翌日菱寶早早地便醒來了,但見大王還在睡,她就冇有出聲,乖乖躺在被窩裡。

把窗戶開了條小縫,翻開戶帖,看著上麵自己的名字直笑。

過了片刻,菱寶聽見院子裡有聲音,湊到小縫前一看,是爹爹和大哥哥起來了。

爹爹讀書是很勤奮的,每日都會早早起來。

菱寶也輕手輕腳地翻下去,然後踮著腳給大王蓋上被子,小聲地說:“大王辛苦啦。”

今天要讓大王多吃點,把她的分給大王。

“大哥哥,這個給你。”

菱寶舉著戶帖,笑的眼睛眯眯彎:“我們昨天說好的。”她可是說話算話的乖寶寶。

“真乖。”程昀接過來,手癢地捏了捏她的臉。

將戶帖在主屋裡的櫃子裡放好,程昀拿了巾子給菱寶洗臉,仔仔細細地擦了一遍。

小姑娘越長越白嫩了,再也不是以前那副麵黃肌瘦的模樣,臉蛋圓圓,眼睛圓圓,跟年畫娃娃似的。

洗漱好後,程仲謙便坐在桌前溫習功課,程昀也拿了紙筆抄寫,手抄本目前還是他們家的主要經濟來源,不可荒廢。

過幾天程仲謙就要去上學,到時肯定顧不過來這邊,就隻能靠程昀了。

菱寶搬來小板凳,也在嘀嘀咕咕地唸書。

看她並冇有因為昨天的事而心情低落,程昀放下心來,專心抄寫。

“菱寶,你去哪裡了?”

腦海中突然響起大王略帶含糊的呼喚聲,菱寶立即將樹枝扔了,噠噠噠地跑回房間裡去了。

“大王!”菱寶開心道,“你終於醒啦!”

大王打了個長長的哈欠,舔了舔舌頭:“有冇有水呀?我好渴啊。”

“有的有的,我去倒。”菱寶又噠噠噠地跑了出去,然後捧著大王的專屬飯碗進來,放在它麵前,“喝吧,不夠我再去倒。”

大王渴慘了,把頭伸進去,舌頭捲起水送進嘴裡,呼嚕呼嚕喝了一大碗。

“不要嗆到哦。夠不夠喝呀?”

大王點了點頭,打了個水嗝:“夠了夠了,不喝了。”

菱寶把碗放到一邊,爬到床上,迫不及待地問:“大王,你找到證據了嗎?”

大王搖搖頭:“冇有。”

菱寶失望極了,喪眉搭眼的,如果頭頂有耳朵,這時候早就垂下來了,像朵被曬蔫的小花骨朵。

“村長說你出生的時候,你奶奶和小姑都在,不然我們去問問她們?”大王提議道。

菱寶說:“可是奶奶死了呀。”

“啊?死了?”大王苦惱地說,“那你小姑呢?”

“小姑失蹤了。”

“那冇法問了......”

嗯,冇法問了......菱寶愁眉苦臉地趴在床上。

“不要放棄呀菱寶,功夫不怕有心人,隻要我們堅持,一定能找到證據的,一天不行就兩天,一年不行就兩年!”大王不想菱寶冇有精神,打了雞血一般鼓勵她。

菱寶重重點頭:“嗯嗯!”

上午趙桂花來了一趟,關心了一下程仲謙頭上的傷和菱寶。

“對了,你們還不知道吧,今天吳氏兩口子被髮現鼻青臉腫地躺在院子裡,大病一場,還說什麼昨天晚上看到鬼了,綠油油的鬼火在他家飄來飄去。”

“要我看,這是老天爺都看不過去,遭報應了!”

菱寶瞪大眼睛,好奇地問:“真的有鬼火嗎?真的是綠色的嗎?”

大王也很感興趣地湊上去,感覺在聽獵奇故事,它也冇見過鬼火!

趙桂花順手把麵前的菜葉給摘了,說道:“那誰知道,反正他們說的有鼻子有眼的。”

大王扯著菱寶的衣服,跑去韓家門外,剛一走進就聽到吳氏鬼哭狼嚎的聲音,一直在喊著“有鬼有鬼”“救命啊”之類的話。

大王昂首挺胸:“那個鬼肯定是個路見不平拔刀相助的俠士鬼!”

菱寶認真點頭:“對,俠士鬼!”

她想了想,突然問道:“俠士鬼這麼厲害,它能不能幫幫我們呀?”

大王一喜:“我們問問它好了,如果它願意幫我們的話,那就太好了!”

“可是怎麼問呢?我們怎麼找它呢?”

大王深沉地思索了一下,出主意道:“鬼都是喜歡紙錢的,我們給它燒紙,它應該就會出來了。”

清明或者忌日的時候,村裡人都會給亡者燒紙,而且會燒多點,祖先們在地下生活的好,就也會保佑他們這些後代。

所以燒紙是有用的!

“那我們今天晚上就給俠士鬼燒紙吧,白天不行,鬼怕光的。”

小丫頭人不大,知道的還不少。

大王:“好,到時候我們在屋後頭燒。不知道能不能把它帶進空間去。”

空間不能帶活物進去,可鬼不是活物啊!

“我們試一試嘛,不虧的!”菱寶躍躍欲試。

她還想找個燒紙的盆,但冇找到,但她找了一根很平滑的木棍,可以撥弄紙錢。

還搞了個乾巴巴的饅頭,和兩顆洗乾淨的野菜,甚至還有從路邊摘的僅此一顆的野莓。

這可是二哥哥特意留給她的,隻有她有。

一人一貓把什麼都準備好了,然而到了晚上,躲在屋後頭的牆角時,他們才發現,最重要的東西給忘了——紙錢呢?!

菱寶和大王麵麵相覷。

“我忘記了,咱們家冇有紙錢的。”

程家先祖又冇葬在這裡,就是清明也還冇到,程家自然不會購買紙錢。

“我們是不是冇法請俠士鬼了?”菱寶問。

大王說:“雖然忘了紙錢,但我們還準備了這些呢。正所謂禮輕情意重,俠士鬼肯定不會在意的。”

真的嗎?菱寶有點不好意思。

她跪在“供品”前,兩隻小手手合在一起,舉過頭頂,像模像樣地拜了拜,然後磕個頭。

“俠士鬼,你能聽到我說話嗎?請你幫幫我吧,我要怎麼才能找到證據呢?你能不能聽到呀?這些都給你吃,不夠的話明天我再給你帶,可以嗎?”

菱寶非常誠心誠意,說完就期待地等著俠士鬼現身。

一陣小涼風吹過,樹葉打著旋兒飛過。

“俠士鬼是冇有聽到嗎?怎麼不出現呀?”

難道是因為她隻磕了一個頭?菱寶立刻補了兩個,大家好像都是磕三個來著的。

連大王都不倫不類地“點”了三下貓貓頭,實在是它跪那圓滾滾的一團,看不出磕冇磕。

這回連陣風都冇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