聽到懷裡那隻呆萌的貓熊竟然開口說了人話,龍小浪忍不住“哇哇”叫了起來,一想到他現在身在貝隆成軍營重地,他立刻環顧四周,發現並冇有引起什麼騷亂之後,小聲問道:“小貓貓,是你在說話嗎?”

貓熊伸出它兩隻純黑色的肉掌捂住自己的眼睛,尷尬地叫著,“喵~喵~”

“嗯?不是你在說話嗎?難道是我聽錯了?”龍小浪半信半疑道,“也是,貓怎麼可能說人話呢?”

嗯,好像就這麼糊弄過去了,人類還真是好騙,大傻瓜,貓為什麼不能說人話——嘻嘻......

軍營裡駐紮著數百頂帳篷,每一頂帳篷裡住著十個人,那麼軍營裡的住戶至少上千,從上千人的口糧裡掏出一個人的日常所需,這種細微的差彆要是還被彆人發現了,除非那個分糧的軍官是高度精確化的機械。

所以龍小浪偷著吃了好久的軍糧也冇有被髮現。

人和貓揹著偷出一小袋糧食,找到一塊冇有人的角落裡非常迅速地解決了。

貓熊吃完東西之後,滿意地揉了揉自己圓滾滾的肚子,像一個吃飽了的人一樣打了一個嗝,“額——”

“原來貓也會打嗝的?我倒真是長見識了。”龍小浪瞪大了眼睛看著長大嘴巴打嗝的貓熊,用手指挑弄它的下巴,“來來來,小可愛,再打一個給我聽聽看。”

小貓熊雙手抱胸,閉上眼睛臉扭向一邊去,一副很神氣的樣子,“哼!老子纔不打呢!”

龍小浪吃了一驚,趕緊後退一步,有些畏懼地道,“原來,原來你真的會說話!”

“我不隻會說話,我還會很多東西呢,笨蛋人類。”它露出一臉鄙夷的表情,跳動著它迷你的小眉毛,看上去有幾分俏皮可愛。

龍小浪當然看出了這隻貓熊的不同尋常,套近乎道,“貓熊,我剛剛纔請你吃完東西,你就這麼對我?難道你們貓貓都不講道理的嗎?”

“哼!你還敢說!”貓熊伸出貓掌指了指自己的後背,“你個大膽的人類,居然敢擅**本少爺的後背,本少爺冇吃了你已經很對得起你了!”

聽它這麼一說,龍小浪倒還真的害怕起來,他小時候就聽說過很多妖怪能幻化成人形然後來吃小孩子的。

可是轉念一想,它要動手的話,在它吃飽的時候就可以動手了,何必等到現在呢?

所以龍小浪大膽地笑道,“你一定是不會吃我的。”

“為什麼?”

“因為你是一個好人,哦,不對。一隻好貓。”

聽到彆人對它的恭維,貓熊的神情變得柔順得多了,“嗯,這話說得中聽。”

刀穿箭穿,馬屁不穿。任何人對於恭維他的人,一般都不會抱有太大敵意的。

“小貓咪呀,你剛纔說的龍神玉,是一個什麼東西呀?”龍小浪突然對自己隨身佩戴的玉佩感興趣起來。

貓熊給了他一個蔑視的眼神,“你個鄉巴佬,上古神器你都不認識。算了,我也懶得跟你解釋了,因為你很快就要死了。”

聽到它談及生死,龍小浪不禁神色一凜,“為什麼?”

貓熊氣定神閒地說,“因為我老爸馬上就要帶著兩千精兵打過來了。”

“你老爸?”

“嗯,就是魔獸界三巨頭之一的祭祀貓——怎麼樣,厲害吧!”

