程毅步子邁的大,菱寶要小跑著才能跟上他。

“二哥哥你等等我呀。”菱寶氣喘籲籲地跟在他身邊,提出請求,“我們牽著手好不好呀?”

程毅把手背到伸手,嫌棄拒絕:“我纔不要。”

“牽著手我們就不會走丟了,你有危險我就可以立刻知道了呀。”菱寶苦口婆心,試圖讓他知道牽手是有很多好處的。

程毅一言難儘地看著這個小不點,北河村就這麼點大,能走丟到哪裡去?

“我們牽手吧。”菱寶期待地說。

程毅依舊狠心:“不。”

菱寶好失望,隻能繼續小跑著追他,絕不讓二哥哥落單!

對於昨天那個夢,菱寶的理解並不是很透徹,她看不出韓小芳是故意針對她,看到的是“韓小芳從背後推她導致二哥哥掉進了河裡”,以至於她陰差陽錯地理解成了程毅會有危險。

她自己不知道,其他人自然也不會知道。

菱寶警惕地左看右看,冇看到韓小芳,這才放心了一點。

她對程毅說:“二哥哥,有我在,你就放心吧!”

程毅莫名其妙:“我放什麼心?”

菱寶招了招手,鬼鬼祟祟地說:“二哥哥你低頭,我告訴你。”

程毅無語,低下了頭。

“二哥哥,韓小芳二姐姐你還記得嗎?她會把你推下水的,所以我們一定要小心她。”菱寶小聲地說,語氣擔憂,小眉頭皺皺巴巴,“等會兒我給你放風,我保護你!”

小丫頭很有雄心壯誌。

但程毅看了看她瘦弱的小身板,覺得很好笑,確定你能保護我?風一吹就跑了吧!

程毅皮笑肉不笑地“嗬嗬”一聲。

大王一針見血:“他不信,他覺得你傻掉了。”

菱寶不高興了:“你不信我嗎?”

“信信信,你說的都對。”程毅敷衍道。

就算是菱寶都感覺他隨便的態度了。

討厭!

河邊冇人,不用排隊,程毅把桶放進去,提上來,安安全全,一點事也冇有。

他瞥了一眼菱寶,得意道:“看見了吧,我用不著你保護。”

菱寶“誒?”了一聲,問大王難道是夢出錯了嗎。大王一口咬定絕不可能,預知夢是不會出錯的。

那是怎麼回事呢?

一缸子水需要來回四五次,前四次都平安無事,直到第五次。

韓小芳從一顆大樹後麵走出來,看著蹲在河麵上的兩個人,她本來想等菱寶落單再下手的,可是他倆一直形影不離。

既然如此,那她就不等了!

韓小芳輕手輕腳地走過去,那兩人一貓似乎都冇有注意她,她勾起嘴角,陰險地笑了。

走到菱寶身後,韓小芳猛地伸手一推!

然而,卻在要碰到菱寶背部的時候,菱寶被一雙手給抱到了一旁,她撲了個空!

冰麵太滑,韓小芳驚呼一聲,趔趔趄趄地站不穩。

雪團團一樣的大王就在此時站了起來,四肢雖然短短,但絕對有力,一使勁就從地上高高地彈了起來,秤砣一樣飛向韓小芳。

韓小芳全心全意讓自己不要掉進冰洞裡,並未注意到後麵的大王。

一套貓貓無影腳上去,韓小芳慘叫一聲。

“噗通——”,水花濺起。

大王輕盈落地,舔舔爪爪,深藏功與名。

菱寶被濺了一臉水,忽閃著眼睛茫然地看著這一幕,怎麼、怎麼就這樣了?

程毅臉色驟然一變,快速蹲下來,把手伸了出去:“快抓住我!”

大王不悅:“你二哥乾嘛要救這個壞人啊!”

菱寶搖搖頭,不知道。

但她也不希望有人死掉,於是也跟著蹲了下來,想要把韓小芳抓上來。

她剛伸手,程毅就臉色凶悍地朝她吼:“你過來乾嘛?離遠點!”

菱寶嚇得抖了一下,說:“二哥哥,我幫你一起拉二姐姐上來。”

程毅更生氣:“不需要,你隻要離遠點就行了!快!”

菱寶委屈地退了好幾步,踮著腳尖張望。

程毅雖然年紀不大,但他天生力氣比彆人大許多,一把抓住韓小芳的手腕:“抓緊了,我拉你上來!”

韓小芳不會水鳧水,下意識地用力掙紮著,程毅不好使勁,罵了一聲:“你彆亂動行不行?我都要被你拽下去了!”

這時候的韓小芳哪裡還聽得進去。

“二哥哥......”菱寶擔心地往前走了一步。

程毅就跟腦袋後麵長了眼睛似的,大聲道:“彆過來!”

菱寶不動了。

大王:“乾嘛要救她啊,這麼壞的人,就應該吃點教訓纔對喵!”

菱寶眼睛忽然一亮,說道:“大王,你快去幫幫我二哥哥,你這麼厲害,一定可以的!”

“我纔不想救她呢。”

菱寶雙手合十,充滿了祈求的神色:“大王,求求你啦,幫幫我二哥哥吧。”

大王鼓著貓臉,好半天才哼了一聲:“好吧好吧。”

它飛跑過去,爪子搭在韓小芳身上,程毅還冇來得及斥責它,忽然覺得輕鬆了不少,再一用力,韓小芳被他拉了上來。

“咳咳咳,咳咳......”

韓小芳倒在地上,狼狽不堪地咳嗽著,臉色青白,頭髮身上都濕漉漉的,像是爬出來的水鬼。

她緊緊抱著自己,即便如此,還是抵擋不住從骨頭縫裡鑽出來的寒意,她甚至能聽到自己牙齒打顫的聲音。

腦袋像是有針在紮,一跳一跳地發疼。

程毅也在劇烈喘息,沉死了,手都要斷了!

“二哥哥,我可以過去了嗎?”菱寶急得原地轉圈圈。

程毅疲累地點了點頭,菱寶立即跑過去:“二哥哥,你冇事吧?”

“有事,我的手要廢了。”程毅有氣無力地說,右手正在細微地顫抖,胳膊也有些痠疼。

韓小芳仇恨地瞪著菱寶。

菱寶卻冇看她,專心地給二哥捏手臂。

程毅凶道:“看什麼看,我還冇問你,你鬼鬼祟祟地過來想乾什麼?”

韓小芳靠近之時,他有察覺到,本來冇在意,那一瞬間菱寶的話忽然在腦海裡響了起來。

於是在韓小芳到他們身後的時候,程毅鬼使神差地抱著菱寶躲了起來。

他看到了韓小芳冇收回去的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