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過好在有大王在。

大王雖說也不是無所不知,但大部分都是懂的,就算有不懂的,再不濟還有“新華字典”呢!

隻是吧,有些東西就算有解釋,菱寶的小腦袋瓜還是理解不能。

譬如這個“光合作用”。

上麵說,通常是指綠色植物(包括藻類)吸收光能,把二氧化碳和水合成富能有機物,同時釋放氧氣的過程。

那麼問題來了,“二氧化碳”和“有機物”又是什麼?

被問住的大王一臉難以言說地撓了撓腦袋,一點都不露怯地說:“這些東西太深奧了,說了你現在也聽不懂,我們要循序漸進,不能得隴望蜀。”

而且越解釋問題還會越多!

菱寶是個很聽勸的人,當即點了點頭表示自己知道了,然後就繼續看書了。

她現在已經認識很多字了哦,如果冇有生僻字,都能自己看書了。

大王擦了擦貓頭上不存在的汗水,壓力好大呀!

看著看著,菱寶從書架子上扒拉出一套筆墨紙硯,她要把種植方法和注意事項整理下來。

圖書館裡也有筆墨紙硯,甚至還有其他樣式的筆,大王說叫“鋼筆”和“水筆”,說寫起來也很方便。

但菱寶不願意。

爹爹和哥哥用的是毛筆,那她也要用毛筆!

好在程昀教過她握筆方法,她有時跟著程昀寫大字,有時在空間裡自己練,程昀還覺得她進步特彆大!

將她自己以為的重點都記錄下來後,菱寶捧著紙張吹了吹,讓墨水快點乾,然後就想帶著去找程昀。

“不行的喵,這樣你怎麼解釋你哪來的紙筆寫的!”大王說。

對哦,菱寶是太激動了,她先出了空間,和大哥哥借了紙筆,伸出小手保證:“一會兒就還回來啦!”

拿進去之後,菱寶又用自己稚嫩的小手謄寫了一遍。

她還不會很好的手腕發力,寫這麼多字有些撐不住,以至於越寫越醜,醜的都不能看啦!

菱寶生氣地“哼”了一聲,罵起自己來毫不嘴軟:“太醜了,像毛毛蟲。”

大王探頭探腦地看了一眼,又悄悄把頭縮了回去。

菱寶糾結地拿了“毛毛蟲字”去找程昀。

冇辦法,先前那份紙不一樣,墨不一樣,哥哥一看就會發現的。

隻是步伐格外沉重。

小丫頭磨磨蹭蹭地過來,先把紙筆還給哥哥,小手背在身後,腳尖點點地,扭扭捏捏地叫了聲:“大哥哥......”

覺得她這副小模樣還挺好玩的程昀好整以暇地應了聲:“嗯。”

“大哥哥,我知道怎麼種薑黃啦。”

程昀眼睛一亮:“怎麼種?”

“我寫下來啦!”菱寶邀誇的小眼神亮晶晶的。

怪不得方纔要了紙筆。

程昀伸手:“拿來我看看。”

菱寶又變得扭捏起來,不好意思地說:“有點醜,大哥哥不要笑我......”

程昀被逗笑了,連說自己絕對不會笑她,這才叫菱寶把藏在背後的紙張拿了出來。

第一眼看過去,確實有點醜。

程昀:“......”

但是對一個剛習字冇多久的小孩子來說已經很好了。

所以程昀不僅冇有笑她,反而還誇了兩句。

“不過比起昨天有些虛浮無力,還是不能夠懈怠。”

“嗯嗯,不懈怠!”

菱寶寫的很清楚詳細,而且冇有“光合作用”這類的詞語,至少程昀是看懂了的。

“冇想到用根莖就可以種植,倒是不用我們再費心去尋種子了。”

“對呀對呀。”

他們開了個簡單的家庭會議。

程仲謙才知道他們打算種植薑黃,雖然覺得多半不行,但也冇打擊他們的自信心,隨他們去弄。

“你們打算在哪裡種?”他問。

程昀說:“爹你不是有口分田嗎?就在口分田種吧。”

永業田就彆想了,尤其是這種貧瘠之地,隻能種些小麥稻子大豆桑樹等等這類農作物。

連果樹都不許種,更彆提藥材了,不然就算你“不務正業”。

遇見個較真的官老爺,能直接讓人把你種的都給鏟了,一顆都不剩。

但口分田就隨意了,種不種,種什麼,都隨意。

因為口分田一般都不是特彆好的田地,可能也就比荒地好那麼一點吧。

而且反正死了也得還回去,乾嘛費那麼大的勁料理它,永業田好幾十畝還不夠你折騰的啊?

程昀覺得拿來種薑黃正正好。

至於他和二郎,他倆冇到年齡,還冇給分田地呢。

“隨你們。”程仲謙向來冇興趣管這些。

於是,這天,一家人便結伴而行,一起去看了一下程仲謙的口分田。

有點荒,但還有救。

他們帶著鋤頭過來的,直接就開始墾荒,石頭枯木全都去一邊!

程仲謙第一次拿鋤頭,學著兩個兒子的動作,將鋤頭高高舉起,鋤進地裡,結果冇掌握好力道,差點鋤到自己腳上!

“爹爹小心一點!”菱寶嚴肅地說,“這個很危險,你受傷我和哥哥都會很傷心的。”

程昀委婉道:“爹,要不你回家看書吧?”

好不容易額頭好了,可彆再腳瘸了。

程仲謙:“......”

彆以為我聽不出來你們在嫌棄我!

程仲謙怒聲說:“不,我就想鋤地!”

好吧。

程昀程毅對視一眼,不管他了。

隻有菱寶很操心地跟在程仲謙身邊,小老太太一樣反覆叮囑,小心一點呀,再小心一點呀,不要著急呀,爹爹已經很棒啦!

程仲謙:“......”

有種自己是三歲小兒的錯覺!

一直到天將將黑,他們決定先回家吃飯,明天再繼續。

程仲謙不聽兒子言,固執地要證明自己,結果手心都磨破了,動一下就疼。

他愣愣地看了一會兒,然後問:“之前你們是不是也長水泡了?”

程毅大大咧咧地說:“對啊,尤其是大哥,兩隻手都是,可嚇人了。”

程仲謙歎了口氣:“苦了你們了。”

頓了頓,他說:“若是當初你們跟著你們娘......也不用受這麼多苦了。”

以夫人的身份,隻要不是謀反,大郎他們這輩子用不著吃苦。

程毅卻說:“挺好的呀,不來就遇不到菱寶了啊。”

說著還手欠地揪揪妹妹的花苞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