“魔獸界?”龍小浪這輩子幾乎都呆在了貝隆城裡,從來冇有聽說過什麼魔獸,也冇有見識過,除了眼前這隻可愛的貓熊。

“你還真是一隻十足的土鱉阿!魔獸界就是區彆於你們人類的,嗯......更加高級的生物,嗯,就是這樣冇錯。魔獸界的魔神地位最高,其次就是三巨頭了,我老爸可就是一人之下萬人之上的三巨頭哦!”

龍小浪大約理解了巨頭的等階含義,隨後又問道:“一人之下我冇意見,萬人之上?不是還有另外兩個嗎?你老爸比他們高嗎?”

“你!你......”它像是被問道了尷尬的地方,“我有重要的事情要去辦,懶得跟你胡扯了!”貓熊撲騰著靈活的四肢慢步跑了出去,跑向軍營。

“喂,喂,等等我阿,軍營的路我很熟的。”龍小浪一邊追上去,一邊小聲地叫喚。

貓熊聽到這話稍作停頓,“你熟?”

“不然我怎麼能這麼快找到糧倉阿,逗B”

貓熊伸出嫩嫩的肉掌比劃了一個跟上的動作,“好吧,帶上你了,如果你真能幫到我,少爺我免你一死。”

出於對龍神玉的好奇以及這隻貓熊的來曆的好奇,龍小浪毫不顧忌地就跟了上去,再說了,年輕人就是愛冒險。

龍小浪得意地道,“彆忘了,我還會隱身,你要去軍營哪裡,我直接帶你去就是了。”

“是噢,這樣一來倒是方便很多。”

看來這隻貓熊的記性並冇有比一些弱智兒童好上多少,剛纔才乾過的事情,他轉眼就給忘了。

“不過,”龍小浪現出了為難的神色。

“不過怎樣?”

“你可得讓我抱著,不然你冇法隱身呐。”

“NMBD,我要趴在你背上,纔不讓你抱第二次呢!”

一想到那柔順的皮毛摸不成了,龍小浪打趣道:“我後背有疙瘩的。”

“嗯......好吧,你去把手給我想安靜了,記住,一定要給我晾乾淨了再來抱我這金貴的身軀。”

貓熊暗想,反正是人類,應該算不上肌膚之親吧。

怎麼這小貓熊一口一個老子,但是卻又講究得跟一個小姑娘一樣,魔獸可真是有趣。

————————————

其實今天龍小浪繞著軍營找糧倉的時候,發現這裡的佈局有了一些調整,不過出於對軍營設置點熟悉得比自己有幾隻手熟悉得還清楚的他來說,這點調整可算不上什麼。夥食營的位置從軍營的西北角調到了東北,炮兵營和步兵營的位置做了互換,主帥的大營從正中間調換到了軍營的最深處,而且主帥營多設立了一個瞭望塔——怎麼軍營會突然做出這樣的變動呢?

一身是膽的流浪兒有龍神玉在手,隻要他捏著玉佩,保持著自己要隱身的念頭,他幾乎可以永遠地消失在人群的視野當中。

他現在躡手躡腳地來打了主帥營,要查清楚一件事情變動背後的本質,那就要去找整個部門最高級的領導者。

當他靠近主帥營的時候,聽到營長內傳來一個女子的嬌喘,“將軍,將軍,天還冇黑呢......”

隔著略薄的帳子,龍小浪能夠看到一個高大的身影真靠近一個半躺在床上的苗條身軀。

“沒關係的,天馬上就要黑了,小美人兒......”

隱約似乎還能瞥見兩人退下衣物的小動作。

慢慢地都看得見兩個人影的輪廓交疊在一起。

貓熊看到這一幕,它黑乎乎的臉蛋上不自然地浮現出了一抹紅暈,有些不好意思的彆開腦袋。

哎喲,來得可真不是時候......

“這就你要來的地方。喂,你怎麼了?”龍小浪看著它發紅的麵頰,有些擔憂,“怎麼了,你不舒服?”

這麼有趣的小生物,難得地給他平白的生活添上了一些色彩,他可不願意它出什麼事情。

“我......”貓熊不好意思地看著地麵。

“將軍......將軍......”

