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孩子不聽話,大人就會嚇唬他,迫使他聽話。一般會用什麼辦法呢?

“你要不把這碗飯吃完,你就冇力氣。冇力氣的小孩子,凶悍的惡鬼是最喜歡的。快吃完,不吃完就要被惡鬼給抓去了!”

這個時候還要恰當地比一個鬼臉,裝得像一點。笨笨的小孩子就很容易地上當了。

飯桌上偶爾就會有老爺爺或者叔叔輩的人搬出鬼這種子虛烏有的生物來恫嚇對這個世界一無所知或仍然處於懵懂期的孩子。

然後小孩子會像聽故事一樣聽完長輩們描摹得極為精彩恐怖的關於鬼怪的傳說,最後戰戰兢兢地扒拉完碗裡的剩飯。

以前在貝隆城的黑夜裡,龍小lang翻找記憶的時候挖出了這麼一個對話。那是兩個醉漢之間的對話,那個時候他根本不把他當一回事兒,直到他回頭看到了那個打著燈籠的少年。

——你相信有鬼嗎?

——鬼?鬼能下酒嗎?能下酒我就相信有。

——嘿嘿,就算鬼自願為你下酒,恐怕到時候你也不敢享用。

——不會不會,送上門的下酒菜,我一定笑納。想必味道好極了!

——哎呀呀,彆人吃飯是為了活著,而你活著卻是為了吃飯。這倒真是有趣!

——生活這種事情阿,就是這麼有趣的。

還有一些龍小lang想不起。以前還以為這倆傢夥在瞎扯淡,不曾想如今居然真的遇上了一個鬼。

“你好呀,小朋友。”

龍小lang不愧是龍小lang,就算是真的遇上了鬼,他都能談笑自若,何況隻是一個長得人模鬼樣的孩子罷了——雖然那三把匕首看上去怪嚇人的。

那張咬著匕首的嘴露出來一口潔白的牙齒,然後咬字清晰地道:“你也好呀,龍少俠。”

今夜無風。今夜無雨。

冇有風雨的天氣向來都是很平靜的,很討人喜歡的。

然而龍小lang現在怎麼都平靜不下來,怎麼都喜歡不起來。

那清晰的聲音就像是金屬塊塞在嘴裡被嚼碎的時候發出的響聲,“哢哢”得聽來令人毛骨悚然。

“哦。那,代我向方少爺問聲好。再見~”

說著龍小lang就抬起腳步往回走了。他一刻都不想再呆下去了。趕緊回去找蘇曉收拾東西走人吧,酒館發財秘密什麼的隨他去吧,保命纔是王道。

可是他能走掉嗎?

龍小lang風輕雲淡地走出去第一步。

你他媽來打我呀,來啊!彆以為我怕你!

人在很多時候,不是被打死的,而是被嚇死的。像龍小lang這種人,是絕對不會被嚇死的。

童子操著三把匕首立在原地,一動不動。

接著龍小lang若無其事地走出去第二步。

來來來,求乾!打我臉,往這兒打!

龍小lang必須要找點話給自己壯壯膽什麼的。你問他怕不怕?

當然怕!怕得差點尿褲子了呢!所以現在必須說點什麼轉移注意力阿!嘴上說不出來,可以在心裡悄悄地說,超管用。

童子上前把燈籠往前麵挪了三寸,幫龍小lang照亮了前方的路。

前方散落著一些小石塊,一個不小心很容易被絆倒的。

於是龍小lang毫不猶豫地大大咧咧地踏出了第三步。

真可謂是豪氣乾雲石破天驚的一步阿!請同誌們為他鼓掌!

童子從那前方三寸處退了回來,站回到遠處,麵部表情地立著。

龍小lang準備邁出第四步。

然而他怎麼都冇有辦法邁出去第四步。

眼前那個少年的純紫色眼睛發出寶石般迷人的光芒,被他的視線掃到,龍小lang渾身的肌肉頃刻僵硬掉,整個人瞬間石化般杵立在原地,手指關節像是被鎖死一樣動彈不得,兩隻像是在地上生了根,怎麼抬都抬起來。

石化凝視?

龍小lang在腦海中的學識光團裡拚命搜尋這種術法的解決辦法。那一團花白的光團表麵環繞著各種繁複精美的古代文字。每一個字元的形體都極為複雜,期間包含的資訊量堪比一本百科全書。

一雙小手探到那團白光裡去,仔細摸索著那裡麵模糊的門路,轉譯它們需要一定的時間。

可時間彷彿並不站在龍小lang這邊。

紫色的目光像兩根鋼錐一樣把他盯在了原地,緊隨其後的一道巨大的銀色耀光閃疼了龍小lang的眼睛。倒影著皎白月光的殘酷匕首刺向了龍小lang幾乎不設防的胸膛。

這一刺的位置不是心臟,而是肺葉。

他不是想讓他死,他是想讓他生不如死。

肺葉若是被紮破了,人的呼吸就會變得極為困難。倘若得不到及時的救治,會因為流血過多或者窒息而死。

上麵兩種死法都不太好受。

龍小lang不想這麼死。

龍小lang不想死。

還是一階開光的菜鳥,還冇有成為強者怎麼能死?

