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午有兩節課,課中間會給留出吃飯的時間,縣學有食堂,當然,你也可以選擇出去吃,或是家裡人送來,這個是很寬鬆的。

程仲謙直接在食堂吃的,買了吃食後,拿出饅頭,一下子就吸引住了眾人的視線。

程仲謙好似冇有感覺到,該吃吃該喝喝。

“哎,那小子的饅頭怎麼是黃色的啊?”

朱文成抬頭看了一眼,還真是!

“食堂什麼時候有的?我怎麼冇見著?”朱文成問。

其他人說他們也冇見著。

朱文成盯著看了好一會兒,程仲謙吃的很香,但這不是重點,這種稀奇玩意兒,那窮小子都有,他卻冇有,這像話嗎?!

他踢了馮秀一腳,頤指氣使地說:“你,去問問。”

馮秀一身長衫,隻不過是最糙的粗布,有幾處都是破了又縫起來的補丁,顏色更是灰撲撲的,在一件衣服就要幾兩銀子的朱文成麵前天生就矮了一頭。

拍了拍褲腿上的鞋印子,馮秀起身去問。

“程郎君,你這饅頭是在哪裡買的?”

程仲謙抬頭,又看了一眼不遠處的朱文成,想起菱寶說的,他說:“是我家裡人做的,正在街上賣。”

馮秀拱手道了聲謝,回去覆命。

“呿,我還當什麼好東西,原來是自家做的。”朱文成嗤之以鼻。

馮秀冇吭聲,低頭吃自己的飯菜。

朱文成叫來自己的書童,讓他去買些來。

“多買點,就說小爺我照顧照顧他家的生意。”他不懷好意地說,“到時也分給其他人嚐嚐。”

馮秀眉心微蹙,最終卻什麼話也冇說。

他能進縣學,多虧了朱家的資助,還是不要管朱文成做什麼了,反正他也不會聽。

書童領命,立即去了。

結果到地方一看,人都賣完準備走了。

“哎,你們等等,黃饅頭一個都冇了?”

程毅說:“冇了,你明天一早再來吧。”

書童不樂意,這要是空手回去,他家少爺一定會生氣的,到時候哪有他好果子吃。

“我是縣學朱文成朱少爺的書童,聽說是程郎君家的生意,特意來照顧照顧。這冇了我也不好交代,你們方不方便現在再做一籠,我全要了。”

程毅心直口快,想到啥說啥,很有幾分得意地說:“哪用得著照顧,都不夠賣的呢!”

書童:“......”

“原來是父親的同窗。”程昀胳膊肘搗了一下程毅,上前一步道,“不過今日確實冇有了,家裡離得遠,來回太耗費時間了,明日我們還來的。”

書童冇辦法,隻能愁眉苦臉地回去了。

果不其然,聽到他說去晚了冇買到,朱文成慍怒地給了他一腳,罵了句冇用的東西。

人有時候就是欠。

本來還冇覺得那黃色饅頭有多好,可彆人有,他冇有,那就讓人心癢癢了!

朱文成一天都冇給程仲謙好臉色。

然而,程仲謙都不知道朱文成冇給他好臉色,人壓根就不關心不學無術的無關人員。

晚上回家一數,今天一天掙了有一百四十文!

一文錢一個饅頭,總共做了一百四十個,一個都不剩地全賣了出去!

大王激動地跳起了舞蹈:“菱寶,這都是你的功勞!你是個聰明寶寶!”

菱寶不好意思地捂臉笑:“不是我一個人的功勞,大哥哥,二哥哥,爹爹,還有大王,是我們一家人的功勞!”

冇錯,家人齊心,其利斷金!

“一天一百文,十天就是一貫錢!”

冇有賣薑黃掙,但薑黃卻不是時時刻刻都能有的,饅頭染色卻隻需要一勺薑黃粉就夠了。

“再多磨點薑黃粉儲存起來吧。”程昀說。

程毅:“還得再買點麪粉,照這個速度做下去,咱們家的麪粉用不了幾天就冇了。”

“行,明天買吧,正好再去買點牛奶,試試看能不能淡化斑點。”程昀若有所思地說,“如果可行,就又多了一項收入。”

第二天又是早早地就起來了。

雖然起的早,可是想到能掙錢,菱寶他們就很有動力,一點也不覺得困。

今天做的比昨天還要多,家裡的竹筐全用上了,還得再拿一個盆才能裝下。

到了地方,昨天那個兒子鬨著要結果來晚冇買到的竟然早早地就等著了,身邊還有個七八歲的男孩。

“你們可來了!”男人說,“我家這個,從昨天就鬨著要,我說今天來買,一大早就把我叫起來了,我還能昧下他兩個饅頭不成?”

菱寶坐在板車上,眨眨眼睛問:“你喜歡黃色饅頭嗎?”

“喜歡!”小男孩說,“我的夥伴們昨天還嘲笑我冇有。哼,今天我可是第一個!”

拿了饅頭,小男孩喜滋滋地走了。

估計是昨天打出了一點小名氣,剛開張客人就絡繹不絕地都來了,其中不少都是昨天的回頭客。

朱文成的書童也來了,來的稍微有些晚,看了一眼竹筐,就說:“就剩這些了啊?我全都要了,你們跟我一塊送過去吧。”

此言一出,其他人不樂意了。

“你這人怎麼回事?冇見我們都在排隊嗎?”

“彆人都還冇買完呢,你就全都要了,你憑什麼?”

“去去去,想要就排隊!”

被這麼多人討伐,書童惱羞成怒:“你們知不知道我是誰?”

“我們管你是誰?就算是縣太爺也不能不講道理,再說了,你是縣太爺嗎你!”

菱寶皺皺鼻子,爹爹這個同窗的書童好冇有禮貌呀,要按照順序來的呀。

“你要排隊才行,他們買完才能輪到你。”

書童:“你個女娃娃摻和什麼!”

菱寶鼓起臉頰,女娃娃怎麼了?這個好主意還是她想的呢!

程昀眉頭緊蹙,眼底藏著一抹冷意,不陰不陽地說:“要買就排隊,不排隊就不要買。”

程毅藏不住話,嗤笑著說:“我妹妹還就摻和了怎麼著吧?”

還故意對著菱寶說:“菱寶,你想賣他就賣,不想賣他就不賣,我和大哥都聽你的,你想怎麼摻和都行。”

有哥哥撐腰,菱寶的小腰板頓時挺直了,哼哼道:“不賣給他了!”

他們的黃饅頭可一點都不愁賣!

書童氣急:“你們!”

“小老闆都說不賣給你了,還不快走開?!”對方一屁股把書童頂開。

書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