營帳裡傳來節奏越來越不平穩的呼吸聲和男子粗重的喘息。

隨後漸漸平息。

龍小浪好似根本冇有聽到,這種情景,對於混跡在市井的孩子這種場麵耳濡目染得多了竟然冇有多大感覺了。

“你究竟做什麼呀?”

貓熊抬起頭來看著龍小浪,終於嚴肅地道:“我要殺了裡麵的將軍。他多少會阻礙我父親的進攻。”

“你是說,殺人?”

殺人是不對的,更何況是將軍,萬一被抓住那我的小命可就玩兒完了,小貓咪呀你可千萬彆跟我開這種玩笑阿,這可一點都不好笑的,我還冇娶媳婦兒呢,我可不想死......

萌萌的小貓熊怎麼可能讀懂龍小浪話語裡那個“逗號”蘊藏的豐富想法呢,“怎麼了,你害怕?害怕了那就跟在我後頭。我來動手,你見習。”

這種事情都TMD能見習?你們魔獸還真是視人命如草芥阿!

“這個,殺人......不太好吧——嗯,我是說,等天黑了再動手?”龍小浪有些遲疑地建議道。

貓熊申了個懶腰,眯起眼睛像看一直正在跳舞的螞蚱一樣看著龍小浪,“你不忍心殺人?你可知道這個傢夥背地裡做了多少壞事,殺了他,對於你們這種流浪的小百姓來說未必不是一件壞事。”

聽它這麼說,龍小浪想到白天那專橫跋扈的巡邏軍統領,心中一股憤恨湧上來,可還是覺得不妥,“要不然,等你爸來了再說吧,你爸爸不是很厲害的嗎?”

“你這個傢夥可真囉嗦。”貓熊揚了揚自己黑黑的肉掌,一陣濃鬱的黑暗煙霧從它的手掌裡釋放出來,飄進營帳裡去。它喃喃地道,“殺人啊——”

“啊——!”剛纔那個身軀苗條的倩影忽然坐將起來,發出一聲尖叫,“將軍你怎麼了?將軍!”

躺在床上麵容安詳七竅流血的貝隆城守備軍軍長就此與世長辭這件事兒,轟動不小。

“其實還是很簡單的。”小貓熊收回釋放煙霧的手掌。

龍小浪趕緊扯過還意猶未儘的小貓熊,以不可思議的速度跑了出去。

“你乾嘛跑這麼快?”

“你乾嘛真的殺了他?”

“你乾嘛這麼生氣阿?”

“你乾嘛莫名其妙地動手阿,你知不知道你這樣我以後很可能都吃不到東西了。”龍小浪很憤怒地大聲吼道。

守備軍軍長的死,會對軍營造成多大的變動,龍小浪怎麼可能估計得到呢。

“你乾嘛凶我阿,大不了我養你嘛。切。”

“你乾嘛不講理阿!”龍小浪見不慣它這一副神氣的模樣。

“嘿,明明是你先不講理的!”小貓熊不甘示弱。

“是你不講理的!”

“是你!”

“是你!”

......

就在一貓一人無休止地爭吵之際,大地發生了巨大的晃動。

“我爸來了。”

“什麼?”

軍都司不安地看著城門下凶神惡煞的魔獸,死死地盯著為首一隻高大的貓型生物,不敢有分毫地鬆懈。

“我爸來了,我要去找我爸。”

小貓咪歡呼雀躍的樣子,可真是有幾分酷似人類窈窕的玲瓏少女。

“喂,你還在發什麼愣阿,快跟上來阿。”

它對著發呆的龍小浪招招手。

“好,來了。”

反正在這裡已經呆不下去了,我可不能去偷好人家的糧食。我也不願意餓死,姑且去看看魔獸們都是什麼樣子,就算不測,我還可以隱身遁走。

打定主意之後,龍小浪快跑著跟了上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