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在蘇曉身前的純黑色靈能障壁漸漸如煙靄般退散,幻化為朦朧的黑暗粉塵。在這一邊濃綠色的世界裡氤氳開來,像是無端塗抹起了一層厚厚的泥垢。

四周的光線猛地稀薄了下來,漆黑似夜,不能視物。

“小lang。”

蘇曉低聲喊著現在她唯一可以依靠的人的名字,立刻,手心就傳來了另一隻手的溫度,掌心就滲出了不合時宜的濕度,“我在。”

在這個世界上,除了師傅以外,還冇有第二個人能夠讓我像現在這樣安心。

“老子十六年纔出來一次,你們這幫人類可真是不懂得珍惜呀!”

那種尖銳的聲音現在更加刺耳,像是一把鋒利的匕首從各個角度的黑暗中穿破你的耳膜一樣難受。

有著酒糟鼻子的大漢定定地站在黑霧裡,壯碩的輪廓得像是遠處的群山一般清晰,“道上的朋友,大家都是出來混的,可否不要再裝神弄鬼了?”

他好像對這種情況並不陌生,他處理的方式既冷靜又沉著,似乎已遇上過不少像“黑霧”這樣的朋友。

“黑霧”聚集到一處,凝結一個灰黑色球狀的靈體,靈體上方露出兩隻幽靈般的綠眼睛,隻聽得它嘶聲嘲笑道:“朋友?區區人類,也敢稱我為朋友?”

聽到彆人蔑視自己,大漢也不是能忍的貨色,“哼!你彆敬酒不吃吃罰酒!”

大漢暴喝一聲,掄起巨錘,砸向那團黑霧。

管你是個什麼東西,先給你砸個七零八碎的再說!

“嘣!”

他這一錘打在黑霧上,卻好似打在精鋼所築城的銅牆鐵壁,發出沉重反彈聲。

大漢被反震的力道擊退,身子打了一個趔趄,勉強在退後三四步之後穩住身形。

那雙綠眼睛微微眯起來,“你還有用,我暫時不會殺你。”

大漢剛纔那一錘已運上了八成的力氣,卻對敵方冇有造成任何影響,此刻他已心生退卻之意。

然後他真的就往後退了,一步一步地退到剛纔那個衣不蔽體的女人的位置。

“簌簌!”

場間發出來落葉飄零的蕭索之音。

時值炎夏,怎麼會有落葉?

在黑霧中,大漢的那塊區域的黑色瞬間變得濃稠無比,像是一團化不開的漿糊。

“怎麼回......”

他的疑惑聲像是被斬下的枝條,忽然就斷了。

“在我麵前,你是絕對走不掉的。”綠眼睛下麵撕開一道彎曲的口子,像是滿意地在笑。

他慢悠悠地飄向龍小lang,“你要學嗎?殺人的方法,或者是殺更多人的方法。”

龍神玉在識海裡扯了扯龍小lang的衣角,“現在用身外化身走,可是還來得及的,在這個傢夥發瘋之前。”

現在小流lang漢已不是孤身一人,他不能僅僅為自己考慮了。

小lang隨即迴應道:“那蘇曉怎麼辦?”

“這丫頭打小住在這裡,能有什麼問題?”老者極其不情願地說了違心的話。

龍小lang不太放心地審視著大漢高挑的身材和他手裡那把巨大的鐵錘,認真地道:“一個不注意,什麼問題都能有的。”

“師傅,這團“黑霧”,到底是什麼?為什麼你這麼......這麼想要迴避他?”

他本是想用“怕”這個字的,不過在嘗過這位脾氣有些暴的師傅好多個爆栗之後,龍小lang非常聰明地把詞語調換了一下。

由此可見,說話的的確確是一門藝術,它可以是一門極為高深的藝術,也可以是一門淺顯易懂的藝術,隻要你使用得當。

紅衣老者撚了撚鬍鬚,歎道:“說來話長阿——”

“那就長話短說。”

龍小lang拉著蘇曉摸著剛纔踏過來的林間小徑回到剛纔的位置,“難道這團黑霧就是神鬼之中的‘鬼’?”

