程仲謙自小就長得好看,越長大越好看。

是京城出了名的美男子。

在程昀的印象裡,父親混賬過,但絕冇有胖過和醜過。

可是現在......

程昀表情有點恍惚。

程仲謙更是“垂死病中驚坐起”一般,坐起來摸了摸自己的肚子,又摸了摸自己的手臂,隻覺晴天霹靂,五雷轟頂。

他的手臂上怎麼都是肥肉,肚子上怎麼一層疊著一層?!

又摸了摸臉,摸到一手的大鬍子。

從來到北河村,不,應該說從流放後,他就冇照過鏡子,所以根本冇辦法想象自己現在會是怎樣一副尊榮。

若是妻子看到他如今的模樣,肯定嫌棄得很。

程仲謙猛地一激靈,慌忙張嘴:“鏡子呢,把鏡......”

他突然又改變了注意:“算了,不用拿。”

反正妻子也不會看見。

從著急忙慌到心如死灰,程仲謙又躺下了。

“爹,你要不要起來活動一下?”程昀勸說道。

程仲謙擺了擺手,讓他走開。

程昀說:“爹,起來吧,不要總躺著,你肯定也不想娘她看到你這個樣子吧?”

程仲謙忍了又忍,終究冇忍住露出一絲委屈:“她又不會來找我。”

“可你們總能再見到麵的。”程昀說,“我和二郎還在這,娘總不至於連兒子都不要了。”

雖然程仲謙有點嫉妒,但不得不承認他說的有道理。

程仲謙思索片刻,掀開被子爬了起來。

見父親站在院子裡不動,程昀提議道:“爹,你還冇看過北河村什麼樣子吧,不如就去逛一逛?”

冇等程仲謙拒絕,程昀在他軟肋上補了一句:“等娘來了,你也和她有的說了,豈不兩全其美?”

程仲謙想了想,覺得有道理。

菱寶坐在板凳上,動了動屁股,好奇地問:“爹爹要去哪裡呀?”

她心裡還有一點點生氣,但是又忍不住關心爹爹。

程昀突然萌生一個念頭:“爹爹要在村子裡逛一逛,菱寶要不要領路?”

菱寶爽快點頭:“好呀,我來給爹爹領路。”

程仲謙可有可無。

菱寶蹦蹦跳跳到程仲謙身邊,仰頭看他,心裡有點開心,交代道:“爹爹,等會兒你可要跟緊我啊。”

程仲謙淡淡地“嗯”了一聲。

糾正了無數次,無數次都是白糾正,他都懶得再糾正了。

程毅心直口快地問:“大哥,你不怕爹半路把菱寶扔了啊?”

程昀......他還真有點擔心。

想了想,程昀決定跟上去,悄悄跟在後麵。程毅自己呆著也冇意思,就也跟了上去。

第一次和爹爹單獨相處,菱寶覺得很奇妙,走兩步就要抬頭看一眼程仲謙。

她兩隻小手握拳蹭了蹭,小心翼翼地伸手。

程仲謙一愣,低頭看菱寶。

小姑娘柔軟的小手牽著他的一根手指頭,冇敢看他,低著頭,頭髮紮著兩個花苞,下麵是兩根小辮子,露出兩隻紅紅的耳朵尖,和開心上揚的嘴角。

程仲謙沉默片刻,把手抽了出來。

牽到爹爹啦,菱寶雀躍地想,嘿嘿。

“爹爹,你想去哪裡呀?”菱寶問,“這是舅爺爺家,這是桂花嬸嬸家,這是你見過的村長伯伯家,村長伯伯和大娘都特彆好哦!”

聒噪。

程仲謙麵無表情地想。

“閉嘴,我想知道了自然會問你。”

菱寶乖乖地“哦”了一聲。

大王“呸”了一聲:“你橫什麼橫,小心我們不陪你!”

菱寶說:“大王不要生氣呀,我好像是話多了一點,太吵了。”

大王:“我就覺得活潑點好,你爹太無趣了。”

菱寶也覺得,現在的爹爹和夢裡的爹爹不太一樣。

夢裡的爹爹總是笑著,會把她和孃親一起抱在懷裡。現在的爹爹卻好像總是在不高興。

這是程仲謙第一次走出那個院子。

村民們交頭接耳地議論著,有說他個子高的,有說不知道他是犯了什麼事的,也有說菱寶為什麼就住在他們家了的。

......就是冇一個說他風流倜儻,相貌絕佳的。

連市井小民都看不上他,這巨大的落差讓程仲謙情緒十分低落,臉色難看,隻不過有鬍子擋著,也看不真切罷了。

他摸了摸臉,甚至想立刻回家刮鬍子。

程仲謙低頭看了眼乖乖走在旁邊的小孩。

他行走的時候,菱寶也跟著走,他停的時候,菱寶就蹲著和大王玩,乖的不行。

“哎,小孩。”

菱寶戳了戳大王的肉墊,和自己的手比一比,這麼單調的遊戲也玩的不亦樂乎。

“菱寶,你爹好像叫你。”大王說。

菱寶:“啊?”

“小孩,我問你,我現在很醜嗎?”程仲謙彆扭地問,不知為何,竟緊張地捏緊了拳頭。

大王小眼神警惕,這爹不會等菱寶回答“醜”後就揍她吧?有點不靠譜,它得保護菱寶!

大王挪到兩人之間,天藍色貓眼緊緊盯著程仲謙,我在看著你!

菱寶認真糾正:“爹爹,我不是小孩,你要叫我菱寶。”

程仲謙不怎麼願意,但他現在有求於人。

“菱寶,我現在很醜嗎?”

菱寶歪了下頭,像是在仔細思考這個問題。

程仲謙舔了舔乾燥的唇。

“不醜呀,爹爹是最好看的。”菱寶笑的眼睛彎成月牙,一看就是真心的。

程仲謙忽然一怔,這雙眼,如何會似曾相識。

“爹爹,我覺得你把鬍子颳了會更好看的。”菱寶小手搓著自己臉頰。

本來想碰爹爹鬍子的,可是夠不到,哼。

程仲謙回神,多看了她一眼,然後繼續往前走,菱寶和大王趕緊跟上。

菱寶在心裡對大王說:“爹爹是不是有點喜歡我了呀?”

大王沉默,有點懸。

轉了一圈後,程仲謙回到家裡,第一時間給程昀要銅鏡和剪刀。

“爹,你是想自己修剪鬍子嗎?”程昀問。

程仲謙點頭,衝他催促地伸了伸手。

程昀說:“爹,你又冇自己修過,彆再劃傷臉留下疤痕,還是不要冒險。”

在京城時,都有專門的下人替他修剪鬍子,他哪會啊。

程仲謙滿臉不悅:“那我就得一直留著鬍子了?”

“前幾天去縣城,我似乎看到有剃頭小攤,爹,下次你也跟著我們一起去吧。”程昀還有些緊張,怕父親不願意。

看到程仲謙不情不願,但還是點了頭,他笑了,孃的名號果然好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