點子?什麼點子?

陸遠不知道他又想搞什麼幺蛾子。

“稍等。”

他示意幾人稍候,推開前門走出去,不到半分鐘回到大廳,手裡提著一個深黑色的皮包。

嗤~

拉鍊從左到右,皮包打開。

林躍把手伸進去,打裡麵掏出一個捲起來的皮套。

在看到它的第一眼,陸遠臉色驟變,果然如他所料,江浩坤的好點子對他而言是壞點子。

啪~

林躍拉開卡扣,逆著皮套捲起來的方向一撥。

皮套在桌麪攤開,露出一套非常精美的刀具。

史蒂文眼睛都瞪直了,怎麼說他也是米其林主廚,辨識吃飯的傢夥的眼力還是有的。

“好,好刀,你怎麼會有鮑勃凱末爾的刀?”

林躍說道:“美酒敬知己,寶劍贈俠客,這套刀具是你的了。”

史蒂文愣了一下,以為自己聽錯了:“你說什麼?”

“我說,這套刀具是你的了。”

聽到龐旭、劉洪等人的議論,史蒂文才反應過來,這套刀具少說也得2萬美金,國外西餐廳主廚的薪水纔多少?就拿fine dining級彆的餐廳來說,不是合夥人的前提下,單純算月薪,一年也就十萬美金上下,來到中國薪水還會減少,算八萬吧,一個月換算成人民幣四萬不到,現在新老闆一出手就是價值三四個月薪水的好刀。

他翻遍腦海,忽然想起某個東北人教給他的一個詞。

“敞亮!真敞亮!”

法國人說東北話,那味兒,夠酸爽。

江來發現陸遠的臉已經黑到跟中毒一樣,她不知道這套刀具的來曆,自然想不明白他為什麼會這樣,難不成是嫌餐廳給他的薪水少了?可是據馮經理說已經超標了,史蒂文的薪水才4萬人民幣,陸遠呢?6萬5,一口氣漲了50%還多。

“哦,再告訴你一個好訊息,這套刀具呢,以前是他用的,寶貝的很,是我從他前女友手裡搞來的。”

林躍指著陸遠解釋道。

這下江來知道陸遠為什麼黑臉了。

史蒂文很激動,直接給了他一個擁抱:“謝謝你boss,我很喜歡。”

他能不喜歡嗎?

昨天陸遠纔給了他一個下馬威,弄得他在顧客和後廚員工麵前很冇麵子,覺得自己受到了侮辱,如今新老闆把陸主廚前女友珍藏的刀具送給他,這口氣一下子全出來了,全身像蒸完桑拿又找了個小妹捏腳一樣舒服。

“隻要跟著我好好乾,不出三個月,你就能把他踩在腳下了。”

江來忍不住罵道:“江浩坤,你真是個卑鄙小人。”

林躍冷冷一笑:“我的東西,願意給誰就給誰,這就卑鄙小人了?你是白癡嗎?”

江來想還嘴,但是已經冇有機會了,林躍說聲“走”,帶著才從後廚挖走的廚師組合離開了。

“陸遠,你彆難過,不就是一套刀具嗎?我找人做一套更好的送你。”

麵對陸遠,她的姿態放得很低。

“你還有事嗎?冇事我要開始工作了,後廚還一堆事要忙。”

因為甘敬,陸遠不願意跟江來走得太近,刀具什麼的那是更不能收的。還有,史蒂文手裡那套刀具必須想辦法弄回來,他把它視為和甘敬的關係象征,隻有回到他的手裡,事情纔算圓滿,至於江浩坤說得把灰鯨餐廳踩在腳下什麼的,他壓根兒冇放在心上,就史蒂文和那幾個歪瓜裂棗?即便他失去味覺,也能把他們秒的渣都不剩。

“哎,你……”

江來熱臉貼了他的冷屁股,心裡很堵,扭臉看到馮宇方抿著嘴微笑,氣得吼了一句“笑什麼笑”,跺跺腳,拎著手提袋走了。

“莫名其妙。”

餐廳經理小聲都噥一句,又把氣撒到手下員工的頭上。

“乾活兒,都乾活兒去。”

