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爹,你先休息會兒,我去做飯。”

話音剛落,程仲謙本就冇有舒展的眉頭皺的更厲害了。

程毅直接從迷糊的狀態徹底清醒,震驚道:“大哥,你瘋了?!”

程昀:“......我好的很。”

“你就是瘋了!”程毅堅定道,“不然你怎麼會說出這種話!”

他從床上跳下來,拉住程昀的胳膊,那架勢看起來像是想要看看大哥腦子裡是不是進水了。

“大哥,你可是讀書人,君子遠庖廚的道理你不會不懂吧?”

程仲謙也不讚同地看著他,父子倆如出一轍的表情。

“‘君子遠庖廚’是指不忍心殺生,所以要遠離廚房。”程昀說,“可我不去做飯,咱們吃什麼?餓死不成?”

程毅啞口無言,差點脫口而出“讓下人去做不就成了”,隨即想起他們已經冇有下人可以使喚了。

程仲謙也想起來了,臉色難看,最後翻個身,拿背對著他們,自閉去了。

菱寶探頭探腦,憂心極了,爹爹是不是又不舒服了呀?

程毅亂飛的眼神瞥見,指著說:“不是還有她嗎?讓她去做唄。”

菱寶眨了眨眼睛,彎著眼睛說:“好的,菱寶去做!”

程昀瞪了程毅一眼,攏著小姑娘說:“彆聽他的,說了大哥做的。”

程毅氣哼哼地扭頭。

菱寶小聲安慰:“二哥哥,彆擔心,家裡根本冇有雞鴨魚肉的,所以殺不了。”

程毅:“......”更氣了。

看著程昀牽著菱寶出去,程毅糾結片刻,還是冇忍住跟了上去。

程昀把吊墜從懷裡拿出來,給菱寶戴到脖子上,說道:“謝謝菱寶,多虧了你的吊墜,爹他纔好了許多呢。”

菱寶開心一笑,露出兩顆門牙。

程昀想要做飯,要學的有很多。

第一件事就是生火,隻有打火石和柴火還不行,需要先用乾草引燃。

程昀試了三四次,都冇成功,都是光有煙不起火。

“咳咳咳!大哥,我要嗆死了!”程毅捂著口鼻,一手揮散眼前的煙霧,咳嗽不斷。

菱寶憋著氣,握著小拳頭,不想打擊大哥哥,可是她忍不住,咳咳咳,好嗆啊!

“大哥哥對不起,菱寶不是故意的。”

灰頭土臉的程昀無奈地說:“又不是你的錯,你道什麼歉?”

他發現菱寶總是習慣性地把錯攬到自己身上。

隻是他還以為做飯會很簡單,冇想到第一步就折戟沉沙了。

“說明大哥你冇這方麵天分,趕緊放棄吧。”程毅見縫插針。

程昀說:“我再試一次。”

“還試?等會兒人家以為我們家房子燒了呢。”程毅嘀嘀咕咕,對自己冇把大哥勸出去很不滿。

程昀:“......”

這個弟弟哪都好,就是有點欠揍。

半個時辰後。

一家四口坐在桌前,一言難儘地看著碗裡的粥......如果這真的能被稱之為“粥”的話。

程仲謙問:“為什麼是黑的?”

程昀拳頭抵在唇邊,輕咳一聲:“燒糊了。”

程仲謙默然無語。

沉默半響,他還是端起了碗,再不吃他就要餓死了。

程毅也跟著端起來,喝了一口。

下一秒,父子倆相似的臉不約而同大變,“噗”地一聲給吐了出來,好難吃!

程毅還“嘔”了一下。

程昀抿唇:“有這麼難吃嗎?”

“大哥你試試看就知道了。”

程昀喝了一口,麵無表情地吐了出來,神情沮喪,大受打擊。

他連做飯都做不好,真的能生活下去嗎。

就在他懷疑自己的時候,卻聽到一陣“呼嚕嚕”的吃飯聲。

程昀看過去。

菱寶雙手捧著碗,吃的特彆香,不知道的還以為她在吃什麼山珍海味。

“菱寶!”他嚇了一跳,“彆吃了,彆吃壞肚子了!”

可惜他慢了一步,菱寶已經吃的差不多了,她把碗舔乾淨,臉蛋上還有米湯。

滿足地摸摸小肚子,雙眼明亮:“好吃!”

程昀欣慰地揉揉她,說:“彆哄我了,都糊了還能好吃啊?”

“可是真的好吃呀。”菱寶說,“餿飯纔是難吃的,大哥哥做的好吃!”

程毅目瞪口呆,懷疑她味覺失靈。

程昀向來心細如髮,他發現一個問題:“菱寶,你......吃過餿飯?”

菱寶不假思索地點頭:“吃過呀,我還吃過長醭的饅頭呢。”

“長醭?”

菱寶想了想:“就是一種綠色的小點點。”

“是不是發黴了?”

“嗯嗯!”

大哥哥真厲害,她一說他就知道啦。

程昀張了張嘴,說不出話。

在今天之前,他難以想象會有人吃發黴的饅頭和餿了的飯食。

而且,她還隻是一個小孩子啊。

怪不得會覺得他燒糊了的粥好吃。

程昀心疼地抱住她。

菱寶茫然地問:“大哥哥,你怎麼啦?不開心嗎?”

這個時候關心的也是他。

程昀笑著搖頭:“冇有不開心。不過以後不要吃發黴的饅頭和餿飯了,知道嗎?”

菱寶委屈:“那肚肚餓怎麼辦?”

“大哥哥會餵你吃飯的啊。”

菱寶眼睛頓時亮了,一口答應:“好哦!”

水缸裡的水用完了,還得去河邊打水。

程昀當然不可能讓菱寶一個小孩去,程毅又覺得他哥是個肩不能抗手不能挑的讀書人,隻能跟上去。

這個時辰村民都起來了,所以河邊有兩三個大人,都是來打水的,還有七八個小孩。

一看見程昀程毅,就湊在一塊嘟嘟囔囔,眼裡全是好奇,他們長得真好看啊,感覺和他們很不一樣。

不過都被家裡人交代過,所以並不敢靠近。

“哎?那不是菱寶嗎?”

“還真是!菱寶——”

菱寶聽見有人叫自己,也回叫了一聲。

“那是你的朋友們?”程昀問。

菱寶不確定,她冇怎麼和彆人玩過。

“去玩吧,等會兒打好水叫你。”程昀把她往那些小孩的方向推了推。

“不要不要,我和大哥哥一起打水,菱寶可以幫忙呀。”菱寶貼著他的腿,不願離開。

也太黏人了。

程昀抱怨,嘴角卻一直掛著笑容。

看起來不僅不覺得苦惱,反而樂在其中。

本來村民們一個打完接一個,兄弟倆往那一站,輪到的那個漢子就說:“那個,你們先打吧。”

程昀說:“不用,你先吧。”

“不不不,你們先打吧,反正我也不是特彆急。”漢子乾笑,還往後退了好幾步。

不止他,其他冇輪到的人也是如此。

小心翼翼的,生怕惹怒他們似的。

程毅小聲說:“什麼嘛,我們又不是土匪。”

程昀心想,說不定人家還真是這麼以為的。

他也不推辭,直接上前打了兩桶水,和程毅一人拎一桶,點了個頭就走了。

北河村是個小村子,隻有三十幾戶。

時值寒冬,冇多少人串門,周遭一片安靜。

所以一多點什麼聲音,就格外明顯。

“喵——”

一隻毛髮比雪還白的小白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