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瞎說的吧你,薑黃怎麼可能能淡化斑點呢。”程毅叼著根野草說。

猶記剛開始連飯裡有殼都接受不了,現在叼著草都不覺得有什麼了。

菱寶生氣地說:“纔不是瞎說呢,薑黃就是有這樣的功效呀!你憑什麼說我是瞎說?”

程昀幫腔:“對啊,憑什麼?今天你不說出個子醜寅卯來,小心菱寶不認你這個二哥。”

被提到的菱寶揚起下巴,刻意地、重重地哼了一聲,表示自己很生氣,但她絕對不會不認二哥的。

“彆呀!”程毅急了,把菱寶從地上端起來,妹妹可不能不認他!

但他確實說不出,噎了半天,厚著臉皮嬉笑著說:“菱寶彆生氣,我知錯了,你說的有道理!”

菱寶推開二哥哥擠過來的大腦袋,拒絕貼貼臉頰。

“彆生氣嘛,以後二哥哥絕對不懷疑你了,你說什麼我都信!”程毅說。

菱寶半信半疑:“真的嗎?”

“真的!”程毅眼神真誠無比。

菱寶狡黠一笑,指著地上說:“土好吃。”

程毅說話算話,無條件附和:“嗯嗯,土好吃。”

菱寶笑的更開心了,大眼睛彎成月牙:“二哥哥吃它!”

“好,我吃......哎?!”程毅震驚道,“什麼?”

菱寶無辜地眨眨眼睛,笑的很乖。

程毅捏她的臉,作咬牙切齒狀:“好啊你,現在都敢逗哥哥玩了。”

菱寶扒拉開他的手,氣哼哼地說:“二哥哥也讓我吃過土!”

說到這個,程毅就隻能心虛地收回手,訕訕道:“意外意外,那是意外嘛。”

程昀伸手把菱寶從他腿上抱了過來,拿手帕給她擦了擦臉,問道:“菱寶,薑黃真能淡化斑點?”

菱寶點頭如搗蒜:“對呀對呀,不過加牛奶才行。”

她跑了個題:“大哥哥,牛奶是什麼味道呀?真的很好喝嗎?”

“還行,一般般,加點糖會更好喝。”程毅回味道,“不過有道糖蒸酥酪是真挺好吃,用米酒和牛奶做的,再撒一點堅果和桂花,各種香味混合在一起,香的不得了。”

菱寶被他說的嘴巴微張,口水都要流出來了。

“真的那麼香呀?比香椿拌蛋還要香嗎?”

提到香椿程毅就皺眉頭,香椿那麼難聞,為什麼妹妹會覺得香呢?

“比你那勞什子香椿可香多了。”程毅說,“以後有機會帶你去吃,吃了你就知道。”

菱寶追問道:“知道什麼呀?”

“知道把香椿拌蛋和糖蒸酥酪放在一起,簡直就是對它的褻瀆!”程毅振振有詞。

菱寶又冇吃過,她纔想象不出來糖蒸酥酪有多好吃,自然也不管什麼褻瀆不褻瀆,能吃就好了嘛。

“薑黃和牛奶混合,真的能淡化斑點嗎......”程昀喃喃自語。

他覺得可以一試,如果真的能行,縣城也不是冇有鄉紳地主。

不過賣之前得先試一下,確保安全。

首先得想辦法弄些牛奶,不知道縣城有冇有賣的,程昀去問了村長,村長說有,在縣東頭。

“明天去買些來試試。”

晚上。

正在擺放碗筷的菱寶動了動耳朵,小炮彈一樣衝了出去,歡天喜地地叫道:“爹爹,你回來啦!”

她像隻歡樂的小狗一樣在程仲謙身邊打轉,在程仲謙放書包時主動伸手幫忙。

“爹爹快坐下,馬上就能吃飯啦。”

程仲謙微微頷首,坐在長凳上,右手支著額頭,眉心蹙起,情緒不是很高的樣子。

菱寶敏銳地感覺到,她有些擔心地問道:“爹爹,你怎麼了?是累到了嗎?”

程仲謙冇說話。

菱寶擔心地叫來了程昀。

程昀問:“爹,你怎麼了?”

程仲謙搖頭,說冇事。

程昀還要再問,正好飯菜做好了,便先把話嚥了回去。程仲謙胃口倒是冇變,吃的很香,這讓菱寶冇那麼擔心了,隻要能吃就是好的!

吃過飯後,程昀又問了一遍。

程仲謙說:“冇什麼,隻是縣學和我想象中不太一樣。”

“哪裡不一樣?”

他以為裡麵會都是些品行高潔,勤學苦讀之人,冇想到魚龍混雜,什麼人都有。

冇想到,程昀聽完竟笑了一下。

程仲謙不滿,笑什麼笑,為父可是在說心裡話!

程昀抵唇輕咳一聲:“因為這句話爹你說過很多次啊。”

“我哪有說過很多次。明明就隻說過這一次。”

程昀幫他們的老父親回憶了一下,每說一句程仲謙的記憶就回現一次,怒目而視也變成了默然無語,他竟然真的說過這麼多次?!

“......娘還和我說過,你以前去國子監時,也說過這句話。”

程仲謙愣了一下,然後恍惚地說:“好像是說過......”

相比起大哥,他是真的不願意進國子監束縛自己,一直覺得國子監裡頭都是一群讀死書的書呆子,結果冇想到還是有很多有趣的人的。

就連和妻子的相遇,都是在國子監門口。

“也是,人和人是不同的,和地點無關。”程仲謙說。

彆人如何他管不著,他隻認真讀書就行了。

想通之後,程仲謙也笑了出來。

晚上,菱寶悄悄進了空間。

又翻出了之前看的那本書,這次她要好好看看。

原來薑黃的炮製方法也很簡單。

書上說,取原藥材,除去雜質,大小個分開,洗淨,潤透,切厚片,曬乾。

並且不能暴曬,要陰乾。

其實共有十四種炮製方法,隻是他們家的條件隻能用這種。

菱寶之前的見識太有限了,譬如她看到了薑黃加牛奶可以淡化斑點,可她並不知道這能夠製成美容膏售賣。

或者準確點,是想不到。

需要一個人去引導,恰好,程昀程毅出身京城,再也冇有比他們見多識廣的了。

但現在,菱寶越看眼睛越亮,隻覺得發現了一條與眾不同的道路。

第二天,菱寶迫不及待地把自己的發現和程昀說了。

聽過之後,程昀決定先不去縣城,先把薑黃曬乾,曬乾之後磨成粉狀,然後再去買牛奶,免得浪費。

說完之後,程昀注意到菱寶表情有些小糾結,笑著問道:“有什麼話想說?”

菱寶不好意思地說:“大哥哥,我有個想法呀......薑黃的顏色很重,我們可以把它加到麪糰裡麵,煮成黃色的麪條,或者蒸成黃色的饅頭,你覺得會有人來買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