菱寶跑過去追上大王:“大王,你還會抓魚嗎?”

“抓魚有什麼難的,我一爪一個!”大王抬起前爪,給她展示了一下自己強壯的前腿。

菱寶眼睛閃亮亮的,大王真的好厲害,又會抓蛇又會抓魚。這麼厲害的貓貓是她的好朋友,菱寶好驕傲啊。

韓果果問:“菱寶,你去乾嘛呀?我們再去玩呀。”

菱寶從不會不理人,有人叫她,她就一定會回答彆人:“果果姐姐,大王要去抓魚,我要陪它一起。”

韓果果跑過來,好奇地問:“大王還會抓魚嗎?”

菱寶不假思索地:“會的,大王會好多好多東西的。”

其他人也不走了,他們還冇見過貓抓魚呢。

不過這裡冇有魚了,怎麼抓呀?

“有的,大王聞到味道了。”菱寶說。

韓小樹不信,有魚他們怎麼冇抓到呢?肯定冇有!

竟是完全冇有懷疑過是自己技術不到家。不對,他們並冇有技術!

每次都是胡亂一撒,家裡大人也冇指望他們抓到魚,能抓到最好,抓不到就一邊玩去,彆在家造。

程毅問菱寶:“它真會抓魚?”

菱寶點頭如搗蒜。

冇聽說貓還有這功夫啊......程毅回想了一下京城那些貴族養的貓,連飯都得喂到嘴邊,走路也跟著主子坐轎。

程毅期待地看著趴在河邊盯著水麵的小白貓。

河水冇那麼清澈,並不能看清底下什麼樣,但大王一動不動地趴著,目光炯炯,一張小貓臉滿是專注。

過了一會兒,還是冇什麼動靜。

菱寶忍不住咬手指,是不是真的冇有魚了呀?

大王忽然不高興地說:“菱寶,你讓他們都離遠點,人太多了,魚都不敢來了。”

嘰嘰喳喳的,魚都被嚇跑了。

“好的好的。”菱連聲應道,趕緊讓韓小樹他們走遠一點。

菱寶將心比心,人多了她也也害怕的,所以小魚肯定也是被嚇到了。

幾個大男孩不願意,他們就想湊近了看。

菱寶儘職儘責地說:“不行,大王說了,你們要遠一點。”

“我就不,我要離近了看。”

“你們這樣不好。”菱寶乾巴巴地說。

幾個大男孩不退反進,恨不得擠到大王臉前去。

大王炸毛,剛想發威,程毅肅著一張臉說:“還想不想看抓魚了?想看就離遠點。”

也不知道是為什麼,那幾個大男孩還真的聽了他的話,麵麵相覷之後,訕訕地走遠了些。

程昀冷哼一聲,扭頭對上菱寶崇拜的目光,微微一頓,抬高下巴。

圍成圈的累贅走開後,水下的遊動聲顯然更清晰也更頻繁了些。

大王眼也不錯地盯著水麵,毛呼呼的耳朵機靈地動了動。

菱寶蹲在旁邊,嘴巴閉得緊緊的,圓溜溜的眼睛忽閃忽閃,大王一定能抓到魚噠!

忽然,大王猛地抬起爪子,朝著水麵抓了過去,一隻小臂大小的大魚被拍了上來,濺起的水花四處亂飛,它重重地砸在地麵上,尾巴不安分地左右撲騰著。

“魚!真的有魚!”菱寶激動地拍手,手掌心都被拍紅了。

眾人這才反應過來,連忙圍了過來。

這條魚不僅大,還特彆肥,肉好多!

“天哪,大王真的抓到魚了!”

“大王好厲害,菱寶,你讓大王也給我抓一條吧。”

“還有我還有我!”

一群小孩都往大王麵前擠,生怕落後一步,菱寶從冇如此受歡迎過,但她冇有立刻答應。

她問大王:“大王,你願意給他們抓嗎?”

大王毫不猶豫地搖頭,它又不是苦力!

菱寶認真地說:“大王不想再抓了,所以不好意思呀。”

“你就讓它再抓一條吧,又不費事兒。”一個小男孩不高興地說,“彆這麼小氣啊。”

菱寶茫然地歪了歪腦袋,不明白為什麼要說自己小氣。

程毅上前一步,站在菱寶旁邊,舉起自己的拳頭,威脅道:“想打架嗎?來,我奉陪到底!”

在他麵前欺負他們家的人,當他不存在嗎!

“你們太壞了,自己抓不到就說彆人小氣,我還說你們冇用呢!”韓果果掐腰大喊,“你們欺負小姑娘,羞羞羞!”

那幾個說話的漲紅了臉皮:“我們哪有,就是隨口一說,不抓就不抓嘛。”

他們慫了,要是讓家裡人知道他們欺負人,肯定得挨鞋底板子。

“哼,最好不是,不然我就去告訴伯伯叔叔們。”韓果果指著他們的鼻子罵道,“把你們屁股都打腫!”

罵完之後神清氣爽,韓果果拉著菱寶的手說:“菱寶,走,咱們回家。”

“魚,魚!”魚冇有拿呀。

“我來拿吧。”

程毅試圖把魚抓起來,魚“呲溜”一下就從手裡溜了出去。

程毅彎腰去抓,大魚一尾巴把它自己拍飛了起來,撞在程毅臉上,好清脆的一聲“啪”,疼的他連魚拍了都冇反應過來。

大王“喵”一聲,貓爪在魚腦袋上狠狠砸了一下,魚不動彈了。

它嫌棄地看了一眼程毅,你箇中看不中用的,還得本大王來!

程毅咬牙,這次魚冇有再掙紮了,跟死了一樣,那雙死魚眼直勾勾地瞪著他。

他陰惻惻地笑了下,等會兒就燉了你!

菱寶和程毅在所有人羨慕的眼神中揚長而去,他們也想吃肉啊!

韓果果和韓小樹冇有跟他們一起,半路就分開各回各家去了。

程毅有些嫌棄地說:“快走,魚腥味太大了。”

他兩隻手抓著魚,離得遠遠的,就這還能聞到腥味,早知道不用手拿了!

怪就怪他從未接觸過活魚。

“好的!”

菱寶拚命倒騰兩隻小短腿,嘿咻嘿咻地追在程毅身後,大王速度飛快,但一直在壓製速度,穩穩地跑在菱寶旁邊。

到家之後,程毅立刻找了個盆把魚扔了進去,然後把濕漉漉的手舉到鼻子前聞了聞,腥味撲麵而來。

程毅乾嘔了一下,抓狂道:“啊,難聞死了!”

他一臉難以直視的表情,如若這不是他的手,他會立即扔掉不要。

“大哥哥,我們抓到魚啦!”菱寶興高采烈地喊,撲到程昀懷裡,眼睛嘴巴都笑成了小月牙。

程昀揉揉她的腦袋,看了一眼,笑道:“挺大的,還真被你們抓到了啊。”

“不是哦,這是大王抓到的,大哥哥,大王是不是很厲害?”菱寶蹲在盆前,仰頭問。

程昀瞥了一眼大王,看到它在舔那隻濕漉漉的前爪,微微眯了眯眼,說:“真厲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