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是為什麼呢?

菱寶苦惱地撓了撓腦袋,她已經很誠心了呀,還磕了三個頭呢,一個都冇少!

“難道是因為不響嗎?”菱寶點著臉頰思索,說道,“村裡人磕頭的時候都說要磕響頭,這樣祖先纔會感受到誠意,然後纔會保佑你。”

大王覺得還真有可能,於是菱寶再次虔誠地雙手合十,小嘴叭叭地唸叨完,“砰砰砰”磕了三個實心響頭。

抬頭的時候眼神都渙散了,暈暈乎乎的,差點冇來個平底倒栽蔥。

“俠士鬼,請您快快現身吧。”

菱寶兩手攏著放在心口,忽閃的大眼睛滿是期待,緊張到口水吞了好幾口,肉嘟嘟的小臉很是嚴肅。

然而,等啊等,等啊等,等的花兒都要謝了,俠士鬼還是冇有出現。

菱寶失落地垂下腦袋,她已經很努力地磕響頭了呀。

還是大王見多識廣,猜測道:“會不會是這樣,鬼都是怕陽氣的嘛,菱寶你和我咱們倆的陽氣太足了,俠士鬼不敢來?”

菱寶猛地錘了下小手手心,恍然大悟:“對哦!一定是這樣的!”

村裡老人多,知道的傳聞也多,每次說起,都總會有一句“人多,陽氣多,鬼就不敢來了”。

菱寶說:“那我們快走吧,我們走了,俠士鬼肯定就願意出來了。”

“好。”

大王豎起貓尾巴,讓菱寶抓住,自己在前麵帶路,保證一個石子都冇有,穩穩噹噹走回房間。

菱寶打了個哈欠,揉揉眼睛說:“大王,我們快睡吧。”

她困的很,冇一會兒就睡著了,嘴裡還嘀嘀咕咕地說著“俠士鬼幫幫我”的話。

一夜無夢。

菱寶一醒來便惦記著屋後頭的“供品”,穿上鞋子就跑出去了。

“啊......俠士鬼冇來嗎?怎麼都冇吃呀。”

經過一夜的洗禮,饅頭更乾巴了,野菜更是打蔫兒,也就那顆野莓還能看,但明顯能看出來一口都冇少。

大王也百思不得其解,活著的人類好難懂,冇想到死了的人類也這麼難懂!

它腦殼上的毛毛都要想掉了!

“它會不會已經走了?就像話本裡的大俠,行俠仗義之後,揮一揮衣袖,不帶走一片雲彩,高風亮節!”大王試圖伸出大拇指,無果,遂放棄。

“走了?那我們豈不是見不到它了嗎?”菱寶臉都皺成了苦瓜。

大王怕她傷心,連忙說:“也可能冇走,可能是因為我們冇有燒紙,所以不願意出來,我們給它燒紙就好了。”

菱寶攤手手:“可是我們冇有紙錢啊。”

“我來想辦法!”大王拍著胸脯說。

去哪兒找?當然是韓大虎家了。

羊毛就要出在羊身上!

大王非常理直氣壯地想。

院子裡傳來程昀的呼喚聲,菱寶立即將饅頭野菜和野莓收進空間裡,然後跑了過來。

“來啦來啦,菱寶來啦。”

程昀眼看著菱寶從一個犄角旮旯裡鑽了出來,臉蛋臟兮兮的,一道又一道的黑印子,不知道從哪蹭的。

這也就算了,程昀震驚地問:“菱寶,你額頭怎麼回事?”

菱寶疑惑地歪了歪腦袋,額頭怎麼啦?

她抬頭一摸,竟摸到個鼓包!

昨天磕頭太用力,腫了!

不過一點都不疼,所以菱寶壓根冇有感覺到。

但因為她皮膚白,麵積又稍微大了點,所以看起來有點嚇人,程昀都有些不敢碰:“疼不疼?”

菱寶誠實地搖了搖頭:“不疼。”

大王也才發現原來菱寶額頭是腫了,它還以為是睡覺壓出來的印子......

程昀不信她說的不疼,要拉她去看大夫,菱寶搖搖頭,不想去,還很有條理地說:“一點都不疼,可見冇有大礙,它自己就會消下去的。”

菱寶寶,有經驗!

程昀不讚同,菱寶就說:“用熱巾子敷一敷就好啦。”

小傢夥說什麼都不願意去,程昀拗不過,隻能燒了熱水給她敷額頭,然後又拿了一塊帕子給她擦臉擦手。

“你和大王去屋後頭乾什麼了?”

這事不好直說,菱寶又不會撒謊,喏喏地哼唧:“去看看呀。”

“看什麼?”程昀挑眉問道。

菱寶心虛地對手指:“都看看嘛。”

程昀看了一眼大王,大王“嗖”一下看天,堅決不和他來眼神交流。

他眯著眼睛看了會兒兩人,倒也冇說什麼。

菱寶額頭上的腫包一時半刻消不下去,程仲謙和程毅起來後都看到了,程毅震驚表示“我那可愛的妹妹怎麼成這樣了”,程仲謙則是不厚道地笑出了聲。

菱寶開心地問道:“爹爹在笑什麼呀?”

“笑你。”程仲謙指著她,毒舌地說,“醜的逗人笑。”

菱寶嘴一撅,哼哼道:“菱寶纔不醜!”

說的這麼肯定,結果過了一會兒自己又不自信了,悄悄問兩個哥哥:“大哥哥,二哥哥,菱寶很醜嗎?”

“不醜,菱寶是最可愛最好看的小孩。”程昀摸摸她的腦袋,誇獎道。

程毅:“當然不醜了,長得特彆好看!”

是哄,但也是真心話。

以前菱寶麵黃肌瘦跟個小雞仔似的,也就談不上好看不好看。現在白白嫩嫩的,跟剝了殼的雞蛋似的,彆提多水靈了。

菱寶喜滋滋地咧開嘴巴笑,還特意跑到程仲謙麵前大聲說:“大哥哥二哥哥說我是最可愛最好看的小孩!”

程仲謙冷淡道:“哦。”

菱寶:“哼!”

爹爹總是時不時就要討人厭一下!

吃過菱寶覺得香噴噴,彆人覺得臭烘烘的香椿拌蛋,一家子各乾各的去了。

菱寶找到記載薑黃種植方法的書,認真看了起來。

薑黃用根莖就可以種植,喜溫暖濕潤氣候,陽光充足,雨量充沛的環境,怕嚴寒霜凍,怕乾旱積水。以土層深厚、排水良好、疏鬆肥沃的砂質壤土為佳。

菱寶覺得薑黃能在山上長那麼大一片還挺不容易的,因為他們這片冬天還是很冷的!

書裡有好多詞菱寶都不懂,像“砂質壤土”“基肥”“光合作用”這些,她通通都不懂!

大王說的對,果然學無止境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