還冇到西陵去看看風景怎麼能死?

還冇幫路何方迴天界怎麼能死?

還冇把庫洛送回地獄怎麼能死?

還冇有幫老百姓們改善生活怎麼能死?

我不能死!

意識裡那雙小手還在花白光團裡大海撈針似地找尋這那一段救命的資訊片段。

這一塊,論天幕瞳術與地藏妖術的聯絡。不是。

下一塊,雲朵的探索。不是。

下下一塊,達芬奇的幾個發明以及其中的思想。不是。

這都是些什麼玩意兒!

快點阿,匕首帶起的寒意已經讓龍小lang的胸膛感受到死亡在悄然而至了。

再不快點我這條小命就要交待在這裡了!

不對,還有辦法的!指望不了破解石化凝視了。

一定還有辦法的!辦法!辦法!辦法!

雙手被鎖住,無法結印使用“白蛇恩賜”,冇有辦法解除這一超強的負麵效果。

腳被石化,喪失所有的機動性。

還有什麼,還有什麼?

“對不起了,龍少俠,冒犯了。”

小小的身體像是一塊天外隕石一樣帶著超高的速度手持匕首飛撞過來,紫色的瞳仁倒影在銀色的匕首鋒麵上,有種詭異的美感。

“對了!還有這個!”

那位小童子的匕首全部冇入了龍小lang寬闊的胸膛裡,“噗哧”一聲捅入骨肉裡。質感不錯。紮瓷實了。

但是匕首插在人類的胸膛裡,空蕩蕩的,總感覺少了點什麼。

少了點溫熱的液體,例如——血。

“嗯?”

慘白的麵頰上部擰成一塊,小童子詫異地“嗯”了一聲,他輕聲問道:“你也不是人?”

他用了個也字。那個令人倒吸一口涼氣的,“也”。

龍小lang雙手抱胸,立在那散發小小溫度的燈籠旁邊三寸左右的地方,淡淡地道:“我當然是人。”

身外化身這種技能居然隻需要意識的操控。而且還是瞬發技。

簡直是神技!

“砰!”

那個被匕首捅了個透心涼的元素分身突然爆裂,大把大把的不穩定元素亂流逸散,把距離極儘的操著三把匕首的童子轟開了數米。

小童子半蹲著,左邊的肩膀破開一個大洞,汩汩的血液從恐怖的傷口中流出來,彙成一小灘黑色的汙水。

他狼狽不堪地揩去嘴角溢位來的黑色血跡,衝龍小lang讚許道:“能在中了“鬼目”的情況下躲避這一把“誅仙”匕首的人類,你還是第一個。”

龍小lang不假思索召喚出青霜來,淡淡地笑道:“過獎。”

小童子仰麵對準月光,清亮的月華像是接收了某種指引一樣往左臂那個洞口在凝聚,他身上的傷口在月光的照耀下被儘數治癒。

“我不殺無名之人,敢問龍少俠的大名為何?”

你還有這種行事風格!你早說啊,早說我就告訴你我叫無名!

龍小lang笑嘻嘻地摸著後腦勺傻笑道:“小lang。我叫龍小lang。你呢?”

被彆人問到名字的時候他總是不好意思的。他好像冇注意到對方說要殺了他。

“你就是龍小lang?”鬼童子好奇地問道。

“你認識我?”龍小lang就更納悶了。

“能喝下一大杯‘峽穀’的年輕人,想不出名都難!”

說得好像這個他自己有多麼老似的的。現在的孩子就是喜歡裝老成。你說你一個孩子就該有孩子的樣子,裝什麼大人,還tm裝得這麼像,你讓我們這種思想跟不上潮流的大叔怎麼活?

“不就是一杯酒嗎?冇什麼了不起的!哈哈~~”

龍小lang對於前一刻要刺殺自己的人還能好好說話,還能謙遜,還能談笑風生。

“龍小lang不愧是龍小lang!”鬼童子稱讚道。

“你叫什麼名字呀,小朋友?”誇得龍小lang都有點不好意思了。

鬼童子的身形消失在月光下,他再次出現的時候,手裡提著那個畫有三把匕首燈籠,就是那個裡龍小lang距離三寸左右的東西。

好快的速度!他剛纔若是出手,龍小lang自認絕對擋不住!

“無。”鬼童子把提起來的燈籠又放了下去,自我介紹道:“洛洛諾亞.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