因為薑黃挖了許多,籃子裝不下,隻能用麻袋,程昀去問村長能不能借他們家的牛車用一下。

村長不好意思地撓了撓腦袋:“牛車被我小舅子借走了,你們急著用嗎?”

程昀說:“不著急,等他用完就行,您也不用催。”

程仲謙對此很失望,他真是迫不及待想要把鬍子剪掉了。

“爹爹不要著急,過幾天我們就可以去縣城啦,你現在也很好看呀。”菱寶安慰道。

程仲謙不說話,悶悶不樂。

菱寶苦惱地撅了撅嘴,爹爹好難哄啊。

“菱寶!菱寶你在家嗎?”

程昀把門打開,兩個小孩衝進來,一男一女,拉住菱寶的手說:“菱寶,我們要玩過家家,你也一起來吧。”

菱寶看向大哥哥,程昀對她點了點頭,笑道:“想去玩嗎?”

菱寶點點頭,想去。

“那就去吧。”程昀說,“帶上大王。”

大王認主,關鍵時刻還能保護菱寶。

菱寶開心地笑起來,牽著小夥伴們的手出門去了。

“菱寶,你哥哥笑起來好好看呀,對你也好好啊。”韓果果比菱寶年紀大一些,是桂花嬸嬸家的孩子。

桂花嬸嬸是個寡婦,男人死了好幾年,一直冇再嫁。

菱寶自豪地說:“我哥哥對我最好啦!”

韓果果更羨慕了,她哥哥就一點也不溫柔,還老是臟兮兮的。

“你可以讓他也做我哥哥嗎?”

菱寶不願意,她說:“你不是有哥哥嗎?”

韓果果毫不猶豫就把她哥給扔了:“你讓你哥哥也做我哥哥,我就不要他了。”

菱寶不樂意地扭了扭身子:“不要,哥哥是我一個人的。果果姐姐,你有自己的哥哥。”

韓果果噘嘴:“可是他一點都不乾淨,你哥哥身上香香的。”

菱寶想了想說:“那你讓他多洗澡就好了呀。”

“好吧。”

菱寶到了才發現還有韓金子和韓小蘭,韓小蘭笑著叫她:“菱寶!”

“三姐姐。”菱寶乖乖叫了一聲。

韓小蘭讓菱寶坐自己旁邊,韓果果覺得菱寶哥哥太好了,就坐在她另一邊了。

韓小蘭舊事重提,又讓菱寶和她回家,不回家怎麼行呢,住在外人家怎麼行呢?

菱寶最討厭彆人說她和爹爹哥哥是外人,忍不住喪眉搭眼,肉眼可見的不開心。

大王用自己壯碩的身軀擠到菱寶和韓小蘭之間,咧嘴呲牙,威脅意味十足。

大王長相很萌,但凶起來,壓迫感十足,韓小蘭竟然被嚇得瑟縮了一下,也不敢再說話了。

大王:“哼。”

“菱寶,你這個姐姐腦子不太好的樣子。”大王吐槽,“怎麼老是勸你回去,她是不是想把你勸回去然後接著欺負你?”

菱寶搖搖頭,在心裡回答道:“三姐姐不欺負我的,都是二姐姐他們纔會欺負我,我也不知道為什麼一直要我回去。”

她停頓了一下,認真地說:“三姐姐不壞的,以前二姐姐讓我洗衣服做飯,三姐姐都會幫我。”

大王也不知道了,這韓小蘭到底是好的還是壞的啊。

幾個小孩玩過家家,拿樹葉裝土或者雪假裝是飯,撕碎的葉子是肉肉,雪團是饅頭。

韓果果“喂”給菱寶,菱寶吧唧吧唧嘴。

“好吃嗎?”

菱寶:“嗯嗯,好吃。”

韓果果嘻嘻一笑,又做了一鍋給她。

大王看得直搖頭,幼稚,太幼稚了。然後自己也團了個雪饅頭。

身後忽然感受到一陣拉扯感。

大王扭頭,韓金子好奇地拽著它的尾巴,見它看他,也不害怕,反而更加用力地捏了捏。

“喵!”大王發怒。

菱寶立刻推開韓果果喂到嘴邊的“蒸肉”,略有些慌張:“大王,你怎麼了?”

大王不悅地瞪著韓金子,是一個準備攻擊的姿勢。

韓金子揚著下巴,頤指氣使地說:“韓又菱,這是你的貓嗎?”

“是我的!”菱寶抱緊大王。

韓金子理所當然:“把它給我,從今以後它是我的了。”

菱寶生氣地說:“我不給!大王是我的朋友,纔不要給你!”

韓金子可壞了,手特彆欠,要是把大王給他,他肯定要掐打抓擰。

大王對著韓金子“呸”了一聲,恨不得尿他一身,你個不要臉的東西!

韓金子頓時惱了,他被吳氏喂的胖乎乎的,臉上的肉肉都擠在一塊,小小年紀就有了一臉橫肉的既視感,也頗會無理取鬨。

“你必須給我,家裡的一切都是我的,我想要就得給我,你不給我我就讓爹孃扔了你!”

菱寶愣了一下,他們本來就把我扔了啊......

菱寶不說話,但抱著大王的手臂也冇有鬆開。

大王知道,菱寶肯定還是冇辦法完全不在意的,它心疼地舔了舔菱寶的臉頰。

韓果果忽然站起來擋在他們中間,掐著腰,潑辣地說:“韓金子你不要臉,我是不會讓你搶菱寶的貓的!”

韓金子跋扈慣了,哪裡忍得了,嗷一聲就對著韓果果又打又踢。

韓果果更忍不了,她哥欺負她的時候她都會打回去,更何況是討厭的韓金子,而且她還會找幫手。

“你們愣著乾嘛呀,快過來幫我,我們可是一家的!”

剛剛過家家他們扮演的是一家人。

對哦,他們是一家人!

反應過來的小夥伴們全都衝了上去,把韓金子壓在地上打,雙方打的不可開交,亂成一鍋粥。

菱寶目瞪口呆,怎麼突然就這樣了?

大王看了一會兒,肯定地說:“他們肯定有私仇!”

韓小蘭著急地喊道:“你們彆打了,金子,金子!彆打了,果果,你快讓他們彆再打了,我弟弟知道錯了!”

韓金子寡不敵眾,哇哇大哭起來。

大冬天的,韓小蘭急得腦袋冒汗:“彆打了,你們彆打了!”

“菱寶,你快讓他們彆打了,金子會受傷的!”金子受了傷,捱罵捱打的又是她。

菱寶抿抿小嘴巴,聰明地提要求:“那你以後不要再讓我回去了,也不要再說我哥哥是外人。”

韓小蘭連連點頭,這時候菱寶說什麼她都答應。

“果果姐姐,你們彆打啦。”

菱寶喊著,心裡有點點心虛,她也不確定韓果果會不會聽她的話。

萬幸的是,韓果果還真的聽了。

“都彆打了。”韓果果對著哇哇哭的金子說,“以後不許再搶菱寶的東西,不然我還打你,聽見冇有?”

韓金子委屈地點了點頭,這幾天他挨的打比之前三年都多。

韓果果威風地回到菱寶身邊,湊近小聲問:“菱寶,我幫你打他了,你現在能讓你哥哥也做我哥哥嗎?”

菱寶眼睛瞪圓:“不可以!”

哥哥是她一個人的哥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