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還愣著乾什麼,趕緊把人拉開啊!”

眾人反應過來,連忙去拉,就連兩個衙役也在拉架,趙桂花還趁機踹了吳氏兩腳。

程昀冷眼旁觀,好像對眼前這滑稽可笑的一幕並不在意,但他的手卻因為憤怒而緊握成拳,手背爆出青筋。

一隻小手忽然碰了碰他的拳頭,力度很輕,程昀卻瞬間回神,調整好麵部表情,扯了扯嘴角:“怕嗎......”

“大哥哥不要難過,菱寶沒關係,一點都不怕。”

明明眼圈都紅了,怎麼可能沒關係。

菱寶彎彎眼睛,輕輕撫摸哥哥的手,溫暖的觸感讓程昀深吸一口氣,眼神堅定。

“行了,都彆打了,再打全都帶走!”衙役大吼一聲。

張氏和吳氏互相瞪了一眼,不甘心地撒開手。

“都冷靜下來,好好說說這事怎麼處理。”何勇軍說。

吳氏說:“我今天必須把我閨女帶走,他們想白得一個閨女,門都冇有!”

程昀脫口而出:“不可能!菱寶絕不會和你回去。”

菱寶深深吸了一口氣,鼓起勇氣說:“對,我不會和你回去的!”

小姑娘純真清澈的眼眸一一看過吳氏和韓大虎,她抿了抿嘴巴,委屈卻又堅定:“你們不是我的家人,全都不是。”

這孩子的心是被傷的多狠啊,連這種話都說出來了。

一時間,眾人都說不出話來。

好幾個像趙桂花這種當了母親的,還抹了抹眼淚。

吳氏想上來抓她,被何勇軍給擋住,警告她再敢動手,就真把她帶走,吳氏才消停了點,就這還是跟看仇人似的瞪著菱寶。

村長陪著笑臉說:“兩位大人,這事還是讓我們自己處理吧。”

何勇軍和另一個衙役對視了一眼,點了點頭。

“不行,你們不能走,你們走了誰給我做主?!”吳氏叫囂著。

村長氣的大叫了一聲韓大虎,韓大虎立即把吳氏給拉住了,羞愧難當地低下了頭,連聲說知道錯了。

村長卻依舊冇給他們好臉色。

一般村子裡有啥事,都是先自己解決,解決不了找村長,村長解決不了再去找裡長,裡長也解決不了纔會鬨到衙門去。

而鬨到衙門就說明這事已經很大了,會被人看笑話的!

丟了這麼大個人,村長能給他們好臉色就怪了!

何勇軍他們走後,村長又讓不相關的人都散了,這才進了程家的屋子裡商議。

剛坐下,程昀就開門見山地表明瞭自己的立場:“我是絕不會讓你們把菱寶帶走的。”

“你......”

程昀直接對村長說:“村長,我說的都是實話,菱寶是我在山腳下撿來的,不是搶的。”

他意有所指地看了一眼韓大虎,說話時難免含著怨氣:“也是她命大,在山上凍了一夜都冇死。”

“我直說了,我不信任他們,他們能扔一次,就能扔兩次,就看著她死一次,就能看著她第二次。”程昀說的艱難。

死......死亡真的太可怕了。

菱寶微微地發著抖,兩隻手緊緊抱著大王暖呼呼的身體,好像又回到了那一天。

身體的溫度和意識在漸漸地消失,好像是冷的,又好像是熱的,她伸出手,想要有人救救自己,可是什麼都冇有。

大王擔心地蹭了蹭她的臉頰。

程昀察覺到菱寶的顫抖,心疼地將她抱進懷裡。

他慶幸自己冇有見到山裡奄奄一息的菱寶,否則真不知道他能不能承受的住。

程毅對他們怒目而視,真恨不得給他們一拳!

“菱寶是我妹妹,我們絕不會給你們,讓你們糟蹋她的!”程毅紅著眼眶說,“你們和儈子手有什麼區彆!”

“憑什麼不給,那是我女兒!”吳氏五官都扭曲了,她早就忘了,還是她催著韓大虎把菱寶扔了。

村長壓著怒氣問:“大虎,你是咋想的?”

韓大虎抬頭看了一眼菱寶,問道:“菱寶,你要不要和爹回去?”

這幾個月來,韓大虎時常想起菱寶,菱寶很懂事很貼心。冇有菱寶,他乾點什麼都冇以前那麼舒心了。

“你回來,爹孃好好對你,行嗎?”

韓大虎想著,再找找那個算命先生,說不定有菱寶和金子能共存的法子呢!

菱寶這個姐姐當的最好,以後有出息了,還能幫襯著點金子。

這麼想著,韓大虎神色越發柔和,覺得自己找到了兩全其美的辦法。

看著以前自己很崇拜的韓大虎爹爹,菱寶卻升不起一點的依賴之情,除了害怕還是害怕。

韓大虎爹爹和爹爹是不一樣的,他的眼睛裡有很多東西,很混亂,像一大團的黑霧。

菱寶在夢裡見過真正喜愛她的眼神是怎麼樣的,她纔不會上當。

她堅定地搖了搖頭:“我不要,我要和爹爹哥哥在一起。”

還有孃親和三哥哥,他們一家人遲早會團聚的。

大王喵喵叫了兩聲,還有我,我也會陪著你的喵。

“聽見了吧?菱寶都不想跟著你們。”村長冇好氣地說,“行了,我做主,以後這事就彆提了。”

“那怎麼行!”

村長猛地一拍桌子,上頭的茶水都震了一下:“怎麼不行?我說句難聽的,你們倆也不差菱寶一個孩子,到底存的什麼心思我就不說了,給你們留點臉!要是再鬨下去,彆怪我請祖宗家法!”

韓大虎和吳氏臉色齊齊變了。

請祖宗家法可是天大的事,一年到頭都請不了幾次,真請了他們一家也冇臉再待下去了,全村的人都會唾棄他們的。

他們終於冇話說了。

村長冷哼了一聲。

程昀這時候突然又開口道:“村長,我還有一個請求。”

村長麵對他的態度就好多了:“啥請求不請求的,有事你就說。”

程昀說:“我想把菱寶的戶籍遷到我家來。”

他要徹底杜絕韓大虎和吳氏的不軌念頭,把菱寶的去留牢牢握在自己手裡。

“不可能!這絕對不可能!”

程昀冷冷地說:“那咱們就對簿公堂!”

“我倒要看看,縣太爺是會站在你們這種痛殺親女的人那麵,還是會站在我們這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