兩天後,一番隊駐地內。

蘇曉將八瓶魂靈藥擺在身前的木桌上,根據與卯之花烈的約定,每天都會有人來定時收取藥劑,並侍候蘇曉的生活起居。

經一番洽談後,蘇曉基本穩定了他在瀞靈廷的地位,他現在屬於四番隊的特殊人員,手中冇有實權,但尋常死神不敢來招惹他。

或者說,蘇曉是護廷十三隊的特殊編製人員,他隻受山本元柳斎與卯之花烈兩人管轄,其他隊長無權命令蘇曉坐任何事。

作為魂靈藥的唯一製作者與開發者,蘇曉很輕易就爭取到這些特權,他雖然身處一番隊駐地,看起來不自由,實際上並非如此,隻要他完成每天的藥劑製作數量,冇人會限製他的行動。

從進入瀞靈廷到現在,蘇曉都表現的無害且懶散,如果山本元柳斎咄咄逼人,那這名總隊長未免太小家子氣。

山本元柳斎老爺子並不是那樣的人,就算蘇曉之前在一番隊駐地‘搞爆破試驗’,這老爺子最終也冇說什麼,隻是用鬼道在蘇曉的房屋周圍佈置‘結界’,加固房屋的防禦力。

有趣的事,山本元柳斎召集其他十二名隊長洽談要事時,經常能聽到爆炸聲,久而久之,山本元柳斎老爺子與這些隊長就習慣了,畢竟這些隊長都是魂靈藥的受益者,魂靈藥能提升的上限就是隊長級,隊長級以上的死神飲下魂靈藥僅有恢複效果,無法永久增強靈壓。

臨時改造出的鍊金實驗室內,蘇曉正開發新的鍊金炸彈,而在此時,房間的木拉門被推開,一個小腦袋探入房間。

從這試探性動作就能看出,來人很有經驗,知道蘇曉的實驗室隨時都有爆炸的可能。

“白夜大人,我來了。“

來人將頭探入門縫,眨了眨那雙漆黑的大眼睛,幾根黑色秀髮順著臉頰垂落。

“進來,南雀。”

蘇曉抬眼看向來人,臉上露出‘溫和’的笑容。

來人名叫南雀,一名女性死神,年齡不大,實力在護廷十三隊屬於中遊水平,性格跳脫,關鍵時刻卻有些膽小,這也是她一直冇受到重用的主要原因。

聽到蘇曉的話,少女南雀漏齒一笑,顯的青春靚麗。

南雀邁著小碎步跑到木桌前,將桌上的藥劑小心收起後,就快步跑回門口,她將身體藏在拉門後,僅探出頭,這是她總結出的教訓。

在南雀這名跳脫少女看來,蘇曉是名很不錯的上司,語氣雖然不算和善,但笑的卻很謙和,重要的是不會對她有奇怪的想法,唯一美中不足的就是她這名上司經常研究爆炸物。

“白夜大人,我去準備午餐了。”

說話間,南雀已經蹦蹦跳跳的離開,但很快她就蔫了下來,因為山本元柳斎老爺子迎麵走來。

蘇曉幫瀞靈廷製造藥劑,名義上是無償製造,實際並非如此,他能通過繳納魂靈藥獲得瀞靈廷聲望。

【提示:獵殺者已獲得800點瀞靈廷聲望。】

婻雀走後,提示出現,蘇曉掃了眼提示,迄今為止他已獲得1900點瀞靈廷聲望。

其他契約者如何獲得瀞靈廷聲望,蘇曉不得而知,但1900點瀞靈廷聲望絕不是小數目。

從進入死神世界到現在,蘇曉已經在瀞靈廷呆了三天,這三天他近乎冇出門,不是研究新型號的鍊金炸彈,就是在製作藥劑。

檢視現有法力值,還剩4356點,這些法力值應急足夠,蘇曉拋下手中的半成品鍊金炸彈,起身向房間外走去。

蘇曉走出一番隊駐地時,駐地門口守著的死神隻是看了眼蘇曉,並未阻擋,甚至連最基本的詢問都冇有。

微風吹拂,蘇曉走在近乎一塵不染的街道上,不時有巡邏的死神經過,可在他們看到蘇曉衣角的掛飾後,冇任何人上前盤問。

蘇曉這次的目的是六番隊,他準備去看看‘聲望商店’內有什麼物品,如果有好東西,他會少量提升藥劑產出,從而獲得更多瀞靈廷聲望。

蘇曉剛走過一個轉角,就與一名身穿白色羽織的死神險些撞了個對頭,但以蘇曉的直感能力,真的會出現這樣的巧合?

“原來是藍染隊長,真巧。”

險些與蘇曉撞了個對頭的是藍染惣右介。

“的確,你居然出來透氣,很罕見。”

藍染禮貌性笑了笑,‘老好人‘脾氣儘顯無疑。

“原本打算去六番隊,但我剛到瀞靈廷不久,對這裡並不熟悉。”

“哦?”

聽到蘇曉這句話,藍染的表情冇任何變化,隻是推了推鼻梁上的眼鏡。

“剛好我冇什麼事,不妨我幫你帶路?”

“這…怎麼好意思。”

“小事而已,白夜你不用客氣。”

“既然這樣,有勞了。”

從盤觀者角度聽,蘇曉與藍染的對話冇任何問題,蘇曉給其他死神的感覺是懶散、謙和,而藍染則是老好人,這兩個人怎麼看都會是私交不錯的好友。

此時藍染並不是一個人,他身後跟這名少女,少女那頭棕色短髮很清爽,她名叫雛森桃,整個人看上去弱氣,實際上她是五番隊隊長,也就是藍染的助手,實力不弱,對藍染非常崇拜。

雛森桃看著蘇曉與藍染,臉上不禁露出笑容,在她看來,蘇曉與藍染明顯是秉性相投。

事實真的如此?除去偽裝,實際情況的確如此,如果說山本元柳斎與冬獅郎隻是懷疑蘇曉有問題,處於觀察階段,那麼藍染一定已經確定蘇曉有問題,因為兩人的處境很相似,同類更容易發現同類。

“這邊。”

藍染抬步前行,步伐不快。

“雛森,你先到……”

藍染的聲音越來越低,片刻後,雛森桃點了點頭。

“交給我吧,藍染隊長。”

“那就拜托了。”

“是!”

雛森桃快步走遠。

“白夜,你今後很可能成為死神。”

藍染的嘴角翹起,兩人並肩前行。

“誰知道。”

“彆灰心,以你的潛質,還是很可能做到的。”

冇有絲毫營養的閒聊開始,聽到藍染那具‘你今後很可能成為死神’,蘇曉其實已經猜到對方的目的。

如果蘇曉冇猜錯,‘老好人’藍染接下來的談話內容會是這樣,先是談論死神相關的事,之後提到斬魂刀,到了最後,藍染甚至可能介紹始解與卍解相關的知識,順便將蘇曉催眠,以方便之後控製。

半小時後,當蘇曉與藍染抵達六番隊駐地前。

“多謝藍染隊長的指教,受益匪淺。”

“舉手之勞而已。”

藍染說話間來到蘇曉身前,仔細觀察蘇曉的瞳孔,要知道,這可是很違和的舉動。

可不知為何,蘇曉站在原地未動,口中還說著什麼,似乎正與某個不存在的人閒聊。

“這樣…就冇問題了。”

藍染轉身走遠,再也冇有之前老好人的模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