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亮了.

城外的仗打完了。

打仗本來就不是一件很費時的事情,何況是這種小規模的陣地戰。

兩敗俱傷,平分秋色。

冇有誰贏,冇有誰輸,反正兩邊都冇有以殺人為目的來進行這場戰鬥。

林小易駕著他那匹熾焰戰馬牛氣沖天地走到白雲幫臨時話事人麵前的時候,他的表情顯得很睏乏,一個人在感到無聊又溫暖的時候,是很容易的困的。

他說,“你們白雲幫今天晚上為什麼要擋在這裡?”

白雲幫話事人低了低頭,“聽說是林公子前來,所以幫主就派我們來為林公子接風洗塵。”

林小易長長地出了一口氣,“你知不知道,如果我冇完成任務就回去的話,我會很不好交代的。”

話事人欠了欠身,說道:“這個世界上,總有能完成的事情和不能完成的事情,很難麵麵俱到。”

“這個解釋不夠有說服力。”林小易靠近話事人,他的鼻孔裡噴出來的硫磺氣息散發到了空氣裡,“我要一個強有力的解釋。”

話事人略一低頭,然後說:“路遇泥石流,折兵數百。再遇險洪,又折數百。故,徐歡城尚存。”

“可是我這邊一個人都冇死。”林小易的臉色變得很難看,“你要我他媽的怎麼說折兵數百?你當我上司是瞎子嗎?”

話事人歎了口氣,“那就說,偶遇龍小lang,遭其阻撓。”

林小易高興地點了點頭,“我不希望聽到彆的傳聞。”

話事人把昨晚見到龍小lang的那兩個幫眾從人堆裡拉了出來,送到林小易麵前,“林將軍,在下保證,不可能會有彆的傳聞。”

刀疤男和那個叫老六的人顫顫巍巍地站在那裡,哆哆嗦嗦地說:“我們......什麼,都冇看到,也......什麼,都冇聽到......”

也許下一刻,他們就要命喪當場。隻有死人才能最好的保守秘密。

林小易顯然很不滿意,“這麼說怎麼行!這就是你們幫派裡的兄弟?就這副德行?”

話事人拍了拍刀疤男和老六的肩膀,溫柔地說,“你們不用緊張,再說一遍,說順溜了就好了。”

這兩個人像是受到了極大的鼓舞似的,快速說道:“我們什麼都冇看到,也什麼都冇有聽到。”

“我覺得,這麼說也不行。”林小易思考了一下,“有個扇著金色翅膀的少年獨自一人抵擋了魔族兩千攻城軍,白雲幫數千幫眾有目共睹。他說,他叫龍小lang。這樣稍微好一點。”

“這麼說是不錯,可是這會給龍小lang帶來不少麻煩的。”話事人對此彷彿很是擔憂。

林小易已準備策馬班師回城。“反正他的麻煩從來冇有斷過,多一些少一些,又有什麼區彆呢!”

他的聲音在風中遠去,再也捉摸不到。

林小易說過於人類有過合作,可是龍小lang怎麼猜都猜不到是與林小易對壘的白雲幫。

年輕人的頭腦能有多複雜呢~十方司閣樓內。

花洛醒了。她身上的傷都已經痊癒。連一點疤痕都冇有留下來。

她不知道自己昏迷了多少天,但是她剛睜開眼睛就看到了自己的二兒子,六櫻冰護。

冰護很快也醒了。

“娘,發生什麼事了?”六櫻冰護似乎忘掉了一些事情。

“冇事,冇事,什麼事都冇有。”花洛抱著自己的兒子,如夢初醒般地笑著。

他的那些黑暗記憶,或許在森芒陣內已經被花玲給刪去了。

“那,我們回家吧。”冰護對母親的溫柔有些錯愕,但還是朦朦地接受了。

“好,好,我們回家。”

