研究了許久,蘇曉依然冇搞清‘刃之覺醒中’是什麼情況。

蘇曉近期內經常使用吞噬之核,有時更是全天開啟,可在刀魔虛影甦醒後,他就不能隨意使用吞噬之核,否則有刀魔化的風險。

雖然蘇曉冇弄清‘刃之覺醒中’是什麼意思,可他卻感覺到有人在呼喚他,隻是相隔太多維度,他無法迴應對方的呼喚,這種感覺很熟悉,是馬文·華爾茲這位不靠譜導師。

斬龍閃剛達到刃之覺醒階段,馬文·華爾茲就嘗試呼喚蘇曉,兩者間必有聯絡。

這讓蘇曉放心了很多,如果斬龍閃的品質一直卡在這個階段,絕對是堪稱蛋疼的情況,蘇曉在斬龍閃上投入那麼多資源,就是看好斬龍閃的成長性,一旦失去成長性,斬龍閃的價值至少降低70%。

眼下的情況很明顯,馬文·華爾茲清楚怎麼應對‘刃之覺醒’,這就是有先代滅法之影相助的好處,蘇曉需返回輪迴樂園後,以輪迴樂園為媒介與馬文·華爾茲聯絡。

想到這點,蘇曉暫時不去關注斬龍閃的情況,斬魄刀已經吞的夠多,再多隻能是錦上添花,這不值得去冒險。

至於繼續吞噬就能度過‘刃之覺醒’階段,這基本上不可能,斬龍閃吞噬斬魂刀時的那種感覺,蘇曉能感知到,斬龍閃並非是缺少鋒刃值,而是缺少了更重要的東西。

蘇曉將斬龍閃歸鞘,他開始籌備之後的計劃,以他和瀞靈廷間的仇敵關係,再進入瀞靈廷區域明顯是不可能,有多名死神隊長能致蘇曉與死地,至於繼續偷斬魄刀,這也不可能,那些隊長與副隊長絕對會全天二十四小時攜帶斬魄刀,或許就算是上茅廁也要將斬魄刀握在手中。

瀞靈廷就像一個被捅穿的馬蜂窩,至於蘇曉這捅了馬蜂窩的人,隻要敢靠近,那些馬蜂就會一擁而上。

布布汪躺在地上大口喘氣,身處瀞靈廷內的貝妮也不再四處尋找寶箱,因為太過危險,自從出了蘇曉這樣一名科研人員後,護廷十三隊察覺到任何可疑的人,都是先抓再審問,稍有不對就殺之,為此共有9名四階契約者躺槍,死在護廷十三隊手中。

這真是應了蘇曉與花姐說的那句話:‘記住,下次遇到可疑目標,直接殺。’

搜刮到此結束,蘇曉檢視冒險團儲存空間,裡麵裝有大量各品質寶箱。

【藍色寶箱×42。】

【紫色寶箱×26。】

【暗紫色寶箱×11。】

【淡金色寶箱×6。】

【金色寶箱×4。】

……

這是蘇曉推平一番隊駐地的寶箱收穫,當然,還有86.5%的世界之源與幾百把斬魄刀。

現在的斬龍閃,可謂是越吞越溜,以前吞噬同級彆武器還需要5~10分鐘,眼下不超30秒就能吞噬一空。

“布布,阿姆,走了,和我去見一個人。”

一人一狗一牛小隊終於齊聚,貝妮則是繼續尋寶,至於影,他負責在附近巡查,這裡畢竟是蘇曉的第二個據點,輕易不能暴露。

帶上布布與阿姆,蘇曉向森林外走去,目標直奔流魂街東側。

所謂流魂街,並非是一條街區,整個屍魂界,除中心區域的瀞靈廷,其他地方都是流魂街區域。

流魂街成圓環形將瀞靈廷包裹在內,相比瀞靈廷,流魂街的麵積不知大上多少倍。

流魂街東、南、西、北四區可細分為320個區域,每個大區域內有80個分區域,如今蘇曉正身處東方向的大區域內,這裡同樣是1~80區,一區的治安最穩定,就在瀞靈廷邊緣位置,一些中低層死神的親屬就生活在這裡。

流魂街越靠後的區域越是混亂,到了第八十區,那裡就不是混亂能形容,那裡的魂魄以互相殺戮而決定生存的基本權利,冇有勢力,冇有規則,叢林法則橫行,隻要足夠強大就能在八十區肆意妄為。

更木劍八出自七十九區,草鹿區,那傢夥在草鹿區殺掉大量魂魄後,被瀞靈廷注意到,相比混亂的東大區,其餘三個方向的大區域要好很多。

蘇曉此行的目的並非是八十區,他對那些互相廝殺的魂魄不感興趣。

兩小時後,流魂街三十六區,空鷲區。

空鷲區屬於比較安定的區域,這裡是金屬的主要出產地,正因如此,空鷲區是居住魂魄最多的區域。

與其叫這裡的居民魂魄,其實稱他們為屍魂界的平民更貼切,他們同樣會生老病死,原理上他們無需進食,可在勞作後也需要補充靈子,這世界上冇有永動機的存在,包括魂魄。

這裡的平民有40%都是礦工,其餘則是他們的家眷與礦產周邊產業,街道上行人的穿著看似破舊,實際上他們並不貧窮,與之相反,這裡是流魂街最富足的幾個區域。

不知為何,蘇曉看到街道上三五成群的礦工後,馬上想起天啟樂園的契約者,如果是那些佛係契約者進入死神世界,他們根本不會潛入瀞靈廷,而是直奔三十六區而來,在這裡儘情的揮灑汗水。

蘇曉走在泥巴路街道上,此時正值傍晚,街道上的行人很多,一名醉醺醺的中年男人從蘇曉對麵走來,中年男人的臉龐通紅,一看就是深度醉酒,他險些撞在蘇曉身上。

“看路。”

蘇曉扯住中年男人的衣襟,躲閃蘇曉時險些倒地的醉鬼站穩。

“多謝小哥,嗝~”

醉鬼笑著打了個酒嗝,因醉酒,他的目光有些迷離,可在看到蘇曉的麵容後,醉鬼的表情逐漸呆滯,最終變成驚恐。

“你,你,你,你……”

醉鬼如同複讀機附體般,他踉蹌著退後幾步。

“救命啊!”

醉鬼很浮誇的大喊一聲,轉身就逃,冇跑兩步摔倒在地,掙紮半天才起身繼續逃。

醉鬼的異樣,引起不遠處一名少年的注意,他是真央靈術院的學員,屬於預備役死神。

“那邊的傢夥,站在原地彆動,不,趴在地上!”

預備役死神握住腰間的刀柄,這是把淺打斬魄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