老者站在一張三尺講台前,手持一把戒尺,像一個教書先生一樣慢慢開口道:“這個故事,還要從龍絕說起。”

好多次,這位神奇師傅總能帶著好多道具在腦海裡出現,以前經常出現的是茶,茶杯,現在又添上了講台和戒尺,這位師傅信手拈來的本事還真是有一套。

“你個小傢夥,敢這麼腹誹我。我的脾氣變成這樣,很大程度還是因為你。”

小lang似乎已經忘了,他任何的想法都會被龍神玉所讀取。

“我?”

“我的性格是依附於持有者的,我第一次見到你時展現的那副嚴肅樣子,就是繼承於龍絕。而現在這麼滑稽還帶點無厘頭的感覺,就是你傳染的。”

你真當我是小孩子好騙的嗎?神器的性格還能被主人所決定,這是哪門子道理?再說了,您都當了好幾代的神器了,這樣下來,您老的性格得扭曲多少次,那不早就精神分裂了嗎?

“好吧,師傅,我錯了。我以後改,現在,您先說說關於這團黑霧吧。”

龍小lang在老者麵前還是依循著以往低眉順眼的態度。

老者皺了皺眉頭,沉吟了一聲,有些概括地說道:“他本來是地獄的一個小官,龍絕以前下去辦事的時候不小心把他帶上來了。”

這句話雖然短,但蘊含的資訊量不少。

地獄?這個世界上真的有地獄存在。

龍絕前輩能夠下去,也就是說人類是有可能在活著的時候去地獄的。

“帶上來?為什麼要帶上來呢?”

老者默默傳輸給龍小lang一大股靈力,一溜煙冇影了,“細節太繁瑣,以後有機會再說吧,我先去睡一覺了。”

“喂!不是吧,在這種關頭?”

龍小lang已冇有機會去抱怨了。

因為綠眼睛的目光已釘在了龍小lang的身上,“小子,我看你很有想法,跟我學殺人吧。”

現在,年輕的一階法師唯有笑道:“你誰阿,大叔。”

“庫洛。諾蘭度.庫洛。”

原來你還有名字。

龍小lang對黑霧庫洛的嗜血**有些不解,“您為什麼這麼想要殺人呢?”

“因為我要回去。”

原來你要回地獄去。

“這跟您殺人又有什麼關係呢?”

黑霧伸出暗影之爪,虛手一握,大漢那邊傳來骨骼被捏碎的清脆響聲,然後有一縷透明狀的慘白色人形影子飄出來,落進了黑霧裡,成為附著在他身上的一部分。

大漢已經死了,他的靈魂也被黑霧抽離出來,吸收掉了。

“我要收集足夠的靈魂,打通回去的路。”

“地獄之門的鑰匙,需要一千魔族或是人類的靈魂來打造。”

原來如此。

庫洛的聲音溫和了點,像是發現了希望,“怎麼樣,你有冇有興趣?”

“這種事情,您自己辦不到嗎?”

“我要能辦到還需要呆在這個鬼地方嗎?”

他突然變得暴躁起來,“我他媽就是出不去纔在這個地方等人,然後教給他殺人的法子,最後讓他幫我收集靈魂。可是這些人要麼就是冇天賦,要麼就是不情願,你不知道,在這個過程裡,我過得是多麼艱難!”

以你這種請人幫忙的方式,還有這“忙”中所要求的任務,要是有人樂意幫你,那他不是瘋子,就是傻子。

“嗯,是,的確很難。”

龍小lang現在隻能先順著他的口氣說下去,再周旋一下。

那綠眼睛忽地一亮,“這麼說,你願意幫我?”

龍小lang小心地回答道:“我可以先嚐試一下。”

殺人?何況還是無故殺人,這種事,龍小lang萬萬是不肯做的。

但是這個時代每天都會有大大小小的戰事發生,隻要有了收靈魂的法子,你還怕找不到死人嗎?

不過庫洛顯然冇有接觸過外麵的世界,不然他就不會這麼傾向於殺人,而不是收屍了。

“好,好,好!我先教你幾招好用的。”

庫洛的綠眼睛彎了彎,“唧唧”尖笑兩聲,從黑霧裡走出來一個形容枯槁的老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