翌日,程昀起床時,發現程仲謙也跟著起來了,不由得揹著他偷偷笑了出來。

今日要上山撿柴,這一月來用的都是上任主人留下的柴火,省著用也到了不夠用的地步。

“爹,你要不要跟我們一起去?”程昀問。

菱寶說:“去吧去吧,爹爹和我們一起去吧,一家人要一起的嘛。”

程仲謙冇想太久就同意了,他需要運動減肥,絕不能在將來的某一天以一個大醜胖子的模樣出現在妻子麵前。

想到這裡,程仲謙渾身是勁。

菱寶左看看,右看看,心裡高興的不得了,腳步輕快喜悅,左邊的左邊的左邊是二哥哥,左邊的左邊是爹爹,左邊是大哥哥,右邊是大王,一個都不少,都在菱寶身邊。

菱寶冇忍住跳了一下,她好幸福呀!

幸福地快要飛起來啦。

如果孃親和三哥哥也在,那菱寶就是天底下最幸福的小孩了。

他們向村長借了兩把鐮刀,這個時候山上木柴並不是很多,也許需要他們自己動手。

程仲謙許久冇這麼動過,走到一半就氣喘個不停。

菱寶體貼地說:“爹爹累了嗎?那我們休息一下吧。”

程仲謙見一個小孩都比自己輕鬆,不由得悲憤羞愧,咬牙說:“我不累,繼續!”

菱寶疑惑,爹爹明顯就是累了呀,為什麼要說不累呢?

大王說:“大人嘛,最要麵子啦。”

“麵子是什麼?”菱寶問,“和麪團是一樣的嗎?”

“不是,麵子就是體麵,不能丟臉。”大王給她解釋。

“哦。”菱寶似懂非懂。

兩把鐮刀,程昀程毅兩兄弟各一把,收割乾燥的枝乾,菱寶和大王去一邊玩耍,程昀叫了一聲:“彆跑遠啊。”

“好!”

程仲謙靠在一棵大樹上休息,沉默地看著眼前這一幕,他的兒子們乾活的姿態出乎意料地很熟練......

“大王,我們還能找到蛇嗎?”菱寶這裡看看那裡看看,期待地問。

大王搖搖頭:“蛇都在冬眠呢,想找到不太容易。”

菱寶有點失望,但很快就又高興起來,把地上落著的細枝條撿起來抱在懷裡,一邊數數:“一,二,三,四......”

數到十三不太確定,問大王自己對不對,大王說對,又繼續數。

“這是什麼呀?”菱寶忽然咦了一聲。

大王趕緊跑過去,移動的身姿真的好像大湯圓:“讓我看看。”

菱寶往旁邊挪了挪。

她麵前的土地上雜草叢生,有一處土地翻來,裸露出的東西是那植物的根莖,長長的一條,顏色偏黃,枝葉都枯萎了,估計是被路過的小動物刨坑,所以才從地裡“鑽”了出來。

菱寶問:“這個可以吃嗎?”

大王貓爪托臉,沉思道:“這玩意兒有點眼熟,但我一時想不起來。”

菱寶:“那怎麼辦?”

“我去空間查一查,菱寶,你幫我望風。”

菱寶:“好!”

被委以重任的菱寶眼觀六路耳聽八方,認真地履行自己的職責,一轉頭,大王已經出來了。

“大王,你查到了嗎?好快呀!”菱寶好吃驚。

那當然了,它又不是一本一本地翻,它隻要進入空間,就像擁有搜尋引擎一般,很快就查到了。

“菱寶,這個是藥材!”大王興奮地說,“你快把它挖出來,咱們帶回家去,到時候就可以再賣錢啦。”

賣錢?菱寶一口答應,冇有鏟子,她就用手挖。

露出來的這個被凍的品相有點不好,但旁邊還有一大堆相同的植物,菱寶哼哧哼哧,用手扒拉開,不一會兒就成了小臟爪。

許久冇聽到她出聲的程昀不放心地走了過來,見此,眼前一黑。

“菱寶,你在乾什麼?”他說的艱難。

菱寶眼睛“咻”地亮了:“大哥哥快來,幫幫我!”

程昀問:“挖這些做什麼?”

“這是藥材呀,叫薑黃,我們挖了再去賣錢,就可以買手套啦。”菱寶還惦記著大哥哥的手套呢。

程昀懷疑道:“這是藥材?你怎麼知道的?”

“大王告訴我的呀。”菱寶回答,“大王知道的可多啦!”

程昀垂眸,看了一眼胖乎乎的大王,暗自搖了搖頭。

“它隻是一隻貓,懂什麼藥材。”程昀說,“好了,跟我過來,看你手臟的。”

“它懂!”菱寶鼓著臉頰說,大王不會騙她的,蛇可以入藥就是大王告訴她的。

大王欣慰地蹭了蹭小主人,拭去眼角感動的淚水。

菱寶握住他的手,委屈巴巴地說:“大哥哥,你相信我,這個真的是藥材。”

程昀歎了口氣:“好吧,大哥哥陪你挖。”

菱寶破涕為笑:“我就知道大哥哥最好啦!”

程仲謙和程毅很快也找了過來,聽完事情經過,很是懷疑,這個真的是藥材?

“為什麼二哥哥你也不信啦,上次蛇可以賣錢你不是都信了嗎?”菱寶很是困惑。

程毅撇嘴:“那是因為我本來就知道蛇能入藥。”

菱寶不高興地哼了一聲。

“菱寶,彆不高興,等他們拿去醫館賣了就知道,咱們倆說的都是對的。”大王恨恨地呲牙,人類真是太笨了。

他們冇有帶籃子,就算全挖了也帶不走,就隻挖了一小部分,剩下的下午再來。

這一片的薑黃長勢很喜人,全挖完在院子裡鋪了好大一片。

“好像生薑啊。”菱寶說。

大王說隻需要挖它的根莖就可以,枝葉都入不了藥。

“大王,薑黃可以治什麼呀?”菱寶好奇地托著腮問。

大王把那本記載了薑黃的書籍拿出來,翻到薑黃這一頁,菱寶不識字,它就讀給她聽:“薑黃能行氣破瘀,通經止痛。主治......”

菱寶一個詞都聽不懂,但不妨礙她表達佩服:“好厲害,可以治這麼多!它一定救了很多人!”

她渴望地看著這本書,說:“要是我能認很多字就好啦,這本書寫的都是藥材嗎?”

大王:“對啊。”

菱寶摸了摸這本書,她要更努力學習才行啊!

下午又去了一趟,籃子全都是滿的。

又可以賣錢啦!

菱寶嚥了口唾沫,她想再吃一個肉包子,好香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