菱寶甫一說完,懶洋洋甩尾巴的大王就猛地抬起了頭,“喵”地叫了一聲。

程昀愣了一下,黃色麪條,黃色饅頭......倒真是個不走尋常路的饅頭。

稀奇的玩意兒大家都想要,更何況隻是個饅頭而已,又不貴,誰都能買得起。

說不準還真的可以!

“菱寶,你怎麼想到的呀?也太聰明瞭吧!”誇讚的話不要錢似的從大王嘴裡吐出來,“誰不想要彩色饅頭呢!”

菱寶說完就緊張的小臉緊繃,聽見大王這麼讚同,慢慢綻放出燦爛的笑容。

“大王,你真的覺得可以嗎?不是哄我的吧......”她還有點不自信。

大王肉墊砰砰拍地,以此增強說服力:“當然不是了喵,我可不是那種冇有原則的貓,說的都是實話!”

似乎是對她的教訓,但聽在菱寶耳朵裡,卻猶如天籟,真的是個好主意嘛!

這時,程昀也說:“我覺得可以試試,黃色的饅頭,一聽就有趣,肯定會吸引很多人來買的。”

正好,天氣也在漸漸變暖,隻要路程中做好保暖工作,就算到了縣城應該也不會變冷。

說乾就乾,這天他們立即嘗試了一下。

程毅把磨好的薑黃粉加進盆裡,和適量的水、麪粉混合在一起,很快就揉成一團光滑的黃色麪糰。

菱寶驚奇地說:“哇,真的變成了黃色的啦!”

程毅拿了個蓋簾蓋上,說道:“好了,讓它醒一會兒吧。”

程昀笑容滿麵地說:“不得了,二郎現在連醒麵都知道了。”

程毅是典型的給點顏色就開染房的類型,登時高揚頭顱,自得滿滿:“醒麵算什麼,要是條件允許,糖蒸酥酪我都能做出來!”

程昀白了他一眼,就會吹牛。

麵醒好後,程毅又揉了一遍排排氣,然後分成一個個半橢圓形狀的小劑子,連揉都不用再揉,直接架鍋燒水就行。

“我來放我來放,二哥哥讓我放吧。”菱寶搓著小手懇求。

程昀就把她抱起來,程毅遞過來一個,她往鍋裡的篦子上放一個,放的整整齊齊。

“一柱香之後就能吃了。”

菱寶可太期待了,尤其這還是她提出的好點子,乾脆就不走了,搬了個小板凳坐在廚房,黑亮的眼珠一眨不眨地緊盯著鍋。

“它又不會跑,你不無聊啊?”程昀好笑地問。

菱寶堅定地搖頭:“不無聊,一點都不無聊。”

漸漸地,就能聞到饅頭的香味了。

菱寶聳著鼻尖,深深地吸了一口氣:“二哥哥,你做的饅頭好香啊!”

程毅很受用地說:“那當然了!”

一柱香時間一到,菱寶立即催促道:“時間到了,二哥哥,可以出鍋啦!”

程毅掀開鍋蓋,騰騰的熱氣撲麵而來,熱乎乎的,同時還伴隨著濃烈的香氣,充斥在整個房間。

“好香呀,一定很好吃!”

菱寶情不自禁地又湊近了點,被程昀從背後托著下巴往後拉了點:“小心燙著你。”

經驗豐富的,例如村長伯伯和桂花嬸嬸,他們甚至可以徒手拿,像鐵砂掌!

程毅就不行,太燙了,隻能用竹夾把饅頭夾出來。最後幾個的時候,篦子兩邊重量不一致,饅頭差點掉進鍋裡。

“可以吃了嗎?”菱寶眼巴巴地望著。

“你個小饞貓,剛出鍋不怕燙啊?”程昀點了點她的鼻子,搖頭輕笑。

菱寶知道燙,可她就是忍不住呀。

這可是她提供的主意呢!

當然想快點知道好不好吃啦。

反正好看是一定的了,菱寶驕傲地想,誰見過黃澄澄的饅頭呀?冇有人見過!

耐心等了一會兒,好容易不燙手了,菱寶立即拿了一個,捧在手裡啃了一口。

薑黃切開的時候,能聞到辛味和苦味,菱寶以為做成饅頭也會有點淡淡的味道,冇想到並冇有,麥香將其完全掩蓋了過去,隻餘下香噴噴。

“好吃好吃,大哥哥二哥哥你們快嚐嚐,真的好好吃呀。”菱寶迫不及待地分享好東西,舌頭都要吃點啦。

程昀程毅各自拿了一個,菱寶期待地看著他們嚥下去,立即問道:“好吃嗎?”

“好吃!”程昀有些驚訝。

“真香!”程毅豎起大拇指。

菱寶歡呼一聲:“那我們是不是可以這樣拿去賣?”

程昀覺得可行,程毅覺得也可行。

把手裡的饅頭吃完,程昀去找了村長,問他知不知道哪裡有做板車的,村長給他指了路,鄰村就有一個木工。

村長是個頂頂熱心的,主動帶他們前去,他和木工認識,討價還價,愣是給菱寶他們省了好幾十文錢。

菱寶崇拜地看著村長,伯伯好厲害呀。

三天之後再來取貨。

這三天,程昀他們又去山上找了找薑黃,這次運氣不太好,隻找到了一揹簍。

不過也夠用了。

三天之後,三兄妹去取板車。

“哥哥,我來推好不好?”菱寶激動地問,他們家也有板車啦。

“你這小胳膊小腿的,你推板車還是板車推你啊?”程昀問。

菱寶低頭看了看自己,可惡,她要是再胖點就好了!

正想著,忽然被人抱起來放在了板車上。

“你推不了,但你可以坐。”

菱寶開心地晃了晃小腳。

明明也坐過村長的牛車,牛車後頭拉的板車和這個板車冇什麼太大區彆,可菱寶就是高興的不得了。

這裡看看,那裡摸摸。

一路推回北河村,看見的人可稀奇了,這玩意兒可得好幾百文呢!

果然識字就是不一樣啊!

程家剛來的時候,連被子都是借的,現在都能買板車了!

再過段時間,豈不是連牛也能買了?!

“菱寶,這是你家的板車啊?”

菱寶連連點頭:“對呀對呀。姨奶奶,是不是很好看?可結實了呢!”

“哈哈哈,好看好看,看著就結實。”

菱寶樂滋滋地呲牙笑。

“是我哥哥買的。”

“那你哥哥厲害的呦!”

菱寶比自己被誇了還要高興。

回到家裡,菱寶都不捨得從上麵下來了,太舒服啦。要不是程昀攔著,甚至還想晚上在上麵睡覺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