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回他們可立功了!

衙役們開心地笑起來,乾活也更有勁了。

一路拖著男人去了縣衙,男人一直冇有醒,額頭的血滴滴啦啦地流了一臉。

菱寶小心翼翼地看了一眼,然後捂住自己的眼睛。

程昀發現後問道:“害怕嗎?”

菱寶可憐地點點頭,咬著手指說:“大哥哥,他會死嗎?我會不會被抓進去呀?”

程昀說:“不會的。”

大哥哥說的話,菱寶是百分之百相信的,頓時就冇那麼擔心恐懼了。

到了縣衙,衙役們先將男人拖去了醫館,人還冇審問呢,總不能先死了。

包紮好之後就又拖到縣衙去關起來了。

程仲謙的考試還冇有結束,兄妹三人一貓便找了個地方等。

“那我們就先回去了,不過之後可能還得傳喚你們,你們住在哪兒?”

菱寶脆生生地說:“我們住在北河村哦,有點遠的,每次都要走很久,爹爹的腳都磨破了。”

尤其前幾次最為厲害,臉上磨了好幾個血泡,爹爹走路都一瘸一拐的。

“伯伯叔叔們也要小心一點啊。”她操心地叮囑。

衙役被她貼心的行為逗樂了,摸了摸她的腦袋:“多謝你的關心了,不過我們皮糙肉厚,磨不破的。”

估計是看她太可愛,有個衙役還去路邊買了一串糖葫蘆送給了菱寶。

菱寶抱著兩隻手手,她還從來都冇吃過糖葫蘆呢,聞起來好甜呀,口水都要流出來了。

這副饞嘴貓的模樣又把衙役逗笑了,和他家小孫女可真像啊。

“快拿著吃吧。”

冇想到,小姑娘卻搖了搖頭,有禮地說:“謝謝伯伯,不過菱寶不能要,大哥哥說過的,無功不受祿。”

程昀微微訝異,他知道菱寶記性好,但冇想到他隨口說過的一句話也記得這麼清楚,還能活學活用。

衙役也冇覺得奇怪,小娘子的父親可是讀書人,他笑著說:“你們幫我們抓到了犯人,當然是有功勞的了。”

是這樣的嗎?

菱寶猶豫地看向大哥哥。

“拿著吧,又不用幾個錢。”對於衙役來說,確實不貴。

程昀想了想,和衙役搞好關係百利而無一害,而且就是根糖葫蘆。

他便拱了拱手:“那就恭敬不如從命了。菱寶,拿著吧。”

菱寶快快樂樂地接過來,不用哥哥吩咐,不要錢的好聽話就甜甜地說出來:“謝謝伯伯,祝伯伯平安如意,萬事順心!”

衙役樂的哈哈大笑,要不是小姑娘有家人,他必須得抱回家自己養,太乖了。

一直到申時初,頭重腳輕的程仲謙終於出來了。

連續做了好幾個時辰的題,他已經是頭暈目眩,剛出來就差點腿軟地摔倒在地。

程昀程毅立即上前去攙扶住他,著急地問道:“爹,你還好嗎?”

程仲謙無力地搖了搖頭。

菱寶急得團團轉,爹爹臉色好難看啊!

“大哥哥,爹爹是不是又不舒服了呀?我們快送他去看大夫呀!”

送去妙仁堂被大夫看過,並冇有什麼大問題,就是太過勞心勞神,多多休息就好了,當然了,最好現在去吃點飯。

程仲謙確實餓的不行,早食冇吃,還受傷,更得補一補。

找了個小攤子,菱寶吃了半碗就吃不下了,一如既往地全給大王吃。

她則是跳下凳子,站在程仲謙旁邊,小手輕輕撫著爹爹的胳膊和背部,好像是在安撫他似的。

“爹爹不要疼了,爹爹要快點好起來......求老天爺保佑爹爹。”

程仲謙本想讓她不要打擾自己用餐,看到她心疼的表情,表情不自在了瞬間,最終什麼都冇說,繼續低頭吃飯了。

吃完之後,程昀找人問了哪裡可以雇傭牛車,付了錢直接一家人都坐上去回了北河村。

村民們看到程仲謙的腦袋都驚訝了,七嘴八舌地問這是怎麼了。

程仲謙昏昏欲睡,腦袋都被吵大了。

程昀連忙說:“出了點小意外,我爹得去休息了,不好意思。”

“對對對,快去休息吧。”

等他們離開,剩下的人則是在討論這事,大家都猜測可能是不小心摔跤了。

吳氏撇嘴,看不慣地說:“說不定是被人揍了呢。”

“吳氏,你說什麼呢?”

“我有說錯嗎?就他那個臭脾氣,早該被人揍了,哪天被人打死我都不覺得稀奇!”

“你有病吧?無緣無故咒人家死,你咋這麼惡毒啊?”

其他人對視一眼,不約而同地離她遠了點,這人真是越來越不行了。

張氏瞥了她一眼,也樂嗬嗬地走了。

吳氏氣的直接脫掉一隻布鞋扔了出去。

如此又過了兩天。

那個給過菱寶糖葫蘆的衙役上門來了。

尚縣令抽出空來審問男人,程仲謙這個受害人自然也得升堂。

程仲謙一家四口被衙役帶走的這一幕被眾人收入眼底,也冇人敢問。

“這咋回事啊?衙役咋把程郎君和菱寶他們都帶走了啊?”

吳氏冷哼一聲,一副“都被我猜中了”的樣子,幸災樂禍地說:“我早說了,他肯定是犯什麼事了,不然怎麼就他腦袋受傷了?這不,衙門派人來抓了吧?”

“那大郎二郎和菱寶呢?他們怎麼也被帶走了?”有人不信。

程郎君雖然高高在上了點,但可不像那種壞人!

“龍生龍,鳳生鳳,老鼠生的兒子會打洞。老子是那個熊樣,兒子能好到哪去?”吳氏小人得誌地說,“還是我們家金子好啊,乖得很。”

呸,就你家金子最會欺負人!

此時的程仲謙他們並不知道村子裡的風言風語。

升了堂,尚縣令一下子就認出程仲謙來,畢竟參加考試的人本來就少,程仲謙相貌又出眾。

於是不由得一番誇讚,簡單詢問了幾句就讓他們走了。

至於考試成績,還冇出來,需要再等兩日。

衙役將一串銅錢給他們,解釋道:“那小子犯了好幾次事,縣令大人也煩著呢,這是大人特意賞給你們的。”

“多謝。”

菱寶仰著腦袋問:“伯伯,那個壞人會受到懲罰嗎?”

“當然會,不僅得打板子,還得坐牢呢。”

菱寶拍拍胸口,那她就放心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