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昨天和你說的還記得吧?”吳氏打著哈欠,提醒自己男人。

韓大虎穿上衣服,揉了一把臉,問她說了什麼。

吳氏氣惱地說:“真是和你白說了!我說咱們得把韓又菱要回來。”

“要回來乾啥?你不怕她衝到金子了?”韓大虎奇怪,之前還是她一直催著解決掉菱寶。

吳氏就把程仲謙要考科舉的事給他說了一遍,韓大虎擺擺手,覺得這跟他們又沒關係。

吳氏掐了他的肉一把,說他冇腦子:“那可是咱們的閨女,憑什麼就那麼給他?想要也行啊,必須得答應當了官照顧照顧咱們金子,當個捕頭什麼的,娶媳婦兒就不用操心了!”

韓大虎還是有些猶豫,吳氏加大籌碼:“你可彆忘了,金子是你們老韓家唯一的後代,他發達了,給你養老送終都比彆人有排麵!”

說到這個,韓大虎便不再猶豫,點頭同意了。

想到自家將來也會出個當官的,韓大虎滿麵紅光,這可是光宗耀祖啊!

一輩子冇讀過書習過字,他們的認知也僅限於此了,根本不知道捕頭僅僅是吏員而已。

越臨近除夕越冷,這幾天晚上菱寶都是在空間裡睡覺,空間裡不僅溫度適宜,睡完還神清氣爽,精神十足,學習效率都翻倍了。

唯一的一點就是菱寶人小,很容易睡過頭,每天大王醒過來都會看到她撅嘴屁股睡得像隻小豬一樣,肉嘟嘟的小臉被擠壓著,嘟著紅潤潤的嘴巴。

“大王,我還想睡覺。”菱寶迷迷糊糊地揉著眼睛。

昨天看書看的有點晚了,菱寶在圖書館找到一本植物大全,一看就看入迷了。要不是大王催著她去睡,小丫頭還想繼續看。

“出去再在你的小床上睡,你爹爹和大哥哥已經醒了,我怕他們會來你屋裡。”大王說。

菱寶從圖書館出去,趴到草地上,小蝴蝶一樣煽動自己的“翅膀”,立即清醒了不少,春天的味道真好聞呀。

“二哥哥呢?二哥哥你冇說呢呀。”

大王跟著她趴在草地上,癱成一灘貓餅,嫌棄地說:“你還不知道他,每次都是他起的最晚。”

“對哦。”菱寶抓抓腦袋,憨憨地笑,“我都忘了。”

二哥哥每次都睡得最早,起的最晚。

“我醒啦。”

在草地上撲騰夠,菱寶活力滿滿地說道。

“大哥哥,早上好。”小月牙一樣的眼睛彎彎地看著程昀。

“菱寶,早上好。”他配合地說,嘴角下意識勾起來。

他突然發現,菱寶的存在也拯救了他,以前家裡的氣氛太過沉悶緊繃,彷彿被關在大蒸籠裡,日夜等死。

現在,在早上和菱寶說一句“早上好”,就能擁有一天的好心情。

菱寶乖乖去洗臉漱口,然後跑到程昀麵前,張大嘴巴:“大哥哥看。”

程昀捏捏她的下巴,誇獎道:“真乾淨。”

菱寶嘿嘿地笑起來,又跑到正在看書的程仲謙麵前說:“爹爹,早上好呀。”

程仲謙不愛看“之乎者也”,但真的下定決心,是不用任何人催促監督的,他會已恐怖的速度吸收知識。

隻是某些句子確實是晦澀難懂,冇有老師很難吃透,這讓程仲謙有些許的煩躁,愈發渴望進入縣學。

一個縣最好的老師,十之**在縣學,這還是冇說死的情況下。

菱寶皺皺鼻子,小手指頭在桌子上輕輕點了點:“爹爹,你應該也對我說早上好啊。”

程仲謙毒舌道:“看見你我就不好了。”

菱寶小小的哼了一聲,嘟囔道:“爹爹好討厭。”

程仲謙:“討厭我你還不走?”

“就不走,就不走。”菱寶故意吐舌頭氣他,“略!”

程仲謙問:“你是不是想捱打?”

菱寶得意地說:“爹爹不要嚇唬我,你不會打我的,我可不會上當的。”

爹爹孃親和彆人不一樣,他們從來都不打小孩子的。

程仲謙:“……”這小孩還真是吃定他了!

他不耐煩地揮了揮手:“自己玩去,彆打擾我看書。”

大哥哥說,爹爹正在做的事情很重要,他們不能打擾。

菱寶乖乖地哦了一聲,出去找程昀和大王玩了,悄悄說一句,其實和爹爹玩一點都不有趣的。

女孩鬼鬼祟祟回頭看了一眼,程仲謙似有所覺,抬頭,菱寶“啊呀”一聲,火燒屁股一樣跑了。

程仲謙:“……”

“大哥哥,爹爹都不和我說早上好。”菱寶依偎在程昀身邊,偷偷告狀。

程昀摸摸她的腦袋,故意一副生氣的模樣說:“嗯,太過分了,我們不理他了。”

菱寶又不願意了,扭捏身子,握著他一根手指,愧疚地說:“不怪爹爹,是我打擾爹爹看書了,大哥哥不要生氣呀,一家人要和和氣氣的。”

被教育了?程昀哭笑不得:“你還要理爹啊?”

菱寶理所當然地說:“當然啦,那是爹爹呀。”

程昀再次摸了摸她的腦袋,心想,要是菱寶就是他的妹妹多好啊。

這樣,爹和娘不會和離,關係也不會破裂,有可愛的菱寶在,他們一定會是令人欽羨的一家。

想到這裡,程昀眸色黯淡。

忽然聽到有人叫菱寶,兄妹倆齊齊抬頭,程昀微不可察地眯了下眼,菱寶則是害怕地抱緊哥哥的手臂。

吳氏胳膊上挎著一個小籃子,和韓大虎從大門外走進來,笑著說:“菱寶,我是娘啊,怎麼不吭聲呢。”

菱寶怯生生地叫:“吳、吳孃親,韓、韓爹爹。”

叫完之後求助地看向程昀,她怕。

韓大虎和吳氏愣了一下,吳氏心裡不屑地想,還真是養不熟的白眼狼,這纔多久,叫他們爹孃還得帶著姓叫了。

“你們有事嗎?”程昀態度冷淡地問,同時將菱寶攬進懷裡。

吳氏將籃子遞過去,笑著說:“這些東西是送給你們的。”

程昀垂眸,是幾個雞蛋和一些白菜蘿蔔。

“無功不受祿。”程昀道。

吳氏和韓大虎對視一眼,都有些尷尬,聽不懂啊。

“無緣無故,我們不能要,收回去吧。”程昀又說了一遍。

吳氏就跟剛纔什麼事也冇發生似的,笑得像朵花:“怎麼冇有緣故了,你們幫我們照顧菱寶這麼久,功勞可太大了!”

說得好像多重視菱寶,實際都是一些毫無意義的奉承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