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們……愣著乾什麼?錢都拿了,還不走人?”

馮宇方一臉凶相瞪著剛剛辭退的後廚老人,然而他就站在後廚通往前廳的門口,不敢越雷池一步,以致剛纔的訓話有一種色厲內荏的味道。

龐旭的老媽有慢性腎病,每隔一段時間都要住院幾天,單單透析的錢就是一筆不小的開銷。

劉洪有個兒子在國外唸書,本來兩口子攢夠了留學的費用,哪裡知道一場飛來車禍降臨在他老婆身上,因為做了開顱手術,在醫院裡住了好多天,花了一大筆錢,偏偏對方的車子隻有交強險,還是背了一屁股債的職業賭棍,根本拿不出錢來賠償,兒子那邊總不能留學留一半不讀了,這邊又討不到錢,據說現在餐廳打洋後會去偏遠的工業區的路口擺攤賣麻辣燙,日子過得十分艱苦。

還有唐向陽,年前看到股票漲勢喜人,也學人借錢炒股,結果五六月份股價暴跌,賠了個底兒掉,現在外麵欠一屁股債,就指著這份工作續命呢。

……

說真的,他很害怕,害怕裡麵誰想不開,隨手抄起餐刀給他把脖子抹了。

“史蒂文,你是法國人,紳士一點好嗎?”

史蒂文用他蹩腳的中文說道:“馮經理,你彆誤會,我們隻是想看看,待會兒客人來了,你新聘請的那位陸主廚是怎麼為大家服務的,莫非他有你們中國文化裡說的……哦對,三頭六臂?”

馮宇方一聽這話明白了。

這些人是不服啊。

新來的陸主廚確實有兩把刷子,這一點從他昨天烹調惠靈頓牛排可以看出,但是你水平再高,廚藝再好,總不能每一道菜都親力親為吧?有一定規模的西餐廳,廚房配置最少要有頭廚、二廚、砧板崗、麪點師、涼菜師、三五個打雜工,現在廚房骨乾都給開了,點著人頭數一數,哪怕陸主廚真有三頭六臂也填不上這些人的空白。

“你們這……這樣有意思嗎?陸主廚提了建議,老闆也同意了,我就一執行命令的小經理,我知道你們很委屈,可我也冇辦法啊,我也很無奈啊。”

“經理,經理……”這時前廳領班在後麵拍拍馮宇方的肩膀:“陸主廚回來了,還帶著好幾個人。”

史蒂文等人一聽,朝著前廳走去,他們倒要看看,陸遠的葫蘆裡賣的什麼藥。

……

上身夾克,下身紅褲,鼻梁架著一副墨鏡,這是陸遠。

他身後三人,一個一米八幾的大高個兒,壯的像頭牛,兩樣一瞪快趕上銅鈴了。一個又矮又圓,天生一張受氣包的臉。最後麵那個瘦的跟竹竿兒一樣,麵相刻薄,大概率不是一個好相處的人。

關鍵是這三個傢夥都穿著廚師服,搞得史蒂文等人大眼瞪小眼,冇想到陸遠出去一趟,還真弄了個團隊回來。

江來很開心,覺得他好有辦法,馮宇方也認為自己押對寶了。

林躍在電視劇裡看這段時挺無語的,放在現實條件下,冇有提前打好招呼就去挖彆人店裡的廚師,還不是挖一個,一找找仨,彆說一天找齊,就算許諾高薪再給一週時間,能有結果就燒高香了。

這掛開的,他一個有係統的人都看不下去,簡直把觀眾的智商按到地上摩擦。

把老太太帶進後廚,讓彭佳禾隨意亂闖,後麵知道灰鯨餐廳是江家所有後,拍拍屁股說走就走,簡直把餐廳當做自家產業了,哪裡有一點員工的覺悟,有人說彭海死後陸遠成長了,穩重了,對比一下之前在美國餐廳後廚偷東西、打架、耍橫的行為,有多少進步嗎?

當然,電視劇嘛,導演最大,他吐槽不頂用。

“彆說,這顏值,確實有團隊像。”

這話說的,叫人懷疑他是在誇獎呢,還是在諷刺呢?

江來怒目而視:“要你管,人家陸遠好歹找了份不錯的工作,你呢?江浩坤,不知道你從家裡順走的錢還能花幾天?”

“江浩坤?”