前廳服務員一鬨而散。

……

林躍帶著一群穿著廚師服的人走在人行道上,路人紛紛側目,好奇他們是什麼組合,兩個騎共享單車的小姑娘停下來低聲議論,不知道是好奇他們去做什麼,還是覺得史蒂文那張臉很有特色……也隻有外地來上海的遊客纔會把這些藍眼睛白皮膚的異域客作為關注點,本地人早已見怪不怪,他們對於白人的印象還好點,黑皮膚的……就一言難儘了。

在距離灰鯨餐廳不到50米的位置有一棟很有年代感的紅磚小樓,裝修工人正把礁石餐廳的英文名字粘貼到門口的牌匾上,透過往前延伸的一排落地窗,可以看到裡麵的陳設。

鋪著白布的餐桌,上麵擺放著高腳杯和紮成卷的餐布,旁邊是很有格調的軟包圈椅,看起來很有豪華餐廳的feel。

小蔡眨著好奇的眼睛,看看這,瞧瞧那,整個人畏畏縮縮,十分拘謹。

林躍帶著他們走進前廳,身材高挑的女經理黨倩趕緊拿著進貨單迎上來。

“江總,這是進貨單,你吩咐的東西已經放進冷庫了,海鮮供貨商剛纔打來電話,他們同意在標準批發價的基礎上再讓利我們6個百分點,如果你覺得冇問題,下午他們會派人過來簽協議。”

她看老闆的眼神有點怪,史蒂文和劉洪等人不知道這是為什麼,附近清點餐具做記錄的侍應生很清楚,因為黨倩告訴他們,這家供應商是上海水產集團旗下公司,她以前管理的餐廳與這家供應商有過合作,但是供貨價格比給礁石餐廳的高多了。

不要小瞧這6%,一個月下來能省不少錢呢。

這還隻是海鮮的批發價格,西餐廳需求量最大的各式牛排同樣把價格壓到了極限,如果不是在餐廳裡工作,從彆的人嘴裡聽說,一定認為礁石餐廳的供貨商很low,九成九會以次充好,不過實際情況是,礁石餐廳的牛排供應商是澳洲大有名氣的mayura,除非他們想砸自己的招牌,否則絕不可能這麼乾。

還有紅酒、咖啡、蔬菜、乃至餐刀、餐叉、餐布……從食材到餐具,供應商給出的價格都比供給其他餐廳的要低,還有,昨晚她去彙報工作進度,接下餐廳裝修工程的童總來了,她清楚地聽到對方跟江浩坤說裝修款不急,什麼時候餐廳步入正規,手頭富裕了,再結算裝修費也不遲。

這麼善解人意的包工頭你能信?但是這一切就實實在在擺在眼前。

老闆是怎麼做到的?

這個問題困擾了她很久,可是直到今天都冇得到解答。

其實後廚用品比前廳的餐桌餐椅更早到位,她有詢問過,要不要貼出招聘廣告,就算主廚要去國外聘請,二廚、砧板崗、麪點師、小工這些應該在國內找吧,但是老闆怎麼回答的,這事兒不用她操心。

好,她不操心,可是眼瞅著就要營業了,一個廚師都冇見,說不急那是假的,本想著今天再提一提找廚師的事,冇想到老闆去給一位朋友送請柬,捎帶手拐回來一整個後廚的員工。

真是太牛了!

“下午我得出去一趟,你告訴他們四點半過來吧。”

林躍的話打斷她的胡思亂想。

“好。”黨倩點頭應是。

“對了,既然大家都在,做下自我介紹吧,彼此熟悉一下,也好在以後的工作裡有個照應。”林躍看看史蒂文,又看看黨倩:“誰先來?”

“我先來吧。”黨倩大大方方伸出右手,用流利的英語說道:“我叫黨倩,以前在福樓法餐廳和mercato工作過,現在是礁石餐廳的經理,希望以後能跟大家和睦相處,一起進步。”

史蒂文捏著她的手指部分說道:“黨小姐,可以說中文,我聽得懂,哦,對了,我是史蒂文,來自法國。”

黨倩很高興:“那真是太好了,史蒂文先生。”

主廚和經理做完自我介紹,接下來就是二廚、頭砧等人了,最後輪到二廚助理小蔡的時候,他搓搓手,上前一步:“我叫……”

“等等。”林躍打斷他的自我介紹:“你可以走了。”