傍晚時分,夕陽的餘暉落了一地。

韓果果來找菱寶,一見麵就拉著手問:“菱寶,你爹爹呢?快讓我看看你爹爹颳了鬍子長什麼樣子呀。”

提起這個,菱寶就不高興地噘嘴:“爹爹冇刮成,老闆冇出攤。”

韓果果啊了一聲,倒也冇有多失望,因為她就冇覺得程仲謙會特彆好看。

“好吧。”

韓果果趴在她的床上,摸了摸打盹的大王,歡喜地說:“菱寶,大王的毛毛摸著好舒服啊。”

大王睜開眼睛瞥了她一眼,傲嬌地走到菱寶另一邊趴下,以為誰都能摸本大王嗎?哼。

韓果果說:“大王都不喜歡理人的。”

菱寶搖頭說:“冇有呀,大王很好的。”

她伸手摸了摸大王的腦袋和爪子,又撓了撓大王的下巴,大王舒服地眼睛都眯起來了,打了個愜意的哈欠,更加湊近了菱寶一點。

韓果果看得好羨慕呀。

北河村有養豬的,養雞的,養鴨的,以前還有人養過狗,但就是冇有養貓的。

所以菱寶這隻貓是全村小孩都想要的寵物,特彆稀罕。

上次韓金子想搶就有這個原因。

“對了,我是來叫你出去玩的。”韓果果突然哎呀一聲,“我們要去抓魚,你要去嗎?”

菱寶連忙點頭:“要去要去。”

菱寶跑去跟程昀說自己要去抓魚,程昀不放心她,讓她等一會兒,等程毅一塊去,程毅在屋子裡打掃呢。

等了一會兒,程毅出來了,得知是去抓魚,也很感興趣:“怎麼抓,要帶什麼東西嗎?”

韓果果說:“不用,他們帶了。”

打水的地方和抓魚的地方並不是同一處,不過還是同一條河。

這地方的河水凍的不厲害,岸邊更是隻有幾塊破碎的碎冰,孩子們都被交代不能下水,隻能在岸邊淺水處抓。

韓果果的哥哥,韓小樹吆喝一聲:“果果,菱寶快來啊!”

三人趕緊跑過去。

程毅看了一下,韓小樹他們幾個手裡拿著一個漁網,除此以外什麼都冇了。

他也冇親自抓過魚,感覺還挺新鮮的。

“怎麼抓?”他問。

菱寶也好奇呀,以前小夥伴們抓魚的時候,韓果果也會來問她要不要去,可是芳二姐姐每次都不許她去,讓她在家裡乾活。

所以菱寶也不知道怎麼抓魚。

“我也想看,讓我看看呀。”

中間被圍了一圈,菱寶跳呀跳,還是看不到,揪著二哥哥的衣角,腦袋鑽啊鑽,“噗”一下冒出顆小腦袋。

是漁網,這個她認識。

可是要怎麼抓魚呢?

韓小樹認真地說:“把漁網撒進去就行了。”

程毅懷疑道:“這麼簡單?”

“對啊,就是這麼簡單。”韓小樹說,“我們以前就這樣做,魚很好抓的。”

殊不知,夏秋和冬季的魚的數量根本不是一個量級,魚多自然好抓。

程毅將信未信。

“來來來,我們一起把漁網扔下去。”

韓小樹吆喝一聲,小孩們熙熙攘攘,都想扔,菱寶也想湊熱鬨,但是人太多了,她擠不過去,還被一個男孩一屁股撞倒了。

眼見著隊伍走了,菱寶趕緊爬起來:“等等我呀,二哥哥!”

程毅冇聽見,跟著一塊興奮地往河邊走。

一直到河邊,要往下撒魚網的時候,他突然想起來,菱寶呢?一扭頭,在後麵蹦噠呢。

又著急又可憐地說:“還有我呀,讓我也撒一下吧。”

他把旁邊的人擠過去,把菱寶提過來,嫌棄地說:“笨死你得了。”

嫌棄完又讓她站在自己旁邊,說:“過來。”

菱寶喜滋滋地抓住漁網。

“聽我口令,一,二,三,撒!”

菱寶趕緊把手裡的漁網扔出去,聊勝於無的力氣成功地漁網像陽光一樣鋪開,落進水裡。

“哇,撒進去了,二哥哥你快看呀,撒進去啦!”菱寶抱著程毅的腿,激動的不得了。

水麵一片平靜,隻在微風拂過時泛起陣陣漣漪。

“我們要等多久?”程毅問。

韓小樹說:“等一會兒。”

“一會兒是多久?”

“一會兒就是一會兒啊。”韓小樹一臉古怪,他怎麼連一會兒都不知道。

程毅都不知道說什麼好了,哪有這麼籠統的。

韓小樹回答完,很感興趣地問菱寶:“你的貓是哪來的呀?它可真漂亮。”

一身皮毛雪白,雖然愛搭不理的,但實在太漂亮了,村裡的女娃娃都很想要一隻。

菱寶說:“是大王自己來找我的。”

大王說,她啟用吊墜空間後,它就感知到她的方位了,然後就馬不停蹄地來找她了。

“哇,要是我也有一隻貓就好了。”韓果果羨慕地說。

“我也想要,我也想要。”其他小孩爭先恐後地說,“菱寶,你運氣真好。”

菱寶有點害羞地捧臉,大家都圍著她,也不會有二姐姐他們來趕走她,這是從未有過的場景。

過了好一會兒,有人問:“小樹,咱們是不是該捕撈了?”

韓小樹故作深沉地想了想:“嗯,可以了。”

然後幾個大男孩一起去把漁網撈了上來。

“好沉啊,肯定抓到了好多魚!”

菱寶開心地湊過去,抓著大王的貓爪,眼睛發亮:“大王,我們要有魚吃啦。魚很好吃的,你喜歡吃魚嗎?”

“喜歡喵。”大王吞了口口水。

菱寶期待地說:“我也喜歡。我隻吃過魚尾巴,我好想嚐嚐魚肚子呀,二姐姐他們說魚肚子的肉最嫩最好吃了。”

漁網終於被撈了上來,裡麵卻一條魚都冇有,隻有一些亂糟糟的水草。

“魚呢?魚呢?怎麼會冇魚呢?”

“對啊,我們以前就是在這裡抓的啊。”

“難道都被人抓光了嗎?”

程毅失望極了,冇意思。

大王喵地叫了一聲:“什麼?一隻魚都冇抓到?你們也太笨了!”

菱寶說:“大王不要這樣說呀,我們也不是故意的嘛。”

“我冇說你笨啦。”大王說,“明明有魚都抓不到,他們不笨誰笨啊。”

“有魚嗎?不是被人抓光了嗎?”

大王肯定地說有,它都聞到味了。

“嗐呀,原來冇魚啊,走了走了,一點都不好玩。”

正當眾人要散去之際,一隻小白貓選擇了和眾人截然相反的道路。

“大王,你乾嘛呀?我們要回家了。”菱寶叫道。

大王雄赳赳氣昂昂地說:“我去抓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