陸遠一進門就聽到兄妹二人的爭吵,有些奇怪今天是什麼日子,怎麼他們都來了,還有史蒂文那群人,一個個麵帶怒容看著他。

這些人……不會是找他算賬的吧?

“馮經理,我不是告訴你……那什麼嗎?”

他朝馮宇方猛遞眼色,站在門口不敢輕舉妄動,一方麵呢,怕後廚那些被他砸了飯碗的人氣不過,拿刀剁了他,一方麵呢,擔心事情有變,比如老闆出馬,否了他的提議,那胖子、瘦子和傻大個兒怎麼辦?他的臉往哪兒擱。

馮宇方兩手一攤:“他們不走,非要看看你的能耐,我有什麼辦法。”

陸遠鬆了一口氣,這些人隻要不是準備拿刀砍他就行。

林躍話不多說,從懷裡拿出一張請柬丟在陸遠麵前的餐桌上:“好歹也是故交,總覺得這件事不通知你一聲說不過去,三天後,恭迎大駕。”

陸遠皺著眉頭拿起請柬,翻開封麵一看,眼睛迷成了一條縫。

江來是個急性子,問他寫了什麼不聞迴應,乾脆奪過去自己看。

“火炬台路181號?礁石餐廳?”

火炬台路181號?意思是跟灰鯨餐廳在同一條街?直線距離最多100米。

“江浩坤,你果然從家裡順走不少錢,說什麼把藉助江氏集團賺到的錢一分不少還給爸媽,真是搞笑。”

林躍說道:“江來,你覺得砸爛我二十多萬的東西隻蹲了一週拘留所是為什麼?難道江誌華冇有告訴你,他賠了我二百多萬嗎?這是求我原諒的代價,自然算不上通過江氏集團獲利所得。”

江來張張嘴,不知道該怎麼反駁。

“這麼說來,我還要感謝你的不殺之恩了?”

林躍懶得理這個瘋女人,轉頭看著憤憤不平的史蒂文等人說道:“灰鯨餐廳給你們開多少薪水,礁石餐廳就給你們開多少薪水,而且我保證會讓你們出一口惡氣,怎麼樣?跟我走吧。”

史蒂文、劉洪、龐旭、唐向陽,也包括馮宇方、陸遠、江來等人全愣住了。

跟他走?

這是要把灰鯨餐廳原有後廚骨乾打包挖走?

可真有他的!太特麼會趕時候了。

林躍衝江來伸出兩個手指:“這就是我來這兒的第二個目的。”

他又對陸遠說道:“謝謝啊。”

這是道謝嗎?當然不是,這是在罵人。

江來臉上的驚訝緩緩消退,現在她明白江浩坤為什麼把陸遠弄進灰鯨餐廳了,瞧這意思是要在陸遠拿手的領域一決雌雄。

林躍正麵回答了她的疑問:“陸遠,你不是一直很不服氣,覺得我就是運氣好,投了個好胎嗎?現在咱們就看一看,你與馮宇方主導的灰鯨餐廳和我的礁石餐廳,誰更勝一籌。”

陸遠以為自己聽錯了:“你?要開餐廳?你確定?”

江來笑了:“江浩坤,你是在逗我嗎?挖一批被灰鯨餐廳淘汰的庸人到你的餐廳,還想把陸遠比下去?”

剛纔馮宇方跟她講了昨天發生的事情,單瞧做惠靈頓牛排這道菜,陸遠就甩史蒂文八條街,除非江浩坤能夠找到比陸遠更有名的廚師,想用一家纔開門營業的餐廳打敗圈內聞名的老牌西餐廳,可能嗎?

林躍笑而不語,看著史蒂文等人說道:“怎麼樣?考慮好了嗎?”

或許是被江來的嘲諷他的話刺激到,心裡不服,再加這位江老闆許諾他們一樣的薪水,史蒂文把主廚服上麵彆的小牌牌摘下來,用法國味兒漢語說道:“好,我跟你走。”

其他幾人一看主廚都答應人家了,那自己還端著架子乾什麼?趕緊的吧。

一群人呼啦一下站到林躍身後,麵帶敵意看著陸遠和他的夥計。

大個兒、胖子和瘦子很無語,冇想到剛跳槽就麵臨這種局麵,太tm刺激了!

陸遠說道:“江浩坤,你是想用這個來向甘敬證明你比我強是嗎?我告訴你,你輸定了。”

林躍說道:“你不說我還忘了,謝謝你讓我想到一個很好的點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