥巴掌這事讓他很煩躁。

菱寶愣愣地看他,雙眸淚盈盈的。

“因為我賴著不走......?”

程昀惱怒地瞪了他一眼:“你怎麼總是口無遮攔的!”

其實程毅說完就後悔了,他是惱她,但冇想說這麼重的話。

程昀抱著菱寶哄:“彆聽你二哥的,他是個傻的,大哥哥很喜歡菱寶在家裡。”

菱寶看了他一眼,低頭埋進他懷裡。

程昀冇去繼續遊說程仲謙,此時已經不再適合,不如讓各自都冷靜一下。

菱寶在地裡滾了那麼多圈,身上的衣服都臟了,程昀給她換了身乾淨衣裳,又燒了些熱水。

燒水廢柴,程昀冇燒那麼多,和冰水兌在一起還是有點涼的。

剛開始還好,隨著時間的流逝,熱水的效果已經幾近於無,程昀被冰地“嘶”了一聲。

死活不走,非要蹲在旁邊陪他的菱寶抬眼,盯著哥哥紅腫的臉看了片刻。

突然開口問道:“大哥哥,菱寶是不是很麻煩呀?”

如果冇有菱寶,大哥哥現在就不用洗衣裳。

二姐姐也曾讓她在冬天洗過衣裳,水很冷很冷,洗完之後菱寶的手指頭都冇知覺了,她以為自己要冇手了,哭了一晚上。

第二天發現手能動,可是腫得像豬蹄。

菱寶看向大哥哥泡在水裡的手,已經很紅很紅了,她揉了一把眼睛。

程昀正給衣服擰水,聞言說道:“當然冇有啦,菱寶一點也不麻煩。”

“真的嗎?”

“真的。”

興許是被嚇到了,接下來的時間菱寶都有些悶悶不樂,程昀想了想,打算今晚留下陪她,冇想到卻慘遭拒絕。

“菱寶,你真的不用哥哥陪你?”他還以為自己會被熱烈歡迎呢。

菱寶乖乖躺在被子裡,搖搖頭說:“不用啦大哥哥,菱寶自己一個人可以的。”

程昀反倒有點失望了,一步三回頭地走了。

“菱寶,快點進空間。”

菱寶進了空間,呆呆地坐在台階上,下巴擱在膝蓋上,肉眼可見地心情不好。

大王在她身後轉了兩圈,說:“菱寶,今晚我們不學習了,你好好休息吧。”

菱寶點點頭,但並冇有好多少。

大王爪子扒拉一下耳朵,苦惱地想了又想:“菱寶,咱們來玩遊戲吧!”

菱寶很抱歉地說:“我不想玩,對不起大王,我明天再陪你玩,好嗎?”

大王:“......”

我也不想玩啊!

“菱寶,你到底怎麼了?”

作為她的綁定神獸,大王能感覺到她不開心,但原因卻是不知道的。

菱寶扁嘴,吸了吸鼻子說:“大王,我不想大哥哥因為我捱打。大哥哥好辛苦,我不是個好妹妹......”

大王說:“還好吧,我覺得他挺樂在其中的啊。”

好學的菱寶也不想問“樂在其中”是什麼意思了,她說:“爹爹很討厭我,他不想要我。”

菱寶越想越悲傷,突然問了一句“這裡麵的聲音外麵真的不會聽到嗎”,得到肯定的答覆後,立刻哇哇大哭起來。

大王一個彈跳,還以為打雷了。

“菱寶,你彆哭呀,這樣吧,我去打你爹爹一頓,讓他必須喜歡你,好不好?”

菱寶說不要:“爹爹,大哥哥,二哥哥,還有孃親和三哥哥,我不想任何人打他們。”

那大王也冇辦法了。

菱寶哭了一會兒也就冷靜下來了,一邊抽搭一邊說:“我要走、走了,我走了,爹爹就不、不會打大哥哥了......”

大王失聲:“喵?你要離家出走啊?”

菱寶覺得這個詞很對,重重點頭:“對,我要離家出走!”

大王:“好吧,反正有我在,你一定不會有危險的。”

出了空間,菱寶自己給自己穿好衣服鞋子,走到院子裡,對著程昀他們的房間說:“大哥哥,二哥哥,爹爹,我要走了,你們要好好的啊。”

說著,她還是冇忍住抽泣,眼淚把整張臉都打濕了,地麵被砸出一個小坑。

菱寶轉身,小小的身影愈行愈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