從開始到現在,隱身術不知道幫助龍小浪在探路,跟蹤以及脫身方麵省下了多少麻煩。

越使用越依賴,若是等到某一天隱身術徹底被廢的時候,已經習慣於用這種廉價又便捷術法來進行隱匿的他,自身的實力又將下降多少個檔次呢?

話是這麼說,可一旦對某一件事物有需要的時候,總是顧不上著許多的。

因為很多事情就是需要用這種手法去做,不是嗎?

看看那個高樓大廈拔地而起的那個空間,把黑夜照亮得恍若白晝的那個世界裡,幾乎所有的一般人都持有一個貼身的微型電子儀器,他們的生活已經與它密不可分了,它簡直就已經成為了他們身體的一部分,身體的血肉。很難想象當有一天所有的電子設備都由於電力資源的衰竭走向消亡時,那一代人的心緒會有怎樣的變化。

一個人的身體上莫名其妙地少了一個器官,感受會如何呢?

不管那一代的人會怎麼變,反正以龍小浪古井無波的強大內心來論,隱身這種手段影響他的程度,並不會到達吸食毒品上癮的人對毒品的需求。

那麼就還有一定控製的餘地,隻要有餘地,那麼他就有信心去適應。

優勝劣汰豈非都是這麼過來的?

“為什麼你認識他呀?那種厲害又噁心的人,你是怎麼認識的?”阿狸的手臂抓在龍小浪溫暖的手掌裡,一邊跟隨他匆忙的腳步一邊低聲問道。

“你跟他交過手嗎?他有多厲害?”阿狸保持高速移動的同時還能抽空去問這麼一個問題。

“冇有,但是他很厲害。也許比塔斯莫乾都要厲害。”龍小浪思索著司空無極撕裂空間的手段,以及他登場時那種若有若無的屬於強者的氣息,補充道:“或許不是也許,是一定。”

聽到彆人貶低她的兄長,阿狸登時就不樂意了,“哼!為什麼呀?為什麼你認為他比我三哥厲害?你知道我三哥有多厲害嗎?他可是打變魔族年輕一代無敵手的莫乾!你若是知道了他的戰力在魔族內部的排行,你就絕對不會說出這樣的話來。”

這種事情哪有為什麼......你問的問題怎麼一點營養價值都冇有......

排行?魔族內部還有這麼體製化的競爭方式,不愧是戰鬥的民族。

龍小浪在車水馬龍的街道上竭儘全力地捕捉黑羽的身影,若想快速穿梭在人來人往的街道,期間要拖拽著一個“十萬個為什麼”不停被她騷擾著,饒是龍小浪也不能一心三用去維持現狀,隻得沉聲道:“說來話長。”

走在前麵的黑羽一改之前溫吞狀,他雖是在走,可是腳步邁動的頻率和每一步走出去的距離都超出平常走路姿態太多,掛在他背後的書簍恍若無物,簡直像是充當裝飾的立體圖紋。

他究竟有什麼值得這麼著急的事情?

“你......為什麼要跟著他呀?你不會是真的喜歡上他了吧?”阿狸的呼吸稍稍急促了起來,奔跑時說話容易亂了對氣息的控製,這個年輕的魔族小丫頭似乎連這個道理都不太懂。

龍小浪加快樂奔跑速度,眼瞅著黑羽拐入一處轉角,身影消失不見,他才抽空說道:“你再無理取鬨,我就再也不理你了。”

“哦......”阿狸很委屈地閉上了嘴,冇有再插話。

而當他們追到拐角內部之後,卻發現空空的巷子裡除了一個鐵皮垃圾桶和堆積著的生活廢品之外,竟是什麼都冇有。

剛纔龍小浪分明地看到了黑羽腳步一轉就進到了這裡,可是現在人呢?

“嘎——嘎——”

就在龍小浪沉思之際,不遠的天空傳來一聲淒厲的鳴叫,抬頭望去,那具備一身玄黑色羽毛和一對血紅色的瞳仁的奇異鳥類,不是枯鴉又是什麼?

“人呢?難道跟丟了?”阿狸環顧四下,悄聲問道。

龍小浪若有所思地仰望湛藍天空下飛在低空處的那隻黑色小鳥,淡淡地道:“應該冇有跟丟。”

當阿狸的目光也鎖定了飛翔在上空的枯鴉時,她才恍然大悟地道:“原來他不是人呀!怎麼樣,我們還要追上去嗎?”

“你會飛嗎?”龍小浪跳過了她前半句廢話。

阿狸吐了吐舌頭,張開臂膀當翅膀比劃了一下,“你看我會嗎?”

“他會飛,我們不會飛,那要怎麼追?”龍小浪望著枯鴉飛翔的方向,心下大抵估摸著他的軌跡,已經約略有了關於他落腳點的答案。

“是的呢。怎麼追呀?”阿狸重複了一遍男孩子的問題,最後又撲到他的懷裡,脆生生地道:“嗯,我不知道哦!”

聽上去,“不知道”還是一件值得炫耀和驕傲的事情。

看來枯鴉的確是黑羽所化,從方向來看,那是徐歡城富庶人士雲集的西北角,也是六櫻院坐落的位置。

他前往的地方,或許——就是六櫻院!

“我想知道,你就算去了六櫻院,你又能怎麼查案呢?”龍小浪對阿狸的能力很是懷疑。

阿狸笑了笑,開口道:“很簡單呐,直接進入作案現場,然後把其餘人都請出去。我自己在那個空間裡釋放時空回梭,藉助靈力投射的影響就能還原當時情況了,隻是消耗量會比較大罷了。”

“時空回梭!?”

“我覺醒時的天賦技能,好象是道門十一階輪迴的一種術法。對了,你的天賦技能是什麼呀?”

糟糕......天賦被壓製了......我那隻是八階的身外化身......

龍小浪尷尬一笑恍過了這個問題,“咱們先去六櫻院吧。有需要的時候我再告訴你吧~”

阿狸努了努嘴,“不公平!我都告訴你了,你卻不告訴我!”

龍小浪歎了口氣,無奈地道:“好吧,我這就告訴你。”

隨即他就抱起阿狸柔軟的身體,意念一動,瞬間釋放身外化身傳送了十步以外的地方。

看清了四周場景的切換之後,阿狸又驚又喜地道:“十階傳送術?三階穿牆術?七階風步?這到底是哪一種位移技能呀?”

龍小浪卻是不顯山不露水地道:“等你真正開啟了時空回梭,我再告訴你,這樣才公平對不對?”

阿狸閉上水汪汪的大眼睛思考了一兩秒,“好吧。”

徐歡城雖然大,可是對於箭步如風的兩個年輕人來說,要到達那裡,不過是一盞茶的功夫。

闊氣的六櫻院門前還是掛著白色的喪布和黑色的簾幕——這種充斥著陰鬱氣息的事情,總會比較悠長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