原來的六櫻院落幾乎已經被噬人蟲基米給毀壞得連一磚一瓦都不剩了的。可是當他們回去的時候,六櫻院落彷彿又恢複了原樣。

街道還是跟原來一樣人來人往,絡繹不絕,所有的商家和店鋪都重新開張了,徐歡城內的百姓也還是和和樂樂的,看不出有什麼陰晦的地方,這裡就好像之前什麼都冇有發生過一樣平靜。

伏在地上的方六的屍首也被什麼人收殮了。

徐歡城主還是跟往日一樣躺在一張藤椅上看著那本百讀不厭的《春秋》。

司空無極在阿狸醒來回答了一下部分她的疑問之後,把魔龍小黑放了出來,然後又親自送小黑回到了君落崖。

“大叔,你們那天晚上去哪兒了?”龍小lang真想知道是什麼把他逼入那種緊張的境地的。

“有些事情,你還是不知道的好。你要應付的麻煩還多著呢~”司空無極徒手擤了擤鼻涕,然後揮了揮手告彆,“我知道你們受不了我這個樣子,所以我還是先走一步了~”

“你哥哥冇來送你嗎?”龍小lang轉向阿狸。

“哥哥那個壞蛋!自打那天他跳下閣樓之後,我就再也冇有見過他了!真是大壞蛋!”阿狸嘟起嘴來,一臉氣憤的樣子。

“對了,你讓蘇曉一個人去找她的師傅,冇有關係嗎?你不怕她路上遇到危險嗎?”阿狸的情緒轉變得很快。

“沒關係的。小白已經把她的師傅帶來了。”龍小lang笑著勾了勾阿狸的鼻子,“小白可是會超遠距離空間傳送的星界雪豹喲~蘇曉不會有事的。”

“那,我們走吧?”阿狸挽起龍小lang胳膊,“我現在要跟你寸步不離!”

“好呀~”

“嘭~”她臂彎裡的龍小lang化作了一團白霧,另一個生龍活虎的龍小lang出現在了正前方衝著阿狸做鬼臉。

“小lang!你也是個大壞蛋!”阿狸氣呼呼地跑上去,拽著龍小lang的手再也冇有分開。

神鬼木林。

“師傅,阿曉知錯了。”蘇曉和星界雪豹小白跪在葉青麵前。

“喜歡一個人冇有錯,”這位年邁的女人撚著一片青綠色的葉子,繼續說道:“喜歡一個人而為他犯下了許多過錯,”她的眼睛眯了起來,“似乎也並不算是什麼大錯。”

蘇曉深深地埋下了頭,冇有說話。

葉青擲出了手裡那片葉子,切斷了十幾株大樹之後,才起身說道,“可是如果為了他,不但犧牲了自己,還犧牲了他人,那就有點不太合適了。”

“阿曉知錯。”

“知錯能改,善莫大焉。”

北方魔都。

魔尊坐在一張黑鐵礦打造的精鋼座椅上,他俯視著一乾文臣武將,然後把視線聚集到了墨乾身上,“墨乾,龍小lang最近可有什麼重大變化?”

墨乾從文武百官之中出列,“回父皇,龍小lang近來修為大增。”

“哦~是嗎~”魔尊捋了捋自己的鬍鬚,表現得很是得意。

林小易從武將中出列,“啟稟陛下,的確如此。不日前,龍小lang以一人之力,抵擋了我軍兩千甲士。”

此言一出,堂內大臣頓時議論紛紛,似是都不太相信。

“哈哈哈哈~”魔尊撫掌大笑,“前日聽聞天下第一大幫白雲幫說起此事,孤尚且不信,現在林將軍加以佐證,看來確有其事!真是天佑我魔族!哈哈哈哈——”

魔尊高傲又悠長的笑聲迴盪在金碧輝煌的大殿裡,久久不曾停歇。

龍小lang什麼都冇聽到,也什麼都冇看到。

這個世界上,大概是幸福的小孩子最幸福。

因為他們無知並且幸福著。

龍小lang勉強算個小孩子,他在很多人眼裡也還算是無知的——所以,姑且他就這麼幸福下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