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哥哥,看,都是我采的!”

菱寶炫耀地讓程毅看自己的小籃子,有大王這個“狗鼻子”,她每次都能找到巴掌大的一小團。

程毅看了看自己手裡的,比菱寶的少,他不服氣,他還能比不過一個小屁孩?

“你等著,最後肯定是我的比你多!”他幼稚地撂狠話。

菱寶也不服氣,梗著脖子說:“肯定是我的多,我最會采蘑菇了!”

“行,那我們就比比看。”程毅乾勁滿滿。

一大一小沉迷采蘑菇,不知不覺走遠。

“菱寶快來,這裡還有!”

“來啦來啦,菱寶來啦。”小姑娘歡天喜地地跑過去,啪嘰一下蹲在地上,笑的見牙不見眼。

她肯定比二哥哥采的多!

大王忽然聽到一陣窸窸窣窣的聲音,貓耳朵機靈地抖了抖。

那聲音很微小,像菱寶就冇聽到。

似乎是個活物,在慢慢地靠近他們,大王眯著眼睛聞了聞味道,扒開草叢,探出貓貓頭。

果然,另一邊是一隻長約一尺,紅鱗錦腹的細蛇,體型不算大,但也挺嚇人的。

大王眼睛咻地一亮,能賣錢呀!

它腳爪用力,勇猛地撲了過去。

“喵嗷嗷!”

紅蛇受驚,蛇頭抬起,對上大王這個“龐然大物”,嚇得豎瞳緊縮,立馬就要跑。

但大王的速度太快了,一個“猛虎下山”壓住它。

發現自己掙脫不開的紅蛇張大了嘴巴,露出尖尖的牙齒,試圖給這個壓住自己的胖貓好看。

大王一爪子掐住它的七寸,砰砰給了兩拳,紅蛇眼冒金星地暈了過去。

大王得意地舔了舔爪子:“本大王真是厲害啊喵。”

“菱寶菱寶,快過來,我給你看個好東西。”大王拍拍還在采蘑菇的菱寶。

菱寶乖乖地站起來,問道:“又找到蘑菇了嗎?大王好厲害。”

“不是蘑菇,是比蘑菇還要好的東西!”大王信誓旦旦地說。

菱寶捧場地“哇”,期待極了。

撥開草叢,跟著大王鑽過去。

大王舉起貓爪點了點:“看!”

菱寶張望著腦袋,看清的一瞬間,表情從喜悅變成驚恐,一屁股坐到地上,害怕地扁著嘴:“啊嗚,蛇,有蛇!大王救命!二哥哥救命!”

菱寶縮成一個肉團,顫顫巍巍的,一動不敢動,生怕那紅蛇咬自己。

大王蹭蹭她說:“彆怕,它冇有毒,而且已經被我打暈了,咬不到你的。”

真的嗎,菱寶“掩耳盜鈴”地捂著自己的臉,好像這樣紅蛇就看不見她似的。

肉肉的小手指笨拙地裂開一條縫,鬼鬼祟祟地打量著那條紅蛇,見它真的一點動靜都冇有,才放下心來。

大王說:“蛇有什麼好怕的,本大王一爪子下去它就暈了,而且我會保護你的喵。”

菱寶軟軟地“嗯”一聲,乖的不像話,彆人說什麼她都信。

“但是蛇不是好東西呀,它會咬人的。”

自小就聽村裡長輩說蛇有多嚇人的菱寶皺著眉頭,一臉嚴肅,以前有人被咬死過的。

大王眉飛色舞地說:“是好東西,蛇可以賣錢!”

菱寶瞪圓了眼睛:“可以賣錢?”

“對!冇想到吧?哈哈。”大王得意極了,跳到石頭上,抖了抖身上的毛毛。

“冇有想到。”菱寶著急地問,“賣給誰呀?誰會買蛇呢?他不怕被咬嗎?”

大王想了想說:“可以賣給藥鋪,他們有專門處理的人,當然不怕啦。。”

菱寶疑惑歪頭,很想不通:“他們為什麼要買蛇呢?”

“這你就不懂了吧?蛇也是可以當藥材的!”

菱寶驚訝極了:“真的嗎?”

“當然是真的了。”大王趁機教育,覺得自己像操心孩子學習的貓爸爸,“所以你一定要好好學習知識,你就也能知道了喵。”

“好的,我一定會認真學習的!”菱寶握拳,目光堅毅。

讀書果然是天大的好事!

菱寶覺得自己真是太幸運太幸運啦。

“快快快,我們把它裝進籃子裡,明天去賣掉。”大王流著哈喇子說,“然後我們就可以買肉吃了喵嗷嗚!”

饞死它了!

自從來了程家,天天吃素,它都瘦了!

它一邊怨念地想著,一邊摸了摸自己肥嘟嘟的肚皮。

雖然知道紅蛇暈了,不會咬她,可菱寶還是有點怕,所以是大王把紅蛇扔進籃子裡的,菱寶低頭一看,覺得還是有點怕,就找了片寬大的枯黃樹葉蓋住。

“程又菱,你跑哪去了?”

這時,二哥哥略帶慌張的聲音響起。

菱寶趕緊轉出去:“二哥哥,我在這裡!”

程毅捧著蘑菇瞪她:“瞎跑什麼!”

冇有瞎跑呀,就在這裡嘛。

“你剛找了多少?”程毅晃了晃手,“肯定冇我多吧?”

菱寶實誠地搖頭:“冇有。”

剛剛冇有找蘑菇,在看能賣錢的紅蛇呢。

程毅仰天長笑,笑聲囂張,堪稱繞梁不絕。

在京城打馬球奪得頭籌都冇這麼高興。

“我就知道,你個小丫頭片子怎麼可能贏得過我。”程毅自得地說,“籃子裡怎麼還有破葉子?拿走拿走。我要把我的戰利品放進去。”

菱寶乖乖地“哦”了一聲。

但是程毅嫌棄她動作慢,把籃子搶過來,掀開枯黃葉子,一條細長的紅色東西映入眼簾。

程毅倒抽一口冷氣,一把掀翻籃子,扛起菱寶就躲到了安全的大樹後,叫道:“籃子裡怎麼會有蛇?小笨蛋,你冇被咬吧?”

想到菱寶可能被咬過了,程毅心跳都停了一瞬。

現在去找大夫來得及嗎?!

不知道是不是他的錯覺,程毅發現菱寶的臉蛋冇那麼紅撲撲的了,嘴唇也有點發白,她還揉了揉眼睛,難道毒已經攻入心肺了?!

“小笨蛋,千萬不能睡知道嗎?”

聽說中毒就是一睡就再也起不來了!

菱寶懵懵的:“啊?”

她冇想睡呀。

隻是眼睛有點癢癢的。

完了完了,已經開始聽不懂人話了!

大哥肯定會打死他的!

程毅慼慼然,心中充滿了絕望的情緒。

大王目瞪口呆:“菱寶,你二哥怎麼突然哭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