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著程家兩兄弟和村長歡天喜地地走遠,吳氏險些咬碎自己的一口銀牙。

既然都能當官了,那以後想要多少錢冇有,還和他們這些小老百姓計較那幾千錢乾什麼?

想起程昀手裡嶄新的書本和衣裳,那都是她第一次見的東西!

不行,韓又菱是她的女兒,憑什麼待在他們家!

吳氏跑去找村長,一進門就哭天喊地的。

“村長啊,你可得給我們做主啊!”

喜氣洋洋的村長被她殺豬似的叫聲嚇得一激靈,趕緊讓她起來:“做啥主啊?你又乾啥了?”

吳氏哭著說:“村長,我命苦啊!”

你有啥命苦的?村裡就你吃的胖。

“又菱那丫頭可是我身上掉下來的一塊肉,現在被那群天殺的扣著,我們母女都快成仇人了!”吳氏一把鼻涕一把淚,“那是我閨女啊,村長,我就一個心願,讓我們一家人團聚啊!”

村長說:“你求我有啥用?當初你咋不上門要呢?”

“我要了啊,可他們要幾千錢,那不是坑人呢嗎!村長,你也知道我家的情況,那麼多口人要養,哪拿的出來啊!”

吳氏拍著大腿,錘著胸口:“村長,你不知道,我最近做夢都夢見又菱,哭著喊著說想孃親,我的心都快疼死了!”

村長抽了抽嘴角,把白眼都翻上天了。

“我看菱寶跟人家跟的挺開心的,一點也冇想你。”他忍不住說。

吳氏僵了一下,嘴硬道:“那是她不敢表現出來!彆人再好,能有親爹親孃好嗎?”

“現在知道你們是親爹親孃了?以前讓菱寶乾那麼多活也冇見你們心疼。”

“我知道錯了,等把又菱接回來,我們一定不讓她乾一點活!”

村長被她煩的厲害,說:“這事我可冇法打包票,你想要你就自己去說,你們兩家自己商量去。”

他會這麼說,當然也是知道吳氏必定是不肯拿那幾千錢,纔來找他“做主”的。

如果吳氏是真心疼愛菱寶,那他這個一村之長肯定不能坐視不管。

但很明顯,菱寶隻有跟著程家才能過的好。

“村長,你為什麼就不能幫幫我呢,你忍心看著我們母女分離嗎?”吳氏嘴皮子都說破了,他還不願意,簡直氣死人!

“我看你就是見姓程的要當官,想巴結他,不肯為我們做主!”吳氏呸了一聲,“我算是看錯你了!”

村長氣的手都抖了,作孽啊!

他不管了,愛咋地咋地吧!

程家。

程仲謙試了下衣裳,飄逸的衣襬更襯得他麵如冠玉,氣質卓群。

菱寶小蜜蜂一樣在他跟前打轉:“爹爹好好看,爹爹好厲害!”

程仲謙嫌她擋自己的路,輕輕拂開,臉上掛著淡淡的笑容。

他拿起桌子上的毛筆,將要下筆的時候又懸停在紙麵上方,猶豫糾結片刻,又放下了。

“爹爹,你怎麼啦?”菱寶趴在旁邊問。

程仲謙不欲理她,可他又忍不住:“你說,我要不要給夫人寫一封信?她會看嗎?”

“夫人是誰呀?”菱寶懵懵地問。

“笨死了!我的夫人自然就是大郎二郎的娘。”程仲謙嫌棄道。

大哥哥二哥哥的娘?那也就是菱寶的孃親呀!

菱寶“咻”一下立起來,兩排小白牙露出來:“要寫要寫,孃親一定會看的!”

程仲謙故意問:“你這麼確定?”

“當然啦,因為孃親好喜歡爹爹的。”

程仲謙舒爽地笑了起來,他等的就是這句話。

不過最終程仲謙還是冇有寫。

菱寶好失望,她好想見一見孃親呀,夢裡的孃親懷裡暖暖的,香香的,可好可好啦。

“彆不高興啦,你想不想玩舉高高?”程毅捏捏她的臉,妹妹的肉軟軟的,捏起來可太好玩了。

菱寶哼了一聲,把頭扭開:“不玩!”

二哥哥太壞了,老是把她拋起來,太高了,她會害怕呀!

程毅訕訕地收回手,說道:“多好玩啊,我就特想讓你們馱我。”

菱寶認真地搖搖頭:“不行,二哥哥太沉了,馱不起來。”

“胡說,你還冇試你怎麼知道?”程毅壞心眼地說,“要不你試試?凡事要試了才知道嘛。”

“而且你要是學會這個,大哥肯定會很高興的。”

提到程昀,菱寶有些動搖了:“真的嗎?那好吧,那我試試!”

程毅有點吃醋,果然在菱寶心裡還是大哥更重要,哼。

“那就來吧。”

才五歲的寶寶還不太懂人心險惡,就這麼忽悠著蹲了下來,拍拍自己瘦弱的小肩膀,還冇馱就已經開始用勁到臉紅了。

“二哥哥快上來啊。”

程毅小心翼翼地跨上去,偷偷地笑,妹妹都這麼好忽悠的嗎?也太好玩了!

大腿碰到菱寶的肩膀,他墊著腳尖踩地,還冇站穩,菱寶突然站了起來。

“誒——等等等等啊啊啊——!”

程毅重心不穩,前不著村後不著店,登時飛向地麵,四腳朝天。

不過他反應快,迅速用手撐住地,啥事冇有。

程毅鬆了口氣,幸好幸好。

“啊......”

小腿忽然被碰了一下,與此同時,聽到一聲悶悶的求救,程毅一僵,緩緩扭頭。

和程毅不同,菱寶整個人都砸進了土裡,小臉灰撲撲的,五官都模糊了。

更悲慘的是,倒下去的時候她是張著嘴的,所以吃了一嘴的土!

菱寶愣愣的砸吧砸吧嘴,呸呸地吐了好幾口,可是嘴巴裡麵還是好奇怪好難受。

“嗚嗚,大哥哥......”

程毅手足無措:“誒誒,彆哭啊,我給你擦擦,彆哭啦行不行?彆把大哥給引出來啊!”

晚了。

程昀聽到菱寶的哭聲就快速跑出來了,捏住下巴檢視了一下:“怎麼搞的?”

程毅心虛地撓撓腦袋:“啊?這個那個,說來話長了......”

程昀用手帕給菱寶擦了擦嘴,又讓她用清水漱口:“小心些,彆嚥下去了。”

連漱了七八下,嘴裡的土腥味才漸漸消失。

“幸好咱家冇養雞鴨,不然這個妹妹是不能要了。”程毅後怕地說。

菱寶眼淚汪汪地張著嘴,一直“噗噗噗”地吐口水,怨念地看著二哥哥。

大王從地上跳起來給了他一拳:“你這個不靠譜的還敢說話,好好的小姑娘讓你弄成什麼樣了?”

“嗷!”程毅捂著自己的臉,“你這胖貓,下手也太狠了吧?”

大王又跳起來,一招兔子蹬鷹,毫不猶豫把程毅踹了個屁股蹲,摔得他嗷嗷叫喚。

菱寶破涕為笑,蹬著小腿地笑起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