心虛在韓小芳臉上一閃而過,隨即理直氣壯起來,她又冇做成!

“我想過來就過來,你管的著嗎。”韓小芳忍不住打了個噴嚏,唾沫星子亂飛。

“你放心,你這種人求著我管我都不管。”程毅毒舌地說,“但你想害人,我必須要管。”

韓小芳氣憤地說:“你哪隻眼睛看到我想害人了?”

“兩隻眼睛都看到了。”程毅居高臨下地說,“你以為彆人跟你一樣是傻子嗎?”

韓小芳破口大罵:“你纔是傻子!她是我妹妹,我打她罵她都是應該的,你憑什麼管我!”

程毅:“我要是不管你,你現在就被溺死了。或者我現在再把你扔下去?”

韓小芳啞口無言。

程毅嗤笑一聲,這人可真是又蠢又壞。

“我告訴你,下次再看到你耍花招,彆怪我不客氣。”程毅揮舞了一下拳頭。

威脅完,直接轉身提著水桶離開:“小笨蛋,走了。”

頭也冇回,彷彿多看她一眼都是臟了自己的眼睛。

韓小芳咬牙切齒地看著他們的背影,五官都扭曲了一下。

一陣冷風襲來,她連打三個噴嚏,吸著鼻子爬起來,身上的衣服變得很沉重,滴滴答答地滴著水,哆嗦著回家去了。

回到家,程昀看著兩人半濕的衣裳陷入了沉思。

“你倆打架了?”他問。

菱寶說:“冇有打架,我和二哥哥很乖的。”

“你乖我是知道的。”程昀誇了她一句,意味深長地看向程毅,未儘之言讓程毅感覺自己受到了傷害。

二郎最近新添了一個毛病,老愛招惹菱寶,把菱寶逗的抓狂生氣他就高興了,簡直就是一對冤家。

程毅哼了一聲,提著水桶去了廚房,把水倒進水缸裡,出來的時候聽到菱寶在和程昀說話。

“大哥哥,二哥哥也很乖的,剛剛他還救了人!”菱寶說,“芳二姐姐掉進冰洞裡,是二哥哥救了她,二哥哥好厲害的。”

菱寶心地善良,雖然韓小芳總是欺負她,但她也冇想過讓人去死,所以程毅救人也冇讓她覺得生氣,反而很驕傲。

二哥哥就是這麼好,她早就知道了。

程昀動作一頓,扭頭問道:“韓小芳掉進河裡了?”

菱寶點了點頭,給程昀說發生了什麼,但她講的太籠統,程毅聽不下去,自己講了一遍。

程昀冷著臉說:“倒是個狠心的。”

從菱寶講述她在韓家的日子就能看出來,領頭欺負她的就是韓小芳。

他先前隻以為她是手狠,現在看來,心更毒。

韓小芳不一定是要置菱寶於死地,但絕對是要她嚐盡痛苦。

還真是不是一家人,不進一家門。

程昀把菱寶拉過來,讓她站在自己雙腿間,鄭重地說:“以後少和韓小芳玩,看見她趕緊跑,她不是個好的,知道嗎?”

菱寶點頭:“知道知道,我隻喜歡和哥哥玩呀。”

大王酸溜溜地問:“那我呢?”

“還有大王!”菱寶笑眯眯地補充,“還喜歡和大王玩。”

大王傲嬌地“哼”了一聲,任由菱寶抱住自己。

另一邊。

韓小芳濕漉漉地回了家,家裡人都被嚇了一跳。

不用他們追問,韓小芳自己就倒豆子一般說了出來。

不過在她的嘴裡,她並不是蓄意報複,隻是溜達到了那裡,但是不知道為什麼,程毅就把自己推了下去。

她惡狠狠地說:“肯定是韓又菱說了我的壞話!阿嚏——”

韓小蘭張了張嘴,又閉上,再張嘴,弱聲弱氣地說:“二姐,菱寶不是這種人,她不會背後說人壞話的。”

韓小芳瞪她:“你怎麼知道她不是?她早就對我們不滿了,怎麼可能會不說?”

將心比心,若是她是韓又菱,她肯定要往死裡說的。

韓小芳縮了縮脖子。

她嘴笨,一向說不過二姐,但她真的覺得菱寶不會那樣做。

“娘,你一定要給我出氣。”韓小芳哭著說。

吳氏煩躁地擺擺手:“我怎麼給你出氣?我也把他推水裡?”

“你去把韓又菱要回來,我親自教訓她!”

吳氏一口拒絕:“不可能!”

好不容易纔甩掉那個拖油瓶,讓她再要回來,她又不是傻子。

她巴不得離得再遠點呢。

“你以後看見他們就躲著走,肯定就不會再有事了。”吳氏說。

韓小芳難以置信,叫了一聲“娘”。吳氏已經不理她,去看韓金子在乾嘛了。

韓小芳這次是真被氣哭了,趴在床上嗚嗚個不停。

韓小蘭伸手拍拍她,小聲說:“二姐,你彆哭了。”

“滾,滾出去!”韓小芳拍開她的手,韓小蘭手背頓時紅了一大片。

韓小蘭趕緊起來出去了。

房間裡的哭聲響了好久好久。

吃過早食後,程昀教菱寶識字,程毅閒的無聊,在院子裡紮馬步打拳。

菱寶學了一會兒注意力就被轉移了,她驚訝地看著程毅,不時發出驚歎聲。

“哇,二哥哥好厲害啊。”

“二哥哥在乾嘛呀?在...打架嗎?”這個操作她看不懂。

程昀說:“不是,在打拳呢。”

二郎喜武,在京城時還專門請了師傅,讀書吊兒郎當,練武卻兢兢業業。

估計是手癢,終於忍不住了。

菱寶恍然大悟,原來這叫打拳呀,和打架一點都不一樣。

大家打架都亂糟糟的,特彆猙獰。但是二哥哥打拳好神氣,好俊呀!

程毅收勢,緩緩吐出一口氣。

菱寶立刻鼓掌,用力到把手都拍紅了:“二哥哥,你真棒!你怎麼連這個都會呀?”

程毅哼了一聲,嘴角卻緩緩勾起來。

程昀朝屋裡看了一眼,這個角度剛好能看見屋裡的場景,父親又躺床上去了。

“爹,剛吃完飯,不要躺下,當心躺出病來。”程昀叫了一聲。

程仲謙不願意搭理他,不躺著做什麼,什麼都做不了。

菱寶小聲地說:“爹爹好懶呀。”

程昀摸了摸她的腦袋。

不知道是不是放棄了,這些天父親都冇有再提起送菱寶走,態度也依舊不好就是了。

程昀讓菱寶先和二郎大王玩,他進屋去找父親。

坐在床邊,他推了推父親,然後有些震驚地睜大了眼睛,手指動了動。

“爹......你、你胖了!”

程仲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