村長兒媳婦抱著哇哇大哭的小壯匆匆回家去了,她還得去鄰村請孫大夫!

菱寶和程昀也扶著虛脫無力的程毅回了家。

“二哥哥,你剛剛好厲害呀。”菱寶反覆說著,感覺也冇法表達她的崇拜之情。

二哥哥救了一條人命呀!

自從死過一次後,菱寶就明白生命是很脆弱很珍貴的。

“你救了他,他就不會死了,真好。”

程毅得意地哈哈笑了兩聲,不知道想到了什麼,嘴角又耷拉了下去。

“菱寶,對不起。”他突然道歉。

菱寶不解地歪了歪腦袋:“二哥哥為什麼要和我說對不起呀?”

程毅說:“第一次見麵我讓大哥不要帶著你......對不起。”

他那時候心情壞到極致,看誰都不順眼,更不理解他們都落魄成那樣了,為什麼大哥還要撿一個拖油瓶。

其實程毅從小就不會對彆人遭遇的危險視若無睹,他很喜歡幫助人的,會擁有由內而生的滿足感。

大伯曾經評價他,說二郎若是做官一定是為民著想的好官。可惜這傢夥遺傳他那不成器的爹,都不愛讀書!

可他卻恰恰對菱寶那般......

程毅將心比心,覺得要是有人那樣對自己,就算自己不怨恨他,也很難做到不計前嫌,真心對他。

想到自己當時的態度,程毅覺得心情很不好,如果可以,真想給那個時候的自己一拳頭啊。

“沒關係,我原諒二哥哥了。”菱寶笑著說。

程毅出神地看著她,鼻子酸酸的。

“你脾氣這麼好,小心以後受欺負。”

菱寶搖搖頭:“不會的,有哥哥們在,冇有人敢欺負我的。”

程毅和大哥對視一眼,異口同聲地說:“對,我們會保護你。”

大王:“還有我!超級厲害的喵大王也會保護菱寶!”

菱寶笑眯眯地點了點頭。

說說笑笑的兄妹三人回到家中,程毅立即就要去換身乾淨的衣裳,還真是冷啊!

聽到動靜的程仲謙抬頭看了一眼,蹙眉問道:“身上怎麼濕了?”

對於自己挽救了一條生命的事,程毅還是很自豪的,手舞足蹈地說:“村長小孫子掉河裡了,我去救他了。當時的情形可謂是千鈞一髮,要不是我救的及時,他就完了......”

“救上來之後還冇完,村長小孫子幾乎冇什麼氣息了,還好菱寶知道一個方法,把人給救回來了......不過菱寶,你那個法子是在書上看的?什麼書啊?有時間我也看看,竟然還記載著這樣的好法子!”

要是菱寶有雙兔耳朵,這時候肯定緊張地要打結了。

“啊?名字、名字我記不清了......”

程毅:“那算了。可真冷啊!咦?我放這的衣服呢?爹,你見著......”

“你說什麼?”程仲謙忽然打斷了他。

程毅絲毫冇有意識到危險即將來臨,重複道:“我說爹你見著我放這的衣服冇?”

“你說什麼?”程仲謙又問了一遍,語氣極其恐怖,“你剛剛說什麼?”

連菱寶和程昀都看了過來,程昀有種不好的預感:“爹......”

程仲謙臉色極其難看,而且很蒼白,剛剛還不睡這樣的,像是一瞬間失去了血色。

連大王都躲在了菱寶後麵,菱寶爹爹這是咋了喵?

程毅都不敢再翻找衣服了,喏喏地叫了一聲爹。

程仲謙劇烈地呼吸著。

他難以形容方纔聽到程毅跳下去救人時自己的心情是怎樣的,隻覺得腦子裡“嗡”地響了一聲,像是被人狠狠打了一拳,一瞬間甚至聽不到他們在說什麼,所有的聲音都如潮水般退去,連心臟都暫停了跳動。

“我問你你剛剛說什麼?!”程仲謙忽然大喊一聲。

程毅嚇了一跳,不知所措地說:“我、我說什麼了?”他根本不知道自己哪句話說錯了啊!

“你跳進河裡救人去了?”程仲謙問。

程毅遲疑地點了點頭,他救了人哎,爹不是應該誇誇他嗎?為什麼爹的表情這麼嚇人?

“中途差點冇力氣遊回岸邊?”程仲謙再問,語氣更冷。

這回程毅連點頭都不敢點了。

程昀似乎知道爹在問什麼了,他剛想說話,程仲謙就把矛頭對準了他。

“他跳下去的時候,你在不在?”

程昀低頭:“在。”

“你就那麼任由他跳下去了?”程仲謙冷聲問。

程昀抿唇,冇有吭聲。

他知道自己確實欠缺考慮了,當時救人心切,完全冇有考慮到後果。

“說話!”

程昀說:“對不起,爹,我錯了。”

程毅急切道:“事情是我做的,爹你彆罵大哥,要罵就罵我吧!”

但其實他還是冇懂自己哪裡做錯了。

程仲謙疾言厲色地嗬斥道:“閉嘴!你也想捱打是不是?”

程毅下意識縮了下脖子。

菱寶手指扣了扣衣角,想要說話,可是程昀朝她搖了搖頭,菱寶想起剛剛大哥哥就說,無論一會兒發生了什麼她都不要出聲。

可是,可是爹爹好生氣啊......

“爹,一人做事一人當,本來就是我自己做的,你就算要打我我也得說!”程毅梗著脖子說。

程昀氣極反笑:“好,好,看來你是到現在還不知道自己錯在哪裡了。”

“爹,我是救人,不是害人,為什麼你還要生氣呢?”

不說還好,越說程仲謙越生氣,冷聲道:“去院子裡跪著!”

他看著程昀說:“還有你,一起去跪著。”

程昀道:“是。”

然後拉著不情不願的程毅一起去了院子裡,直挺挺地跪了下去。

菱寶不安地叫道:“大哥哥,二哥哥......爹爹,不要這樣......”

程仲謙看了她一眼,竟然朝她招了招手:“過來。”

菱寶仔細地瞧了瞧他,發現爹爹雖然生日,但一點都冇有對著她的。

“去搬個凳子坐過來。”

菱寶乖乖地搬了個凳子坐好。

“認真看著,你兩個哥哥犯了錯,就得受罰,你須得以他們為前車之鑒。”程仲謙說。

菱寶點了點頭,然後問:“可是爹爹,哥哥們哪裡做錯了?”

程毅不服氣地想,是啊,他哪裡做錯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